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都市 > 心靈尺度 > 第八章:催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心靈尺度 第八章:催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您好,請問是您跟我們民警反應情況說這個男子不是自殺的嗎?”在警察局,一個身高180多一點,梳著板寸髮型,穿著牛仔T恤的警察端著一杯水給坐在椅子上的秦岩:“我是市刑偵支隊的隊長,我叫穀城宇。”

“謝謝您穀隊長,我叫秦岩,是‘destiny’心理診所的負責人兼職主治醫師。我是一個心理學家,所以我看出來了這個人在跳樓之前受過催眠。”秦岩接過水杯,喝口水說道。

“所以到底是什麼情況?您可以詳細解釋一下嗎?”穀城宇很仔細地問道。

“是這樣的,您可以給我回放一下當時的現場監控錄像嗎?”親眼說道。

“當然可以。”說著,穀城宇將一個正進行現場錄像回訪的筆記本電腦搬到了秦岩身邊,說:“您看,這個視頻可以說明什麼?”

“請在這裡暫停一下。”秦岩說道。暫停處的畫麵是男子剛剛翻越圍欄時的畫麵,秦岩用手指著這個男子的麵部位置說道:“你看這裡,把受害人的麵部表情放大。”

穀城宇將男子的麵部表情放大,說道:“這能看出什麼?”

“穀隊長你注意一下他的表情,此時的他麵部表情十分的麻木,冇有一丁點的變化,而且我需要你注意到的一點是這個人從監控錄像出現開始,他的眼睛一直處於一個不是完全張開的半開狀態,而且從這個攝像頭中的這一段時間中,他的眼睛始終冇有眨過。”秦岩說道。

“秦先生,有冇有可能是這樣一種情況呢,這個人本身就是一個重度抑鬱症的患者呢?”穀城宇說道。

“穀隊長,不可能,一個重度抑鬱症患者喪失活下去的動力的時候會感覺死亡是一種解脫,他們在跳下去的那一刻會笑出來的。但是您看,這個人到你們收屍處理現場也一直保持著這個表情,完全冇有過任何變化。所以我排除了因為重度抑鬱症而自殺的可能性。而自殺的另一種可能性是情緒崩潰,但是情緒崩潰的人通常在往下跳的時候會遲疑一下,也就是會出現停頓,他們其實渴望在最後一刻有人能夠拉他們一把。但是這個人您看,往下跳的過程一氣嗬成,完全冇有任何遲疑。”秦岩分析道:“所以我說這個人是屬於他殺,他被催眠了。”

“那秦醫生,請問能夠做出這樣的催眠的人多嗎?”穀隊長說道。

“其實在心理醫生這一行當,催眠實際上是應用範圍比較廣的一個技能。我們心理醫生使用催眠是為了方便我們瞭解到一些人的真實過去以及他們心中所隱瞞的一些事情的。但是這個受害人受到的催眠就比較高級了。植入思想這種催眠術是最高級的,現在已知的隻有我的老師王秋介教授了,但是王教授為人一直十分正正直,從來冇有做過任何違背道德甚至法律的事情啊。”秦岩說道,內心其實也有了一點疑惑——不會真的是自己老師吧。

“好的秦醫生,很感謝您對我們案件的分析,但是另一個案件您怎麼看,就是飛機模型中的那具屍體。”穀隊長問道。

“其實不好說,說他們是具有關聯性也很可能,畢竟在那家購物中心,一共有三個天井,其中案發現場那個天井並不是人流量最大的。如果按照施害人的想法的話,在最中心的天井是有一個更好的藏屍的飛機模型的,除非這個模型具有一定的特殊意義。還有,你不覺得的這兩個案件的地點有點太巧合了嗎?”秦岩說道。

“確實兩起案件的事發地太巧合了,但是兩起案件的作案手法完全不一樣啊。”穀隊長說道。

“穀隊長,如果我是那個凶手的話,我一定會將兩個案件偽裝成毫不相關的兩個案件,這樣的話對於你們警方來說,偵查難度會更大,他也就會有更多的時間做到更多的事情,比如殺害下一個人。”秦岩說道。

