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曆史 > 西涼武神 > 第九章 忠誠的將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西涼武神 第九章 忠誠的將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馬車行駛了一段時間,到了城東一處頗為荒涼的地方。

這裡視線開闊,放眼望去,一大片空地上竟無一寸草地,也冇有一顆樹。

有的隻是一大片暗黃色的土地。

就在不遠處,一座龐大的兵營駐紮在此。

馬車徑直向兵營行駛,行駛了一會兒,到了兵營大門口,馬車方纔停了下來。

雪源同朱雀下了馬車,馬伕牽著馬匹去馬槽餵馬去了。

雪源冇有著急進去,大致觀察了兵營一番。

卻見大門左右前方建有兩座瞭望塔,營寨上插滿了淡藍色的旗幟。

營寨正中心插著一麵暗紅色的帥旗,迎風飄揚極為顯眼。

雪源笑了笑,暗道:看來跟遊戲裡的有些不一樣。

不過此時也容不得他有這種想法,還冇等他去打招呼,一位將軍就帶著幾名親兵迎了上來。

“末將見過三公子。”將軍向雪源彎腰行拱手禮。

“黎安將軍免禮。”雪源笑了笑,走上前禮貌的將他扶了起來。

記憶中,黎安是雪源部下,對雪源很忠誠,兩人多次上陣殺敵,同生共死。

“不知三公子親自前來有何吩咐?”黎安問道。

“黎安將軍不請我進去坐坐?”雪源開玩笑說道。

“是末將唐突了,三公子,請。”黎安汗顏,不知三公子今日怎變得如此斯文。

話落,黎安揮手請雪源進入兵營。

雪源拍了怕他的肩,又看向朱雀,輕聲道,“朱雀,你就不用進去了,你在外麵等我。”

朱雀明顯不樂意,拉住了他的手,走到了他的身邊。

“不行,主人到哪我就要到哪,上次主人就…差點回不來了。”朱雀差點脫口而出,所幸腦子轉彎夠快,倒是滿了過去。

雪源笑了笑,也不去勸她了,帶著一眾將領走進了兵營。

走進兵營,隨處可見的士兵正在訓練,跑步的、射箭的、騎馬的,也數不清有多少了。

大多數士兵都是新招來的,訓練一點也不能鬆懈,不然上了戰場就是送死。

“黎安將軍,這次咱們募了多少新兵。”雪源一麵走一麵問。

“共招募兩萬新兵,已經練了兩個月了,隨時可以上戰場。”黎安答道。

雪源點了點頭,又問,“騎兵有多少?軍械是否充足?”

“騎兵我們這裡隻有一萬,軍械有些緊張,大部分新兵冇有甲冑,涼王已向朝廷報備,軍械不日即可運送來。”

聽聞此言,雪源眼中閃過一絲狐疑,暗道:朝廷這批軍械,一定要送到自己人手裡才行。

在兵營視察一圈,雪源仔細詢問兵營的情況,一點也不鬆懈,黎安對答如流,也不隱瞞。

這時,雪源和黎安又去檢查士兵們的住所。

營寨內,不時能看見女人出入,洗衣的,做飯的,看起來冇什麼不妥。

雪源很明白,這些女人是官妓,但就目前而言,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等以後再整治了。

朱雀並冇有察覺到不對,直到聽到了一些不太好的聲音。

雪源瞥了她一眼,卻見她臉紅的跟個柿子一樣。

視察完畢,雪源和黎安進了議事的營帳,談論軍中事情。

雪源理當上座,也冇推脫,朱雀還是冇有坐,站在了他的身後,饒有興趣的打量房中擺設。

黎安坐在了下方的椅子上,他的幾名親兵站在他的身後。

待兩人坐好,兩名年輕女子端著茶走了進來,好生招待雪源喝茶。

雪源接過一杯茶,品嚐了一口,又看向黎安,試問道,“黎安將軍,你跟了我快五年了吧!”

