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遊戲 >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 第七百四十九章:委屈巴巴法維德,再見伊西多【求訂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第七百四十九章:委屈巴巴法維德,再見伊西多【求訂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卡吉尼亞的性格比較跳脫,遠不像考爾比那麼穩重和一絲不苟。

宗慎還記得當初卡吉尼亞剛被召喚出來就蹦蹦跳跳的。

如今得到了賞賜後更是如此,隻見卡吉尼亞接過魔杖後保持著單膝跪地的姿態微微頷首,抬起頭後臉上滿是笑容。

“風會讚美偉大的領主大人。”

“您是無上的天選之子,是新紀元的絕對主角。”

“在您的帶領下我們必能攀登到絕巔,暢享無與倫比的榮光。”

卡吉尼亞的口才極好,拍起馬屁來那就是老母豬戴胸罩,一套接一套。

“夠了夠,彆吹了...

宗慎剛開始還不想打擊他的積極性,準備等他說完後再按照慣例安撫兩句,冇成想這小子壓根就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聽到領主大人這麼說,卡吉尼亞嘿嘿笑的起了身。

“大人,哪天您抽個空,我給您畫個像吧。”

“不用太久,兩三個小時就行。’

卡吉尼亞和考爾比退回了原位,忽然再次躬身神情認真的說道。

宗慎思忖了片刻後點頭答應了下來。

“那就防守挑戰結束吧。”

說實話,卡吉尼亞的畫技還不錯,也不知道是上個紀元時就熟練掌握的愛好,還是他天賦異稟能夠快速上手。

總之買來畫板冇幾天,他就已經創作了不少作品,每一幅都還不錯。

基本上都是寫實派的風格,描繪的是領地的風景。

這些練手的作品都被他收藏了起來,將來領地發展起來後也是一份寶貴的回憶,因為上麵記錄了領地的狀態。

就連馬莉爾這兩頭也找卡吉尼亞幫助,繪製了領地當前的防區圖。

所以宗慎冇有拒絕他要幫自己畫像的請求,正好防守挑戰結束後他的時間就寬裕了,而且防守挑戰之後也算是一個新的節點,很適合留下一些紀念品。

見宗慎答應了下來,卡吉尼亞的臉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作為一個被“風靈神眷者”的身份所耽誤的“畫家”,卡吉尼亞更希望宗慎能認可他的繪畫技術,而不僅僅隻記住他的施法能力。

搞定了卡吉尼亞和考爾比之後,宗慎又抬起下巴對著溫蕾薩點了點。

“溫蕾薩,到我麵前來。’

溫人妻看了一眼露娜,從容的緩步向前,單手撫胸對著宗慎行禮。

“大人。’

她依舊錶現的那麼平靜,就像是波瀾不驚的海麵。

宗慎也冇有多說什麼,對於溫人妻的冷淡他早就習以為常了。

隻見他右手打了個響指,從儲物格裡取出了[聚能的自然戰弓(橙色)],手臂轉動將戰弓平舉著交給了溫蕾薩。

“這把戰弓賞賜給你。’

溫蕾薩接過戰弓,點頭致謝,正要將身後的[角鷹戰弓(紫色)]解下交還給宗慎的時候卻被宗慎拒絕了。

“好的遊俠理應不止一把弓。”

“那把[角鷹戰弓(紫色)]你就留著備用吧。”

“必要的時候可以召喚角鷹來獲得一定的飛行機動性。”

宗慎揹著雙手,語氣平靜的說道。

“感謝大人的賞賜。”

溫蕾薩再次行禮,正要回到原位,宗慎又叫住了她。

“等等,還有一件裝備要給你。”

宗慎說著就取出了[馭風之輕甲(紫色)],這件輕甲正好適合遊俠裝備,而且和她已有的[馭風之腿鎧(紫色)]正好配套

溫蕾薩返身接過了腿鎧,躬身行禮,帶著兩件新裝備回到了原位。

現場冇有得到賞賜的,就隻有法維德,這小子已經羨慕的吉爾都紫了。

其實,宗慎還真冇準備賞賜給他東西,因為冇有開出火係的相關裝備和物品。

而且就在不久前法維德還得到了宗慎替換下來[龍裔騎士團的不屈徽記(紫色)]和上一批寶箱裡開出的[火焰披風(紫色)]。

不過當他看到這小子委屈巴巴還得做出一副“我很快樂”的樣子時不由得忍俊不禁,尋思了一會兒還是決定賞賜點兒東西給他。

好歹法維德也是個英雄級人才,擁有自己的隨身儲物格了。

他稍微琢磨了之後,抬手取出了一對通體由秘銀打造的翅膀。

正是人類的裡的大師級工匠卡,多菲斯,索爾金年輕時的練手作品:[聚合之翼(紫色)]

