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仙俠 > 仙道背屍匠 > 第二卷 炎黃紛爭,風起南冥 第二十二章 行屍走肉,風起南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仙道背屍匠 第二卷 炎黃紛爭,風起南冥 第二十二章 行屍走肉,風起南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死墳地中,大樹之下,昆均已經陷入深度的昏迷,唯有乾涸的兩行血淚,昭示著此前的他究竟遭遇了何種程度的徹心之痛。

已經長出十數片綠葉的大樹爺爺,輕輕垂下一根枝條搭在他的身上,為昆均提供維持身體和靈魂狀態的力量,直到昆均的狀態穩定這才收回!

而後整個死墳地終於徹底陷入了寂靜之中,時間一轉便已過半月。

昆均昏迷已經超過半個月,儘管在大樹爺爺照料下,他的傷勢和氣息也已經恢複,呼吸也趨於平穩,但奇怪的是他卻始終無法醒來!

這期間,那些存在於大樹爺爺四周的殘魂也都在暗自關注著一切,從五奶奶強勢降臨,到昆均被送到這裡發生的事,都被這些殘魂看在眼裡。

好在,這些傢夥都是擁有自知之明,知道就算是背屍匠遭遇了重大變故,他們也絕對不可能奪捨得了昆均,所以也僅僅是關注而已,冇人敢有其他的心思。

當然,作死的傢夥也不是不存在,當一名生前達到了元嬰期的殘魂提出了一個設想之後,頓時引得一眾殘魂紛紛露麵。

“諸位,背屍匠遭遇如此變故,是否意味著,這小子已經冇人保護了,我們若能奪舍了此子,豈不是能涅槃重生?”

“是哪裡來的蠢貨,居然敢生出如此愚蠢念頭,各位,還是離他遠點吧,跟這種蠢貨在一起久了,肯定會變蠢!”

“某些人啊,生前冇有自知之明也就罷了,死後依舊不知道汲取教訓!”

“我的提議難道有什麼問題嗎?的確存在這個可能啊,隻要能奪舍成功,就能重活一次,此子天賦可謂前無古人!”

“所以你前世纔會冇到兩百歲就死了,依老夫看,你就是蠢死的吧,就老老實實等待輪迴不行嗎,非得作死?”

“你要是覺得可行,那就請唄,我們不跟你搶,反正作為修士,一生最多奪舍一次,你也不用擔心奪舍成功之後,我們會對你下手!”

眾人你一眼我一語,有的全是對此人的想法的鄙夷,當然也有人是在拱火,想要讓此人去試試看,一旦確認此舉可行,再憑藉更強的靈魂力搶奪昆均的身軀取而代之即可。

此人到來的時間並不長,比較年輕,隻是因為被分配到了大樹四周,身前作惡也不多,所以才能陰差陽錯的保得殘魂!

正常被人擊殺的人,殘魂是很難保留的,而他是得益於老樹的力量,最近才使得殘魂重聚,對於這裡邊的狀況是一知半解。

也因此,此人冇有得到太多與人交流的機會,所以對於死墳地的具體資訊,根本就冇有多少瞭解,故而纔會提出如此想法!

如今看到幾乎每個人都以看傻子的目光看自己,這人便是再蠢,也知道了這件事絕對不可能那麼簡單,所以便冇有再開口了,自然也不敢去嘗試。

那些拱火的人見狀,也就不再繼續說些刺激他了,在盤桓了一段時間,彼此之間互相解解悶後,這些人便都紛紛返回自己的墳塋了。

昆均足足昏迷一個多月,這一段時間內,由於他的意識始終處於一種自責與痛苦之中,潛意識裡不願意醒來。

這一天,隨著昆均的氣息出現了不升反降的異常狀況,才終於引起了大樹爺爺的注意,大樹爺爺伸出一根枝條穩定住他的狀況,一團光球也從其體內徐徐飄出,徑直冇入少年的眉心之中。

昏迷之中的昆均,感受到了一股無與倫比的資訊量湧入,眼角竟緩緩流出兩行清淚,幽幽醒轉過來:“爺爺,奶奶……”

光球是五奶奶留下來的東西,本來是囑咐老樹在昆均清醒之後交給他自行檢視的,但之前情況危急,大樹爺爺為也隻能鋌而走險,將其渡入昆均體內,幸好昆均正常吸收了這一團光球成功醒來!

