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遊戲 >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 第八百九十一章:邪意腐化的源泉·克蘇魯之眼【求訂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第八百九十一章:邪意腐化的源泉·克蘇魯之眼【求訂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其實早在宗慎瞭解到次元世界的概念之後,他就對領主係統的權威性產生了一定的懷疑,但是即便他如何質疑,也無法否認在無儘大陸以及那些有記載的次元中,領主係統擁有著無上的威能。

不過這一次的克蘇魯之眼無法顯示出數據麵板的情況,也喚醒了他腦海深處一些膽大包天的想法。

領主係統在無儘大陸乃至其它一些有記載的次元世界裡自然是擁有絕對權威的,但是外神克蘇魯所在的未知境域也說明瞭領主係統存在盲區!

關於世界的關係在這裡其實有點兒像是套娃。

宗慎根據目前自己已知的資訊稍微總結了一番,從最不穩定的半位麵開始,往上分彆是領域、次元世界、星界、主物質境域、意識境域、未知境域。

境域裡套位麵、位麵套次元、次元套世界、世界套領域、領域套著半位麵。

這種世界套世界的模式說是套娃一點兒都不為過,同時也讓宗慎想起了鏡中鏡。

若不是過早的去探索次元弊大於利,宗慎的心思早就放飛出去了。

眼下最符合他自身利益和未來的發展的依舊是老老實實的待在無儘大陸,不斷地發展勢力、開拓遺蹟和秘境,汲取無儘大陸曆代次元的遺產強化自身。

先成為至強領主,擁有了足夠撼動整個次元世界的實力之後,纔有資格踏足於其它次元,探尋這個世界,包括這場荒誕遊戲背後的真相。

冇有人想要成為棋子和圈養的豬羊。

領主係統既是領主特權的賜予者,也是一位保護者、更是遊戲規則的創造者,但同時領主們就像它圈養的牲畜和蠱中互相侵吞完成優勝劣汰過程的肥蟲。

成為至強領主確實是宗慎繞不開的目標,但他並不想受到領主係統的掌控。

因此,隻要可以確定外神克蘇魯所在的世界並不受到領主係統的影響。

那麼也許在將來的某一天,宗慎可以利用這一點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大翻盤。

他不僅要成為棋盤上的“王將”,更要跳出這張棋盤。

想到這裡,宗慎的思緒變得凝重了起來。

短短的數秒鐘很快就過去了,關於克蘇魯之眼的數據資訊麵板也浮現了出來。

不過宗慎已經冇有什麼心思去關注大眼珠子本身了。

可以肯定的是,領主係統掌握著某種能夠對各種物品,乃至世界進行數據化和規則描述化的能力。

如今領主降臨無儘大陸,所接受的各種規則和半數據都來自於領主係統的手筆。

它彷彿能夠掌握一切,甚至能夠在之前的挑戰中創造出幾乎神蹟的效果——領主和原住民同處於一個世界,但卻經曆著不同的氣候,見證著不同的景象。

這一點絕對是神蹟般的能力,當領主飽受地穴怪物、寒冷積雪、高溫炙烤的考驗時,原住民卻不會受到半點影響。

當然,這神蹟並冇有暴露出痕跡,領主本身就是最多的暴露源,即便領主係統進行了關鍵詞消音,也還是無法阻止部分原住民發現領主降臨的事實。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薩拉德蘇丹國的阿尤布親王,那傢夥甚至利用自身的資源,培養出了一位擊破天穹陰雲的傀儡領主。

關於這件事,宗慎認為應該是領主係統有意而為之。

也說明瞭原住民本就是這場領主遊戲的一部分,隻是在大部分領主尚未成長起來的時候,原住民暫時無法下場,但是這不妨礙原住民中出現一部分知曉真相提前下場的“內測玩家”,他們將會和領主產生新的火花。

直到現在,宗慎依然習慣於揣摩領主係統的安排和動機。

不僅僅是為了獲得更多的好處和發展機會,也是為了一步步的洞察秘密,最終成為翻盤者,不再受到任何神秘力量的掌控。

成為遊戲者並不值得自豪,他更在意的是如何藉助這場遊戲本身去脫離遊戲者的身份,這就是遊戲裡的npc妄想一拳乾翻螢幕外的玩家一樣。

宗慎想要做到這一點,根本就是機會渺茫,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願放棄。

他凝重的神情稍稍鬆懈了一些,決定不去想這些太過遙遠的事情。

但是他也不能忘記這個目標,隻要耐心等待,隻要努力發展,未來終有水到渠成的那一天。

想到這裡,他忽然覺得放鬆了不少。

“也許我應該儘可能的團結那些領主中的翹楚。”

“不能說服,那就打服!”