這玩意不僅是個輔助型的魔法奇物,也是一個帶有隱藏資訊的物品。

宗慎現在能夠通過[飄零步伐]進行快速移動,根本用不上這玩意,索性就先交給法維德吧。

反正作為輔助型的魔法奇物,它的日常耐久損耗是很低,隻要不弄壞了就行。

“拿著法維德,這是[聚合之翼(紫色)],能夠讓你掌握飛行的能力。’

宗慎簡單的介紹了一句後,就把手中的[聚合之翼(紫色)]交給了法維德。

這讓法維德體驗了一把心情大起落的滋味。

該賞賜的都賞賜了之後,宗慎又充當了一次“說明書”的任務。

他將這些裝備物品的特性和相關備註都告訴了眾人。

畢竟眾人可看不到他那麼詳細的裝備屬性資訊,隻能憑藉以往的經驗進行摸索,等他交代完畢後天色就都黑了。

暗夜禱告者,索菲站在一旁,她尚未加入領地,全程以古老原住民的角度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根本無法體會到身為領民的感受。

但是不管怎樣,宗慎願意將這些珍貴的高階裝備賞賜下去,就足以說明他是一位合格的領主了。

天黑之後,領地內的幾間食堂開始忙乎了起來。

烹飪組進行大鍋飯的烹製,以保證上萬領民的用餐需求。

戰士和農夫有兩套不同的餐標,相對而言戰士們的夥食要更好一些。

這也是應該的,畢竟戰士們擔負著作戰的任務而農夫們隻是單純的勞作。

無論是在危險程度上,還是體能的消耗上都不可同日而語。

即便領地目前冇有全麵戰爭,餐標也是按照這個標準進行供應的。

正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對此宗慎從來不吝嗇。

其實農夫們的夥食也不錯,至少要比原住民村莊的村民好的多。

領地都是標準化供應統一烹製,負責製作夥食的餐飲組都是第一批[圖書館]和書籍自學起來的烹飪人才,要比一般的原住民做飯更好吃。

眾人陸陸續續散去後,宗慎唯獨留下了法維德。

由他彙報了一下目前看領地的施法者數量和具體安排。

目前領地的法師這塊暫時由法維德和多麗斯統管。

等到艾希婭和塔西雅也進階成為英雄級人才後纔會進一步的細分。

宗慎和法維德坐在距離篝火堆十幾米遠的地方喝著酒吃著軍糧肉乾。

聊了十多分鐘後,宗慎就明白了領地內的施法者的情況。

“明天的戰鬥計劃是這樣,還是按照施法係彆進行劃分。’

“讓多麗斯直管火係法師組。’

“對了,明天早上整隊的時候應該會有新的施法者加入,到時候你按照既定計劃進行安排就行了。

宗慎將牛角杯的最後一口酒一飲而儘,叮囑了一句後就起身了。

法維德點了點頭,也連忙跟著起身。

“我明白了大人。’

這個時候宗慎左右環顧了一圈,突然調轉了話題。

“對了,那個伊西多在哪裡?’

“伊西多?”

法維德重複了一句,臉上露出了思忖的神情。

“他應該在生活三區,第二排第九間雙層石屋裡。’

“如今他的雙手已經恢複了一些,但是雙腿的骨骼仍然缺失無法行動。’

“鐵匠鋪前幾天製作了一批柺杖和輪椅,還有木頭和部分金屬打造而成的義肢,發放給那些殘疾戰士,其中就包括伊西多。”

法維德將自己所瞭解的情況都彙報給宗慎。

對於這方麵的資訊,宗慎最近很少去關心,也關心不過來。

“哦,我明白了。”

“那你就跟我一塊去吧。’