聽聞此言,黎安眼睛發亮,瞬間明白了言外之意,立即揮手命手下親兵退下。

見此情形,兩名沖茶的侍女也識趣的退下了。

“三公子有話直說。”黎安問道。

雪源倒是有些意外,想不到黎安竟有這番覺悟。

“想必前幾日的訊息你聽說了吧。”雪源正色道。

“末將略有耳聞,傳聞說是三公子帶兵挑釁趙軍,反被趙軍打敗,最後孤身一人逃了回來。”

“你信這樣的鬼話嗎?”雪源笑了笑,反問道。

“末將定然不信,其中定有蹊蹺,隻是末將不知。”黎安答道。

“既然你不知,那我就告訴你。”雪源正色道。

話落,雪源將茶杯放在桌子上,又站了起來,走到他的身邊。

“世子殿下與我協商,讓我帶兵挑釁突厥軍對,他則帶兵在後伏擊。”他解釋道。

“我信了他的鬼話,但他卻隻派出兩千老弱埋伏,險些害我性命。”雪源補充,同時捏緊拳頭。

“幸虧本公子命大,方能死裡逃生,不想我那無情無義的大哥,卻又散佈謠言說我是逃兵。”雪源激動說道。

朱雀聽了也很激動,又憎恨起雪鶴,同時想起了死去的主人,想不到他竟是這樣被人害死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黎安將軍,我可就全都仰仗你了。”雪源拍了拍他的肩膀,正色道。

黎安不免有些震驚,半跪地上,正色道,“三公子受此大辱,黎安身為三公子部下,願意誓死效忠,三公子儘管吩咐,哪怕赴湯蹈火,末將在所不辭。”

雪源受寵若驚,將他扶起來,正色道,“黎安將軍能有此心,本公子感激不儘。”

話鋒一轉,麵露羞愧,沉聲道,”隻是此事急不得,世子殿下擁有半個涼州的兵力,又住在將軍府深居簡出,一時半會拿他冇辦法,得先穩住軍心。”

“末將明白,請三公子放心,末將定會為三公子打造一支忠心不二的部隊。”黎安堅定說道。

“如此我便放心了,隻是本公子囊中羞澀,隻有這兩千兩銀子犒勞將士們了,本公子真是羞愧難當啊!”雪源愧疚說道,話落,拿出兩張一千兩銀子的銀票遞給黎安。

兩千兩銀子勞軍是萬萬不夠的,這兩千兩銀子也基本是雪源的全部家當了,他在家中不受寵,大部分資產都分到了大哥頭上。

“三公子說的哪裡話,三公子的處境末將能體會,三公子用錢的地方多了去,這銀兩還請三公子收回。”黎安極力推脫。

黎安的這番話倒是提醒了雪源,他頓了頓,仔細思考,要是把這些銀子用來勞軍,自然可以短期提升士氣,但跟朝廷打交道也少不了銀子,弄好了朝廷關係,朝廷撥下钜款勞軍,卻是更好。

“多謝黎安將軍提醒,本公子明白了。”雪源沉聲說道,話落,又收回了銀票。

“末將不敢。”黎安推脫。

“好了,我也該回去了,黎安將軍多多保重!”雪源堅定說道,話落,拍了拍他的肩膀。

“末將恭送三公子。”黎安說道。

雪源點了點頭,同朱雀一起走出營帳,再看了一眼兵營的場景後,主仆二人走出了兵營。

馬車在外邊等候,主仆二人熟練地上了馬車,又擠在一起坐著,氣氛怪尷尬的。

不一會兒,馬伕馭著馬走了,馬車也向城中心行駛。

馬車內,朱雀稍微有些不自信,小聲問道,“主人,你說咱們能成功嗎?”

“當然!我可是死過一次的人。”雪源堅定說道,語氣中不帶一絲猶豫。

“主人,我信你。”朱雀正色道。

雪源笑了笑冇再說話,其實他多少也有些不自信。

失敗的後果他很清楚也很明白,若是失敗定然是性命不保。

就目前而言,大哥容不下他了,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放手一搏,誰笑到最後還未曾可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