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靈異 > 聽天令 > 304 明城後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聽天令 304 明城後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華夏,株州,

株州最近的天氣,就好像唐宗民的心情一般陰鬱如濃墨,低沉壓抑。

站在監控病房外麵,看著裡生死不定的手下,唐宗民眉頭緊鎖。這其中,就包括了他的徒弟武雲行。

這是株州盟下設的一所私人醫院,負責處理平日盟內修行者的傷患。

兩天前抓捕屍閣趙月望的任務,武雲行在他的示意下弄了一些編外修士前去走走過程。誰知竟然遇到了明城異事組被人襲擊的事件,很不幸的,武雲行這隊人被襲擊者當作異事組的援軍,被迫一同捲入了戰鬥。

這隊神秘勢力顯然有備而來,實力強大不說,行動起來也是整齊劃一,令行禁止。一看就知道平時訓練有數。

最終不但異事組,株州盟傷亡大半,趙月望也被抓走,生死不知。

打臉,還是打完被人把頭按在屎裡的那種侮辱。對於地頭蛇的株州盟來說,這就是**裸的挑釁。

唐宗民剛剛從明城異事組的總部回來,局長古曦也受了傷,不過他好歹也是金絕仙,自保還是冇有問題。

兩人經過長達2個小時的談話後,唐宗民大概清楚了那晚發生的經過。

來人不少於30人,其中至少包括了三名金絕仙參與了這次襲殺。對方出手狠絕,目的明確就是為了趙月望來的。

導致古曦一開始還以為這些人是屍閣的弟子,目的是為了救下趙月望。

直到他看見趙月望雙手撕碎了對方的一名大羅仙後,古曦才知道自己想錯了。

武雲行帶的人本就是臨時拚湊的隊伍,才一接觸就死傷大半,剩下的一看對方凶猛,想都不想直接撒腿就跑。

武雲行一看事情不對,邊戰邊退,想要打電話給株州盟求援,卻在三名大羅仙圍攻下被斬斷了雙臂。

武雲行是自己的徒弟,對於唐宗民來說他有很多徒弟,武雲行並不是自己寵愛的那一個。

但這裡是株州,唐宗民是株州盟名義上的盟主,動了他的人,如果他冇有表示,那自己這個盟主的位置估計做不了幾天就要被盟內的其他人取代。

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出凶手,給株州盟一個交代,也給整個株州的修行界一個態度,那就是動了他唐宗民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師兄,根據我們昨天調查現場的發現,確實有硫磺氣息殘留在現場,不過單單憑藉這個證據,很難證明對方救是原罪聯盟動的人。

你知道的,現在很多勢力都和地獄魔族多少有些關聯,正所謂世態炎涼,人心不古,很多時候我們也管不了太多。”

身後的師弟何必正向唐宗民報告著最近調查的進展。

“異事組那邊我們安插的人有訊息嗎?古曦有什麼動作嗎?”

吸了一口手中的雪茄,唐宗民閉上眼回味著口中的芬芳。每次思考問題的時候,他都習慣聞一聞雪茄的味道。

“異事組已經連夜召開了幾次緊急會議,派出了差不多三分之二明城異事組隊員出去偵察,不過那夥人好像憑空消失於人間,一點蛛絲馬跡都冇有留下。師兄,我們下一步怎麼辦?”作為唐宗民的副手,何必也是他的宗門師弟。眼看明城修行界出了這樣的大事,何必當然也要為自己的師兄著想。

“屍閣那邊通知到了嗎?”

“當然,您吩咐後我第一時間就親自聯絡了本地屍閣的聯絡人,隻不過對方隻說了句謝謝,也冇有給我回話。”

何必回話道。

“那就可以了,既然我們現在不能確定敵人是誰,那我們首先要明確誰是朋友。

趙月望失蹤,屍閣必定不會不管,即便最壞的可能他們會問罪於株州盟,但我們主動關心示好,好歹也算儘了心力,即便未來有什麼矛盾,我們也不至於被動。”

“可屍閣的人一向不講道理,即便這樣做了,我也不覺會有多大的作用。”

何必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做與不做,這是兩碼事。等下你再去找一趟屍閣的人,就說趙月望既然在株州出了事,我們株州盟已經全力派人去尋找了。一有訊息會第一時間通知屍閣,如果有用的到株州盟的地方儘管開口,我唐宗民一定全力配合。”

彈了彈手中菸灰,唐宗民手指按住自己的太陽穴輕揉幾下。這幾天用腦過度,即便自己事金絕仙也有些吃力。

“好的,師兄請放心。隻是這麼做,會不會被人說我們巴結屍閣,有損聯盟臉麵.....”

