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仙俠 > 仙道背屍匠 > 第三卷 死靈之地,波高雲驚 第九十章 大會結束,名額擬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仙道背屍匠 第三卷 死靈之地,波高雲驚 第九十章 大會結束,名額擬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交易在眾目睽睽之下,昆均的從容不迫和清虛派的狼狽形成了鮮明對比,而昆均本身又在這城中名聲頗響,當即便有人認出了他:“那不是老樹丹房的夏丹師嗎?”

“冇錯,你倒是眼尖,卻是夏丹師無疑!”

“這不是眼尖不眼尖的問題,老樹丹房在城中口碑頗佳,我也曾前往求丹一枚,自然是見過的!”

“那你驚訝個什麼?之前的語氣可不是驚訝他出現在這裡!”

“當然驚訝,據我所知,夏丹師曾在鬥獸場得罪過丹仙穀,從那以後,便和清虛派走得很近,清虛派還派出了高手暗中保護他!”

“那現在怎麼一副勢成水火的樣子?”

“你問我,我問誰去,我又不是清虛派的人!”

類似這樣的交流遍佈了整個看台上,但每個去過老樹丹房求丹的人,卻都是一頭霧水,這些人可都是見過,徐運來時常出現在老樹丹房的!

但不論這些人如何疑惑,雙方註定是不會開口向他們闡釋原委了,所以這些人也隻能爛在自己的肚子裡!

可昆均拿出什麼東西跟對方交換了一個人,那個人似乎還是老樹丹房的夥計的這一幕,註定會讓許多人憑空多了許多猜測!

“我清虛派處理一些私事,如今事情結束,五派大比繼續進行!”

吳權不愧為一宗之主,臉皮也著實有些厚度,竟一片從容,連被人當麵扇了耳光都不計較了!

“吳兄雅量之深,我等欽佩至極!”青蓮劍宗那邊,一名負劍男子忽然笑道。

“琴道人,你無須以話擠兌我,對方乃南冥仙門,若起衝突的是你青蓮劍宗,我就不信,你青蓮劍宗能做的比本座更好!”吳權傳音迴應道。

琴道人也深知此理,若是他們與南冥仙門衝突,的確也隻能忍氣吞聲,他出聲譏誚,不過五十步笑百步而已,索性也不再說話了。

其他幾大仙門門主以及在場的幾位化神期散修也都冇有因此出言譏諷,卻都是麵色凝重的看向已經重新落座,正和南冥仙門那位白髮老者相談甚歡的昆均。

這些人都在心中默默將昆均加入了不要招惹的名單:“一定要警告門下弟子,此子絕對不可以招惹之,不然恐怕會給宗門引來禍事!”

昆均可冇有閒心看什麼五派大會,他跟白髮老者那叫一個相談甚歡。

直到某一刻,或許是因為接納了高階強者的意見,昆均居然感覺自己纔剛剛突破不久的四階巔峰陣道,又有了一些突破的跡象。

“太不公平了吧!你才突破,就又要突破了,老夫嫉妒死了!”南宮庭感受到昆均陣道氣息的變化,當即哀嚎道!

“老哥不必如此,我冇法突破的,修為不夠!”經過這一段時間的交談,昆均也對這個可愛的老頭生出了些許善意,當即道。

“陣道瓶頸突破,隻要修為提升上來就能徹底突破,而我就不知要到猴年馬月了!”白髮老者垂頭喪氣的說道。

“也罷,南宮老哥庇護於我,又給了我這諸多啟發,這本典籍便贈與老哥,希望老哥早日得以突破吧!”昆均是個恩怨分明的人,見他南宮庭如此失落的樣子,猶豫再三之後,最終還是決定將八爺爺說授陣道之中的一卷交給對方。

“這,這,這,這莫非是,小兄弟所修陣道的?”見昆均遞過來一本書冊,南宮庭也猛然抬頭,嘴唇都在打顫。

“冇錯,也怪小子不會交流,小弟就把這本典籍贈與你了!”昆均笑著將書冊遞到了南宮庭的麵前。

“那多不好意思!”

南宮庭狠狠嚥了一口口水,隨即連忙將手放在身上擦了擦汗水,這才小心翼翼額接了過去:“這書冊怎麼看起來還很新的樣子?也不像是傳承已久的東西啊?”

“想必小兄弟不會騙我,我切看看!”儘管有些懷疑,南宮庭該死冇能經受住陣道的誘惑,輕輕將其翻了開來。

但很快,南宮庭便冇空管昆均了,直接完全沉浸了進去。

看著南宮庭那一副癡迷的模樣,昆均心中也微微一笑:“原來是準備用來收個陣道一脈的徒弟的,當成禮物換了個人情到也還可以!”

南宮庭不與他交談了,昆均也就自己離開了南宮庭佈下的陣法,給對方留出了安靜的空間!

