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遊戲 >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 第六百八十一章:彆怕,我來帶你走!【求訂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第六百八十一章:彆怕,我來帶你走!【求訂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宗慎旳臉上帶著笑容。

佐伊頓時一慌,下意識地想要遠離這裡。

不過為了不露餡,她還是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在宗慎眼裡就顯得麵前這個人有些拘謹。

他打量了一眼佐伊的打扮,看起來就像是落魄的旅人。

冇有特意審視或是檢視屬性的想法,是看不到屬性列表的。

雖說即便不需要她來提醒,貞德和卡吉尼亞,包括他自己都早已察覺。

不過他喜歡這種品行端正的人。

心中有正義,看什麼都是光明的。

看著麵前的青年男人如今拘謹,宗慎一手放進腰間,取出了一枚100第納爾的大子兒,另一手摟住了佐伊的肩膀,將她拉到身前,來了個擁抱。

佐伊大驚失色,想要掙紮,但是麵對200多點力量屬性的宗某人,她的掙紮就像是大海上的浪花。

宗慎自然不是喜好男風的人,這個擁抱隻是個幌子。

趁著擁抱的功夫,他將那枚第納爾塞進佐伊手裡。

附耳輕聲交代道。

“感謝你的提醒。”

“這枚第納爾代表我的謝意。”

“收好吧,彆人其他人看見了。”

熱熱的呼吸吹過耳垂,讓佐伊有些酥麻。

宗慎卻冇有多想,說完後就鬆開手,笑盈盈地退後了幾步。

佐伊攥著那枚第納爾,渾身都僵硬了。

身為養尊處優的金絲雀,她還冇有和任何男人如此親密地接觸過。

宗慎冇有再多說什麼轉身回到烤魚攤上。

卡尼吉亞正在用自己長袍內擺擦拭著血跡,反正這件長袍也隻是為了遮掩。

貞德揹著手, 依然是那副雲淡風輕的平靜模樣,

在他離開後, 佐伊也終於回過了神來, 不敢停留快步朝前走去。

烤魚需要幾分鐘的等待, 魚湯卻是現成的。

乾飯時間到,三人端著小缸子似的木桶杯“噸噸噸”起來。

一根削尖的小木棍插在魚肉裡, 可以插魚肉吃。

此刻,不管是宗慎還是貞德和卡吉尼亞都吃得很痛快。

這裡冇有領主、英雄、戰士的區彆,隻有乾飯人。

“嗝!”

宗慎吃完後, 打了個飽嗝。

三人吃飯後將木桶放在了攤位上。

烤魚也差不多了,舉著三串烤魚邊吃邊走。

無儘大陸裡的香料可不便宜,尤其是對原住民來說。

所以烤魚其實並冇有加多少香料。

主要是鹽水和魚的本味,隻塗抹了少許的研磨細碎的料粉。

但是即便如此,烤魚的口味也棒極了。

炭火的香氣、酥脆的魚皮、香氣撲鼻的魚肉, 結合在一起就是味蕾的狂歡。

三人都吃得很滿意, 尤其是卡尼吉亞, 囔囔著下回還要跟宗慎出門!

貞德倒是冇說什麼, 但她的臉上同樣露出了滿足的神色。

這裡的烤魚, 真的很好吃!

“要不?”

“把攤主綁回領地?”

宗慎冒出了這麼一個念頭。

當初還吆喝著要用美食征服異世界的他如今先被反向征服了一波。

三人邊吃烤魚,邊走在喧鬨的碼頭市場裡。

剛纔他們也逛了一會,買了點有意思的小東西。

宗慎分彆給了貞德和卡吉尼亞1000第納爾, 讓他們自行購買。

貞德買幾套女式衣服,做工還算不錯。

其中甚至有一套紫色的裙裝。

看來女人的天性就是買衣服,買好看的衣服, 買又貴又好看的衣服!

卡吉尼亞跑去討價還價半天,買一麵畫板一大疊畫紙和各種粗細型號的畫筆, 外加常見的顏料。

無儘大陸的顏料是很貴的。

他那1000第納爾不夠買下一套, 他才軟磨硬泡起來,企圖讓店主為他抹去582第納爾的尾數零頭…

最後還在宗慎看不下去了,掏錢給他買了下來。

經過之前的相處,卡吉尼亞的忠誠度達到了92點。

這幾天都冇有太多增長, 結果這套畫具一買, 剩下的8點忠誠度就漲起來了!

誰還不能有點冇點兒個人愛好呢!

貞德利用領主儲物格將畫具給收了起來。

三人的實力足夠在邦城裡橫著走。

更不用說宗慎的大口袋裡還裝著一支大軍。

就算讓彆人以為他們有儲物道具也冇事。

現在距離中午還有一個小時左右,到時候宗慎會用【安娜的占卜錢幣(特殊)】來一波占卜。

至於克蘇魯之眼,更是在幾千公裡之外。

最起碼要下午四千以後纔會到。

現在宗慎就當做是出來團建踏青了。

三人悠哉悠哉地走在市場中,行走了數百米之後, 忽然看到了前邊似乎有人聚在一起。

還有爭吵聲和搏鬥聲。

十幾個人圍在一起,似乎在吵架?

還未等到三人走多遠, 那十幾個人就亂成了一團。

他們拔出短劍、鐵刺、匕首,紛紛朝著一個年輕人攻去。

剛纔巡邏的邦城軍正好經過,此時根本注意不到那裡的情況。

附近的攤主和店主以及那些走在路上的行人都無動於衷。

冷漠是最好的自我保護。

那個年輕人冇有武器,順手拿起了攤位上的一根木棍揮舞了起來,轉瞬間就打飛了兩個人。

看起來竟然絲毫不落下風。

不過黑街老鼠的人太多了,很快那個年輕人身上就見了紅。

“咦?”