卻見唐宗民一抬手,打斷了何必接下來的話。

“我不是怕屍閣,對於趙月望失蹤這件事,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武雲行的受傷,當然對於株州盟來說,這也不是小事。

但眼前最重要的是,有人膽敢對絕世之資的趙月望出手了。你有想過這件事引起的後果嗎?

如果最終趙月望死在了這裡,等於是挑戰了整個華夏頂級大派共同製定的規矩。株州瞬間就會變成整個華夏修行界的風暴中心。

株州不太平,作為地頭蛇的株州盟能有什麼好果子吃?我這個盟主在那些大勢力大人物眼中,連個屁都算不上。”

唐宗民說的激動起來,少了平時沉穩,何必知道,每次師兄這般,說明事情可能真的嚴重了。

“我明白了,所以我們必須在趙月望被殺之前找到她,救下她,這事就能大事化小。”

“哼,對方冇有當時殺了她,很顯然對方不急於一時,但我們都不知道這個時間有多長,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找到那些人的位置。我昨天已經告知了宗門這裡的情況,宗主已經下令派人前來株州坐鎮,估計今天援手就會到了。有了宗門的支援,我心裡也有了底氣。

你趕緊調集聯盟裡的弟子,全力搜尋趙月望的蹤影,活要見人,死了的話....哎,你就當作冇有看到,不要去觸屍閣的黴頭。”

“好的,我這就去。”

聽到師門終於出手,何必頓時有了底氣,整個人的精神都振作了許多。

唐宗民冇有說話,繼續看著監控病房內的弟子。

“這小子...還好聽他的冇有對趙月望出手,倒是讓我現在少了許多麻煩。腦子挺好用的,就是麵相反骨太重,不能重用。

這次斷了手,即便接上了也是一個廢人了,從此斷了修行的前途。倒也不用再防著他了。

好歹立了功,等他好了就讓何必給他在聯盟內安排一個後勤工作吧。”

洛城,紙紮店內。

“娘娘,我這書房暫時給你休息用,等下我讓思雨過來好好收拾,您放心,我以後都不會進來了。

你身份特殊,這又過了百年時光,我不放心您的安危,請您暫時先不要接觸外界,等我給你安排一個可靠的人,帶著您出去洛城走走看看,您看可好?”

黎簫陽給刀美娘到了一杯茶水,小心翼翼的伺候著這尊山神。

剛剛他可是親眼所見,這位大神瞬間出現在三位金絕仙的身旁,無量山七老中的兩位居然冇有發現她,這說明什麼?這山神娘孃的實力要在三人之上,並且還是高了很多的那種。即便是謝必安也做不到這麼的悄無聲息。

想到自己一不小心睡個午覺就能撿來一個大高手,黎簫陽當然要好好供在自家店裡了。

誰她孃的會嫌棄自己家裡高手多呢!關鍵還不用花費道德點數。

“這裡不錯,很多東西都有著過去的味道和記憶,我很喜歡。”

刀美娘隨意參觀著滿屋的擺設,大多都是張揚留下來的古玩和書籍。時不時的拿起一件把玩幾下又放了回去。

聽到刀美娘說喜歡,黎簫陽也算是放下了心。雖說占著持令人的身份和神祗打過不少交到,但現實中還是第一次見識過陌生的神祗,也不知道人家吃不吃自己這一套。現在看來刀美娘這大神還挺好相處的。

“您老人家喜歡就好,有什麼需要的和我說就好。”

“咚咚咚”

這時,外麵傳來了敲門聲。

“黎簫陽,是我歐陽,你現在方便嗎?”

一聽正主來了,黎簫陽趕忙去開門。之後引著歐陽元玉來到了書房內。

看到一位高大漂亮的女子站在書房內,歐陽元玉有些疑惑,心道老魔這貨平時把這書房當寶貝一樣,怎麼會讓一個陌生的女子進來。

“歐陽,等下來我要說的話,是我紙紮店最重要的秘密,答應我千萬不可外傳。當然,玄河、思雨幾個店裡的老人我都會一一告知。”

聽黎簫陽說的鄭重其事,歐陽元玉趕忙點點頭。

“這個嗯...高貴大方,美麗得體的女子,是我洛城西山的山神娘娘。”

“....”

一時間,現場的氣氛有些尷尬,歐陽元玉不知道怎麼接黎簫陽的話。

“我知道你不信,我一開始也不信,不過我冇有發瘋,腦子也正常,哎,怎麼解釋呢?”

他很瞭解歐陽元玉,知道這是個唯物主義至上的修行者,雖說已經接受了修煉的世界,但內心深處還習慣用唯物辯證的方式認識新鮮事物。

聽起來是有些矛盾。

看見進來的女子一臉不信自己是山神的話,刀美娘倒是很坦然。

“不用這麼麻煩,我來就好。”

說著山神娘娘看向歐陽元玉的眼睛,黑棕色的瞳孔開始窺探起歐陽元玉的內心深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