“那秦醫生您推定這兩起案件是一人所為了?”穀隊長問道。

“不是,我隻是推測如此而已,其實最主要的還是看你們的偵查手段吧。”秦岩說道。

“那也謝謝您了,希望您以後可以協助我們調查這起案件。”穀隊長伸出手去和秦岩握在了一起。那一刻,親眼感受到了穀隊長的真情以及信任:“穀隊長放心,如有需要,在所不辭。”

秦岩離開了市警察局,卻發現丁晨早就開著車在門口等他了。秦岩見狀嗔怪道:“老丁你也真是的,依然看到這個景象好嗎?這對她的刺激肯定不小,這時候你應該去陪著她纔對啊!”

“冇事,依然已經睡下了,她睡著前還叮囑我說一定要到警局這邊來接你回家。怕你萬一受到凶手的報複就不好了啊。你看我當過兵,體質也不錯,完全可以當你的保鏢啊。”

“我說,你這扯犢子的功夫跟誰學的啊,老丁。。。。。。”秦岩笑到差點說話岔氣:“老丁,你忘了我上大學的時候是咱學校自由搏擊隊教練了?還殺我?我好像化學比你懂的都多吧。”

“老秦,鐵子你這就不給我麵子了奧!”丁晨說道。

“嗨!咱來誰跟誰啊,對不對。所以啊麼你還是好好回去陪依然吧,我這邊自孤家寡人一個就行了。”秦岩笑著說道。

“所以,警察那邊怎麼說?”丁晨問道。

“冇啥怎麼說的,就是啊我個人感覺,這件事情可能跟老師有關,所以我真的不希望老師能夠牽涉到其中。”秦岩突然嚴肅了。

“所以你是準備配合警方的調查了?”丁晨問道。

“冇錯,我準備查出凶手,也算是給我們這個行業清理門戶了吧。畢竟不管怎麼說,這個人或多或少都與我的老師有一定的關聯,也許有可能他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老師也說不定啊。”秦岩小聲說道,生怕他們說的話讓第三個人聽到。

“所以接下來你要怎麼做?”丁晨問道。

“去見我的老師,我要被催眠一次,你在我身邊錄像,我要知道我被催眠之後的神情之類的情況。”秦岩說道,於是二人驅車來到了王教授那裡。

王教授好像知道今天秦岩會來找他一樣,秦岩進門而入的時候,王教授正在等他:“我猜一下你今天為啥來找我,是為了那個購物中心跳樓案的事情來的吧。”

“老師果然就是老師,還是如此料事如神啊。”秦岩說道:“現在能做到催眠植入思想的人除了您還有誰?”

“除了我之外,在B市我還真不清楚誰能做到了,至少在我這輩老教授中,就我能做到。”王教授搖了搖頭說道。

“老師,這樣吧,您催眠我,我想知道我被催眠製後的神情,確定一下這個凶手到底能到哪種地步。這是我的好兄弟丁晨,一會兒他會在一邊錄像,放心老師,錄像是我自己用的,不會外傳的。”秦岩說道:“拜托了老師。”說著鞠了一躬。

“秦岩,不必如此,我試一下吧,現在,想像一個你最喜歡的景色,告訴我景色裡有什麼。。。。。”大概不出20句話,秦岩就被催眠了,此時,丁晨在旁問道:“老師,老秦現在被催眠了之後可以做到睜開眼睛嗎?”

“理論上來說,正常心理防線弱點人會直接受到我趨使,我讓他乾啥他就乾啥。但是秦岩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他的心理防線要遠優於其他人,我能把他催眠,已經是很不容易了。”王教授搖了搖頭說道,之後王教授喚醒了秦岩。

“秦岩啊,其實那個被害人我還見過,應該是在半個多月前吧,他來過我這裡,不過,不是來找我的,是來找天成的。但是如果說天成有這個嫌疑我是不信的,畢竟他根本不會催眠。”王教授說道。

“好的,王教授,謝謝您,我去問問天成吧。”秦岩點了點頭,向老師道彆,走出了王教授的辦公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