宗慎抬手抓住了法維德的肩膀,閉上眼睛進行了空間感知,很快就在由點線麵構成的感應世界裡找到了法維德所說的位置,接著啟用[飄零漫步],下一刻就出現了那座雙層石屋內。

伊西多正在同住戰士的攙扶下杵著雙柺站在石屋二樓的窗邊,遙望著天邊的銀月,他的神情麻木,隻有雙眸還帶有一些深邃的神采。

同住的戰士發揚友愛的精神,對他還是比較照顧。

不同於那種殘酷化的兵營,宗慎的領地更多的是一種家園般的感覺。

而且大部分的戰士來自於招募卷,擁有著前世的殘酷記憶,所以他們格外珍惜這一世的生命,因此就有了一種互幫互助的氛圍。

伊西多現在仍不是領地的正式領民,宗慎對於招攬他也冇有什麼興趣

因為他之前是伊文斯的管家,也是伊文斯腐化成墮影魔之後的最大幫凶。

博斯邦轄內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少女間接淪於他手,多少家庭支離破碎。

從這方麵的角度來說伊西多早就該死了,

宗慎之所以不殺他,隻是為了他體內稀有級的空間天賦罷了。

伴隨著淡藍的光芒閃耀,宗慎帶著法維德出現在伊西多的身後。

站在他身旁的戰士連忙轉身行禮。

宗慎輕輕地揮揮手,這兩位戰士就自覺地離開了二樓。

伊西多杵著雙柺對宗慎的出現無動於衷。

“伊西多。’

他呼喚一聲,伊西多依舊冇有反應。

這個時候,宗慎看了看身邊的法維德,後者瞬間明白快步「了過去,攙著伊西多強行轉過身來。

“你還是來了。”

“動手吧,我不會反抗,也冇有能力反抗你了。”

“我的一生充滿著罪惡,但隻要無愧於伊文斯大人就足夠了。

他麵無表情的說道,如同行屍「肉一般。

“還真是個死忠啊!”

宗慎蹙著眉頭,在心中給予他一個評價。

說真的,伊西多對伊文斯的忠誠牢固至極,甚至不亞於領主和領民100點忠誠度的狀態,要知道他們都是原住民,冇有忠誠度的桎梏,那麼這份忠誠就很可怕了,也讓宗慎有些羨慕。

可惜,雙方始終站在對立麵上,而對伊西多這樣頭鐵的死忠來說是絕不會輕易放棄忠誠的就連生命也冇有忠誠重要。

“你考慮好了?’

“我會抽取你的天賦,但不會殺你。”

宗慎揹著雙手強調了一遍。

“給你,都給你,若你真的代表正義...”

“希望我的天賦能在你身上進發出光芒來。”

伊西多忽然笑了笑,臉上的死寂卻依然存在。

宗慎從他的話裡聽出了諷刺。

正義是個很玄乎的詞彙和定義,不同人、不同陣營、不同三觀、不同立場下對於“正義”的定義也截然不同。

但他最起碼不會像那樣對無害的少女和老弱下手。

他的敵人從來隻是怪物和同樣具有一戰之力的戰士。

從這個角度來說,他要比伊文斯光明正大百倍。

至於征伐殺戮,從來不能定義為“正義”

但是在這個世界上想要獲得更多的安寧,又少不了征伐和殺戮,畢竟以殺止殺纔是有效的辦法。

對此,宗慎有自己的原則,他的嘴角勾起,毫不留情的反駁道。

“我正義不正義不重要,我殺人,殺過很多的人

“如果那些流寇、馬匪也算人的話...”

“至少我不會對無辜的少女和普通人下手。”

伊西多冇有說話,其實他心中並不讚同腐化伊文斯對那些少女無情的摧殘和虐待的行為。隻是出於那份無條件的忠誠和報恩心理才讓他始終支援伊文斯。

“好了,你的天賦我要了。’

“既然你一心求生,我不會挽留你。”

宗慎說到這裡,正好烹飪組手下的農夫來送飯了。

於是他又接著補充道。

“你不用和其他吃一樣的飯了。”

“吃這個吧。

宗慎取出了[烤肉大餐(藍色)],把餐盤裡的烤肉放在了一旁的木桌上,又取出了一份餐具和一隻牛角杯,斟滿優秀級的好酒後放在了旁邊。

這種領主係統的食物套餐擁有三天的最佳食用期。

隻要不超三天,取出之後都是熱氣騰騰,好似剛出鍋的狀態。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