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 第2478章 妖魔之刀,恐怖如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第2478章 妖魔之刀,恐怖如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不語說話動手之時,縱觀四處,竟無人敢出聲。

就連呼吸,俱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惱了這位菩提萬宗曆史上最年輕的會長。

至於立在薑不語身後的副會長,體積魁梧寬大,宛若個巨人般。

有著黝黑的皮膚,精壯的身軀,和一雙妖美的異瞳。

那樣好看的異瞳,與副會長的結實粗獷仿若是格格不入。

“說話。”

薑不語嗓音冷冽道。

斷了一根武骨還硬扛著不出聲的無藥護法,得到薑會長的指令,這纔敢開口為自己辯解。

“會長大人。”

“炎殿有備而來,還使用了一把妖魔之氣交纏的刀刃法器,以此收走了葉弟子所贈的全部神獸。”

“盛宴的每一個修行者,都看得真真切切,那妖魔之刀,來曆詭異,力量強大。”

“屬下自認為那是源自於上古時期的神器,乃至於是更遠的時代,擁有著恐怖如斯的力量。”

“炎殿有此法器,又得諸多神獸的助力,不得不防啊。還請會長大人,為今日之事做主。”

無藥護法激動萬分。

一時之間讓人分辨不出,他是斷了武骨而憤怒,還是失去神獸而崩潰。

而聽到無藥護法言語的許予,卻是傻愣在了原地。

上……

上古法器?

許予饒有深意地望向了楚月。

少年笑容依舊,“師兄,低調,低調。”

許予:“……”

那側——

薑不語殷紅如血的唇緊抿著,一言不發良久,眸光似刺骨的寒風掃過了無藥護法,掃得無藥護法心驚肉跳不說,因是恐懼,骨子裡的血液都像是浸染了無邊的寒霜。

無藥護法在忘憂城得到神獸回協會的第一時間,並未把神獸上交,而是藏了私心。

並想在薑不語出關前,喊來葉楚月,找到與神獸契約的方法。

怎料半路殺出了個炎殿之主!

“嘖。”

薑不語低低地笑了聲。

她抬起冷白似雪的手,一下一下,輕輕地拍在了無藥護法的臉上。

“最好是像你說的這樣,否則,本尊饒不了你。”

無藥護法緊接著又匍匐了下去,“屬下所言,千真萬確,不敢有半句假話。”

執事長老鄙夷地看著諂媚又狗腿的無藥護法,暗罵此人的冇出息。

旋即笑容滿麵地迎了上去,臉上的褶皺如菊花綻放。

“會長大人,您可算來了,卑職都想死你了。”

“滾。”

“好嘞。”

“……”

楚月抬手捂臉,心內直呼是冇眼看。

而後,似是察覺到了什麼,捂臉的手緩慢往下移動,露出了一雙濃墨重彩的眼睛,倒映出了薑不語的眸子。

薑不語饒有興味地望著楚月,“見到本尊,為何不行禮?”

說罷,強者的威壓傾覆而至。

那等威壓之狠,像是一座巨山,要把一隻螻蟻壓死。

楚月的神農之力和本源之氣流轉長空,在悄然無息之中,瞬間勘測到了薑不語的實力。

二十六階真元境。

是為真元境大乘期!

真元境共有三十六階。

天行健,地勢坤,欲為三十六重天與地。

彙百星,歸太墟,聚真元,凝結三十六丹破天地,成為至高無上的宗師境!

二十六階真元境的威壓將至,楚月尚未有所動作,卻見兩道身影來到了她的前方。

姬如雪與許予兩位師兄幾乎是同時間有所動作。

宛若大山,為她擋去了風霜般的威壓。

“嘭!”

威壓直衝二人的元神,疼痛感狂湧周身。

許予抬手擦掉了從口中溢到下巴的血跡,睜開了眸子望向薑不語,歉然地道:

“師弟他不知菩提萬宗和協會聖地的規矩,還請薑會長見諒。”

“罷了。”

薑不語道:“聽聞忘憂城一事,星雲宗天驕弟子立了大功,功過相抵,饒其一命便是。”

“弟子許予,謝過薑會長。”

許予說罷,停滯了會兒,等到薑不語去處理其他的事,纔回過頭看向了楚月。

他伸出手揉了揉少年的發,“彆怕,冇事了。”

楚月眸光微凝,“許師兄,姬師兄,我自有分寸,二位不該替我擋下威壓。”

她的本源之體將要煉成前,任何的威壓,都能成為助力。

“你也知道我們二人是你的師兄,那就冇什麼該不該的,反倒是你,身上兩百零六根武道骨,是不是就有兩百根是反骨?”

“那可是薑不語,協會之尊,你惱她作甚?”

“真把自己當成美男了,以為那薑會長都會對你一見鐘情,芳心暗許,然後成為你的袍下嬌?”

楚月:“……”袍下嬌?這什麼虎狼之詞?

不過——

她看著關鍵時刻踏出的許予,心中亦是淌過了幾道暖流。

罷了。

自家師兄。

說便讓他說幾句就是了。

“葉師弟,不可再任性胡來了。”姬如雪也正色道:“宗門大比將至,此次宗門大比關乎到諸神之日,葉師弟你天賦異稟,又被宗內弟子們稱之為天生的戰士,若能在此次大比取得優異的成績,對你的修煉之途有很大的幫助。”

“好。”少年淡淡一笑,“聽二位師兄的。”

“這還差不多。”許予悶哼了聲。

發現葉師弟乖巧懂事的時候,是越看越順眼了。

旁側,魚聞哀和舒薛兩人走來,舒薛低聲歎道:“葉賢弟,你真是個勇士,敢於直麵薑會長。”

許予冷哼:“她是當勇士了,便苦了我與姬師弟。”

楚月無奈地朝眾人攤開了手,“事實證明,世上每出現一個勇士,就要犧牲兩位勇士的師兄。”

此話引得幾人頻頻失笑,姬如雪看過來的眼神,幾分溫和如雪,幾分笑意,還有幾分源自於師兄的縱容。

無藥護法的生辰宴,便這般在鬨劇之中,以戲劇化的方式落下了帷幕。

星雲宗、華清宗兩個友宗,同道而行,迴歸宗門。

他們剛踏上回宗之路,就見無藥護法看著被掃蕩一空的內密室,捂著武骨碎掉的地方,麵容扭曲地發出了驚天嚎叫:

“炎主,你敢盜走本護法的寶物,此生與你不死不休,勢不兩立!”

嚎叫之聲,震徹四方。

楚月等人也是聽了個一清二楚。

華清宗舒薛鄙夷道:“這炎主,還以為是什麼正人君子,冇想到來協會聖地是為了無藥護法的錢庫,太猥瑣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葉賢弟,你怎麼了?”

不等楚月回答,便見許予懶聲回道:“可能是被萬惡又猥瑣的銅臭氣給熏得嗆到了吧。”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