“肯定不止我一個人思考過領主係統的存在和動機…”

他默默地思考著,隨後輕輕地搖了搖頭。

眼下還有正事要做,並不適合進入到思考狀態,更何況這件事還需要從長計議。

宗慎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儲物格的那顆眼珠子上。

思維活躍的餘波讓他回憶起了一些關於這顆邪神之眼的資訊。

當初在討伐哥布林部落的時候,小黑子看到了正在接引外神投影的哥布林酋長似乎喚醒了某些沉眠於黑龍傳承血脈裡的記憶。

在小黑子的祖代記憶中,這些外神曾經在古老的紀元中入侵過無儘大陸。

那個年代可以追溯到祖代巨龍的時期,遠比上個紀元乃至上上紀元都要更早。

所有的外神由於所處世界規則的扭曲往往都具備了詭異的能力。

它們也被祖代巨龍稱之為是“天災級彆的破壞”。

這是小黑子的原話,如今看來絲毫也不誇張。

不過從領主係統無法瞬間得出大眼珠子的資訊來看,當初邪神的入侵也許隻是一場意外,其中可能還有彆的隱情,但是宗澤一時半會無法知曉。

其次,邪神們或許也在不斷地試探這個世界。

因為在之前宗慎就知道了哥布林這個分支繁多的族群就是邪神失敗的試驗品。

極具侵略性的它們在無儘大陸繁衍生息,如今已經遍佈整個大陸,雖然談不上是大陸中的強勢族裔,但確實非常常見。

這種行為就像是一種試探和深謀遠慮的隱晦佈局。

通過哥布林的侍奉和信仰以及【獻祭】通道,邪神們能夠暗中佈置後手。

它們的信仰、佈局、在大陸中毫無存在感,但幾乎所有的邪物都和它們的存在有一定的關聯,宗慎隱約覺得這裡邊必然有著一些藏的很深的秘密。

“有意思…”

“也許我該好好研究一下邪神在無儘大陸的佈局。”

“關於神祇,我瞭解的還是太少太少!”

在心中感歎了一句之後,他也基本消化了剛纔得到的資訊,同時分析出了不少隱藏資訊,有些秘密本就在領主係統的覆蓋之外,攻略模塊也因此無法得出答案,但這並不代表宗慎不能夠通過自己的思考對真相進行探尋!

他深吸了一口氣,緩解了一些加快的心率,強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大眼珠子上。

旁邊浮現的數據資訊麵板依舊清晰,正在等待他的查閱!

【邪意腐化的源泉·克蘇魯之眼(特殊)】

【品質:特殊】

【效果:腐化源泉(外神克蘇魯本體的擁有十二顆舊日之眼,這是其中名為“腐化”的一顆,隻要將這顆眼珠接觸任何生靈都能潛移默化的產生腐化效果,使其墮落異變成為不同的邪能體,腐化時間視乎目標的等階、精神意誌而定,當目標徹底腐化之後,該眼珠將成為腐化核心,因此它無法同時對多個目標產生腐化效果,也許在將來你得到一些和邪能有關的物品時,能夠利用到它的力量)

邪神指引(凝神邪神的眼眸超過十秒,將能夠傾聽到噩夢囈語,邪神將會指引你的道路,當然,你一定不想這麼做,因為本質上邪神的指引=洗腦,當你聽到噩夢囈語的時候,邪神便已經暗自栽下了腐化的種子)

次元信標(眼球內蘊含著外神克蘇魯留下的一道空間信標,當你開辟次元通道或是次元橋的時候,也許能夠使用它定位外神的世界,由於缺乏對應世界的資料,本攻略無法預知那處世界的危害等級,但是通過彙集到的古老的零星資料來看,那個世界有著一種名為“扭曲”的可怕力量,在你準備開啟通道的時候,也許本攻略能夠給予你更多的資訊)】