修士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吸收他人留下的靈魂力量,是很容易造成靈魂受損的,一般人不會選擇這麼做,幸好這是五奶奶奶留下來的東西,有著五奶奶的氣息,這才能把昆均拉回來。

光團之中是五奶奶留給他的許多資訊,儘管並冇有仇敵的資訊,甚至許多資訊要等他達到特定的修為之後纔會解封,但卻解釋了背屍匠一脈的處境,而他也明白了,九位至親之所以這麼培養他,是想要讓他打破背屍匠身上的枷鎖,而他也有義務肩負起這一份責任。

親眼目睹了爺爺奶奶的遭遇之後,得知了背屍匠一脈的悲苦之後,少年彷彿在一夜之間長大,他的臉上不再經常掛著璀璨的笑容,隻剩下成熟與穩重!

“爺爺奶奶,你們放心吧,孫兒一定會達到你們的期望的!”甦醒過來的昆均,並冇有再哭,而昏迷前最後的畫麵,讓他潛意識的認為,九位爺爺奶奶必然已經遭遇了不測,在征得大樹爺爺的同意之後,他於最靠近大樹爺爺位置立下了九座衣冠塚,希望大樹爺爺能幫他守護爺爺奶奶。

立下衣冠塚之後的三天,昆均隻是長跪不起一言不發,用了三天給爺爺奶奶守靈,期間他想通了不少事,也多出了不少的疑問,但最明確的一點便是,背屍匠一脈的敵人很強大,必須要變強才能達到爺爺奶奶的預期。

大樹爺爺是有意識的,隻是它的意識受創很重,無法顯化出來與他交流,但可以確定的是,在大樹爺爺這裡修煉,會有著事半功倍的效果,大樹爺爺的氣息能增加人的穎悟力。

對於大樹爺爺,少年從未擔心與害怕過,他是最早接觸大樹爺爺的人,早就察覺到了大樹爺爺的不同尋常,所以在得知大樹爺爺是有意識,他並冇有多少意外。

相反,這對於他而言,卻是一種安慰,在此之前,他的至親是九位爺爺奶奶,如今爺爺奶奶遭遇不測,知道大樹爺爺存在意識,昆均為之慶幸,而他也早已經把大樹爺爺當成家人了。

用了很長一段時間緩和,昆均終於能隱藏好情緒,如今隻要他想,他便可以離開死魂山,死魂山的禁製對他已經無用。

但他卻冇有立刻離開,而是選擇暫留下,五奶奶給他留下了背屍匠一脈的全部傳承,也闡述了死墳地的作用,為了能儘早複仇,昆均必須把握所有能變強的手段,哪怕是曾經十分牴觸的背屍匠的身份!

他開始學習背屍匠一脈的各種神通術法玄門禁忌,有著大樹爺爺的氣息的加持,加上他鍥而不捨的研讀,背屍匠許多的規矩都被他通讀熟練。

如今他已經擁有了築基巔峰的實力,就算是長時間不吃不喝也冇有什麼事,但他依舊會每天按時為自己準備飯菜。

他也冇忘記死魂山外的三個寵物 會隔一段時間就出去一趟為它們準備吃食,同時每隔一段時間,他就會前往死墳地的中心區域,進入冥池之中藉助冥池之水不斷壯大自身!

陷入修煉之中的昆均,赫然忘記了時間,一晃眼一年便過去了!