“夏兄,你這是給了南宮師叔什麼東西啊,他居然都不拉著你繼續論道了?”戴奎等人見到昆均出來,便也出聲問道。

“我傳承的陣道典籍而已,不是什麼珍貴之物,黑石呢?”昆均笑道。

“師尊,弟子在呢!”黑石連忙走了上來,被抓之後他也受了一些嚴刑拷打,所以在把她救回來的第一時間,昆均便給他餵了一枚四品療傷丹。

“起來說話,怎麼樣,身體恢複了多少?”昆均示意他無需多禮!

“多謝師尊關心,弟子的身體已經恢複了五成了!”黑石輕輕轉了轉肩膀道,之前他都是被對方用兩個鉤子勾住了肩胛骨掛起來,現在卻已經活動如初了!

“是嗎?過來讓我再給你檢查一下!”昆均對黑石招了招手。

“是!”

黑石萊奧昆均近前,昆均則是伸手搭在了黑石的身上,隨著一股黑石眩暈的靈魂力湧動,昆均便露出了一抹微笑,隨後便又取出了一枚丹藥讓黑石服下:“服下它,你的靈魂也受損了!”

“是!”對於師尊所賜之物,黑石自然是無比歡喜的。

而他並不知道,在他服下了丹藥之後,一個烙印在他靈魂深處的印記也被悄然抹去了。

“師尊,你笑什麼?”黑石見師尊竟然露出一抹笑容,也奇道。

“冇事,你繼續找個地方恢複去吧!”昆均擺了擺手,目光卻是落向了清虛派所在的座次,準確的說,是落在了剛剛返回作為的李長老的身上。

“噗……”

剛準備落座的李長老,察覺到自己佈置下的靈魂印記被抹除,李長老震驚的同時,差點冇忍住吐血的衝動。

他轉身看向黑石所在的方向,卻看到了昆均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心頭當即一跳:“怎麼可能,那小子怎麼可能發現我留的靈魂印記?”

作為化神期修士,還是煉丹師,李長老對於自己的靈魂力量十分自信,在動手之前,他便是感覺昆均應該察覺不了,所以才選擇在黑石身上做手腳。

而他這麼做的目的,自然是想要時刻知道昆均等人的位置和資訊。

可是,他冇想到,昆均居然如此厲害,不僅能發現他的靈魂印記,甚至還能抹除掉,這對於李長老而言,震驚程度是不下於昆均煉製四品風行丹的時候!

“該死的小子,等此間事了,老夫必殺你!”麵對昆均的挑釁,李長老也隻能在心中默默發誓,然後自己找個地方服藥去了。

五派大比看似冇多少場比賽,但真正打起來的時候,時間還是挺長的,而且每次間隔都會給予一些弟子休息的時間,所以一整天過去了,也就隻是把個人擂台賽比完而已!

最終結果是,清虛派輸掉了個人擂台賽,他們的弟子隻撐過了三場積三分,乃是最近五百年一來戰績最差的一次!

從第二天開始,昆均就冇有再出現過,南宮庭回過神來的時候,便又以書上的內容跟昆均展開了強烈的辯論,一直持續到第四天,隨著南宮庭身上的氣勢越發強盛,兩人的論道才以此告終!

“夏大師,我感受到了一股強盛的氣息,是不是我師弟?”昆均從房間走出的第一時間,南宮庭那位師兄便第一時間出現。

“是的,我已經佈置了陣法隔絕了氣息,符通長老若是覺得不放心,便再施加一道力量吧!”昆均點點頭。

“好,好啊,師弟這麼多年,終於心願得償,天運算元師叔果然厲害!”得到昆均的確認,符通頓時大大的笑容,又揮手佈置了一道靈氣屏障,將整個房間都隔絕了。

做完這一切,符通這纔對昆均道謝道:“此番多謝夏大師了!”

“符前輩折煞晚輩了,南宮老哥已經跟我道過謝了,前輩就無須多禮了!”昆均笑道。

“是是是,本該如此,我這師弟是個陣癡,此番得以突破全賴小友,我讓人準備酒宴,還請夏大師勿要推遲!”符通見昆均如此懂禮,並未因為自己對自家師弟有所幫助便藉此要挾,對他頓覺好感大升!

“如此,便多謝前輩了!”昆均也冇有拒絕!

很快,飯菜便已備好,昆均和洗漱過後,便準時前來赴約,因為南宮庭的突破,讓所有人都十分開心,一場宴會也已賓主儘歡的局麵告終。

同時,符通也在酒過三巡的時候,告訴了昆均此次五大仙門大比的結果。

清虛派此次不出所料的輸掉了大比,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最後一名的好成績。

因為頂尖弟子的閉關,清虛派整體上處於劣勢,最終還是冇能達到吳權的預期,冇能保持在五派中遊!

青蓮劍宗最為最純粹的劍修,整體實力卻是強悍,不負眾望取得了大比第一,往後分彆是靈獸山,寶符宗以及丹仙穀,而剩下的便是等待五大仙門確定打開亡靈戰場大陣的時間了!

昆均也得到了符通的承諾,給了他一個名額,原本對方是想要給兩個的,考慮到黑石還未突破到結丹期,此行絕對危機重重,所以昆均便主動幫他拒絕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