(克蘇魯身上的十二顆舊日之眼中代表著“腐化”力量的眼珠,具有邪神的特殊力量,但卻並不是唯一的,克蘇魯將其通過獻祭通道反饋給哥布林酋長本意是為了創造出一位邪仆

你的出現加速了這一過程,走投無路的哥布林酋長不得不以自身作為祭品呼喚邪神的投影降臨,這顆大眼珠子除了具備以上的能力外,還能充當哥布林中的權威信物,隻要手持克蘇魯之眼,任何哥布林族群都將會對你產生畏懼

但是切記,請勿與這顆眼珠進行神情的對視,這種略顯花哨的行為將會引起邪神的注意,稍有不慎它也許會試圖將你轉化成用來在無儘大陸繼續試探的新棋子

請你好好將它放在儲物格中進行儲存,領主特權的力量能夠壓製它的邪惡特性,防止它肆意的腐化生靈製造出恐怖的怪物來)

……

作為正兒八經的邪神之眼,這玩意的品質判定為【特殊】,效果隻有三種,每一種看起來都冇有什麼卵用。

凡是被眼球腐化的怪物,宗慎根本無法控製。

而且這顆眼珠本身就充滿著邪性,哪怕僅僅是對視也有可能會引起邪神的注意。

除此之外,它還能充當跨次元的空間信標,用來開辟長距離的定向次元通道。

這三個效果當中,隻有第三個效果是可能對宗慎有所幫助的。

剩下的那兩種效果在短時間內很難說得準它們究竟能夠帶來什麼益處。

也許今後等到宗慎的實力再強大一些,它完全可以利用【邪意腐化的源泉·克蘇魯之眼(特殊)】通過從內部創造出一個腐化的邪能體怪物來摧毀其它領主的領地或是某個原住民勢力。

然後趁著邪能體逃走之前,宗慎再出手將其斬殺,回收克蘇魯之眼。

所以第一個效果可以嘗試著用來刷怪或是摧毀其它勢力。

當然,考慮到邪能體往往具有古怪的詭異特性,而且它的出現對於附近的一切生靈都將是滅頂之災,所以這一招也不能濫用,隻能用來對付那些罪大惡極、苦大仇深的勢力,因為這可是“斷子絕孫”的打法。

稍微考慮了一下克蘇魯之眼可能的用途之後。

宗慎纔將目光看向了那顆籃球大小,外觀可疑的心臟型物體。

他也不確定那是不是心臟,至少從外形來看應該是的。

更何況那玩意到現在仍然在保持著跳動,連帶著它周圍的土壤都雀躍了起來。

“砰砰砰…”

靜下來傾聽,可以聽到澎湃的心臟跳動聲。

伴隨而來的還有一種古怪的律動感。

雖然遠比不上傳說的“帝王引擎”,但也足夠引人矚目了。

宗慎可以肯定這顆古怪的心臟應該是【邪能吞噬體·舊日傷痛者】誕生後的某種衍生器官,畢竟它的力量源於吞噬,身體也在隨著吞噬的過程而不斷強大。

通過吞噬它甚至仍在持續性的發生異變。

所以宗慎毫不懷疑除了皮膚、魔眼以及作為核心的克蘇魯之眼外,這傢夥的體內還誕生出了其它有意思的器官。

比如眼前的這顆心臟就是如此。

它的表麵有密密麻麻凸出的血管在自我泵送。

心房特征明顯,上端還有撕裂的心大管,看起來就像是從**中摘除的那樣鮮活,整顆心臟通體呈現為淡紫色,有點兒像血氧較低的牛心,它的活力直到邪能體凋亡之後仍未結束。

這讓宗慎不由的想起了當初從【蛛網怪領主·利奧波德】身上奪取的那顆【惡魔之心】,即便剝離了萬年也依舊保持著活性!

除此之外還有馬莉爾從【市場】中撿漏的那顆被【邪惡之垢】所完全汙濁覆蓋的【聖靈之心】,它也是直到解封之後仍然可以跳動。

其中絕對存在著共性!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