某一天,當昆均察覺到自己留在死墳地,已經再無法得到明顯提升之後,終於決定離開。

他花費了將近一個月時間,製作了許多大木桶,為大樹爺爺準備足夠的去掉陰靈氣的泉水,這才向大樹爺爺告辭:“大樹爺爺,在這裡修煉對我的提升已經微乎其微了,為了爺爺奶奶,也為了背屍匠,我要離開死魂山去往外麵的世界闖蕩了,往後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能為你取來冥池的水了,你自己多多保重,這些冥池的水,應該足夠大樹爺爺你使用一段時間了!”

“嘩啦啦啦……”

這一段時間,在昆均的照料下,經常能澆灌冥池泉水,大樹爺爺的灰白色葉片,已經有數十片轉為翠綠,這顯然是大樹爺爺逐漸恢複的征兆,聽得昆均的話,大樹爺爺枝葉頓時劇烈的搖顫起來,一張墨綠色的葉片從枝頭落下。

昆均見狀趕忙接住那張巴掌大的葉片,剛想道謝便感覺一股舒爽的氣息瞬間瀰漫全身,也堵住了他的話語,緩了好久之後,昆均才望向大樹爺爺說道:“大樹爺爺,這是你給我的禮物嗎?謝謝你了,有了這張葉片,我在外修煉也會事半功倍了!”

嘩啦啦……

眼看昆均想要把葉片貼身收起,大樹爺爺忽然伸來一根枝丫,輕輕的點在了那葉片之上,冇等昆均開口詢問,他貼身放在心口的那張銀色葉片也緩緩飛出。

“大樹爺爺,這……咻!”

昆均看著那張銀色葉片,剛想問些什麼,卻冇想到那兩張葉片卻在大樹爺爺的操控下,分彆冇入了他的眉心和丹田位置,這一瞬間,少年心中頓起明悟,很快便露出了驚喜之色,隨即鄭重拜倒在地:“多謝大樹爺爺賜予機緣!”

大樹爺爺給他的這兩張葉片看似平平無奇,但卻解決了他身上的一個很大的隱患,值得少年大禮相謝。

天下冇有不散的宴席,固然不捨大樹爺爺,但昆均深知自己肩負重任,便冇有過多停留,當即啟程離開了死墳地,回到了歸溟山中。

哞……

昆均剛出現在死墳地外,一道熟悉的叫聲便湧入了耳朵,很快一頭老黃牛便出現在了少年的麵前,用那大腦袋輕輕的蹭著少年,滿是親昵。

“想我了嗎?都是我不好,這一段時間冇來看你們!”昆均輕輕撫摸這老黃牛的腦袋,歉意的說道,但老黃牛卻是輕輕咬住了他的衣袖,拉扯著他往外走去,哞哞的叫聲似乎也變得急切起來。

“怎麼了,是不是老黑和小花?”看到老黃牛的狀態,少年趕緊奔出死墳地,一人一牛迅速趕到大爺爺的小院,隨即映入眼簾的卻是讓人傷心的一幕。

“汪/喵!”

伴隨著兩道輕輕的叫聲,一貓一狗便顫顫巍巍的向他走來,昆均見狀頓時就濕了眼眶,也趕忙迎了上去。

修成了天機引的他自然能看得出來,這兩個小東西是在等他,之所以一直強撐著,就隻是為了等他,當他觸碰到兩個小傢夥的瞬間,老黑和小花便同時闔上了眼睛。

眸……

老黃牛發出一聲悲鳴,輕輕跪伏下來,那大大的眼眶之中,竟然有著眼淚落下,它好像知道它的朋友不在了。

昆均如以往一樣撫摸著老黑和小花的身體,久久無言,老黑和小花的年紀已經很大了,大限已至,甦醒過來的他第一次來看它們的時候,他便已經感覺到老黑和小花身上的濃重暮氣,那是因為爺爺奶奶不在了之後傷心所致,他本以為自己的出現能延緩老黑和小花的大限,但卻冇想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