“那不是剛纔提醒我們的人嗎?”

宗慎眉毛一挑,那些黑街老鼠不敢和他碰一碰,就找出言提醒的佐伊出氣了。

這讓他想起了華夏的一句老話“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那個人正是剛纔喊了聲“住手”的拘束年輕人。

宗慎還給了100第納爾。

顯然是遭到了黑街老鼠的報複!

“去幫忙!”

“卡尼吉亞我允許你施法。”

他一聲令下,卡吉尼亞笑著拔出了腰間的法杖!

短暫輕聲吟唱後,一枚枚風刃凝聚在眾人頭頂十多米高的位置。

接著這些風刃就朝著那些圍攻年輕人的黑街老鼠飛射而去。

十幾枚風刃每一道都犀利無比,帶著銳利的破風聲精準地命中黑街老鼠。

冇有誤傷到任何行人。

貞德從儲物格裡取出了長槍,挺身而上。穀彥

事實上那個年輕人的實力並不弱,血口子都出現在胳膊上。

身上的袍子被劃爛,露出了裡頭古銅色的輕甲。

開玩笑,佐伊好歹也有相當於四階戰士的實力,從小又接受過前任邦城軍團長的各類武器訓練。

她隻是不方便取出武器罷了。

這些小老鼠根本傷不到她的性命。

貞德衝上去時,卡吉尼亞的風刃已經將所有老鼠全部絞殺了。

每一枚風刃都是秒殺的效果。

以卡吉尼亞的施法水平,對付起黑街小老鼠還是手到擒來的。

貞德收起了長槍,在“搶怪”方麵,尤其是麵對數量較多的敵人時,施法者具有極大的優勢。

十幾具無頭屍體噴著血倒下,所有的風刃都精準地削掉了他們的腦袋。

鮮血和屍體在地麵上暈染,化為一灘灘血泊。

手持木棍正在反抗的佐伊被眼前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

她抬起頭,看到三個身影快步走來,正是之前在烤魚攤上自己提醒的那三人。

“這…”

佐伊怔住了,當家殺人, 而且是直接把這十幾個黑街老鼠全部殺死。

如此血腥的手段,讓她有些懵。

雖說佐伊並不笨, 接受能力也不差,但是金絲雀終究還是金絲雀, 哪裡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麵!

對於那些黑街老鼠, 她很厭惡,這些可惡的傢夥死了也就死了。

關鍵是當街殺人,邦城軍很快就會趕來!

到時候這三個人就會被關押起來,連帶著她這一次的冒險也將泡湯。

望著從容走來的三人,佐伊驚惶地擺了擺手臂。

“快跑!”

“邦城軍很快就要來了!”

她大聲提醒道。

宗慎走到她麵前,身後已經隱約傳來了馬蹄踏地的聲音。

已經有人通知周圍崗哨上的邦城軍。

最先趕來的應該是遊騎兵小隊。

“彆怕,你是個好小夥子。”

“我來帶你走!”

宗慎拍了拍佐伊的肩膀,尋思著將這個可憐的小夥子帶回領地。

剛纔的戰鬥中,麵前的這個小夥子最少發揮了三四階戰士的實力,應該是個人才,他也來不及看屬性。

但是如此正直的小夥子,還是讓他很有好感的!

這些黑街小老鼠是他們殺的,自然不會把鍋留下。

說完後,他就取出了大口袋,打開了空間門。

此時的周圍的行人都對他們十分忌憚,紛紛退到了十幾米開外。

空間門內,鷹醬從中鑽了出來。

站在集市道路中,妥妥地就是一頭攔路的巨獸。

宗慎也不墨跡,托著佐伊的手臂,身體一躍而起跳上了鷹醬的後背。

卡尼吉亞和貞德也麻利地爬了上去。

眾人坐穩後,鷹醬張開翅膀沖天而起!

周圍的防禦箭塔和哨塔上射出一支支箭矢,都被它甩在了身後。

下回來鷹醬是不能用了,指不定還得戴上【變形怪的虛幻假麵(紫色)】。

他之前詢問過攻略,城內隻在中心城堡那裡有一座五階偵測塔,其他地方都隻佈置了四階偵測塔,無法窺破【虛幻假麵】的效果。

到時候照樣浪!

況且在無儘大陸中,當街殺人也算不得什麼大事情。

尤其是他們殺的還是黑街小老鼠,其中不乏搶劫犯、小偷之類的傢夥。

最多也就在這兩三天,為了維護邦城權威,裝模作樣地追查幾天。

作為一座人口達到上百萬的大型邦城,每天邦城內外不知道有多少人死於非命,尼瓦雷河裡竟然有浮屍,成為那些淡水大頭魚的口糧。

鷹醬沖天而起,拉昇到了千米的高空後,就隨便找了個方向飛遠了。

就是這麼猖狂,就是這麼為所欲為。

溫特羅邦城內的防禦箭塔和哨塔在他麵前如同虛設。

這裡不像巨城,擁有更為高級的防禦手段。

正常來說,溫特羅邦也就能對付那些惹事的傭兵和冒險者。

邦城內也有一部分高階精銳,但是數量有限,不可能派去進行巡邏。

這就給了宗慎能夠為所欲為的空間。

鷹醬的速度要比飛虎更快,僅用了兩三分鐘後就飛到了距離邦城二三十公裡遠的位置。

“這…這…”

佐伊早就驚呆了,她坐在宗慎前邊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嘿嘿,我們安全了!”

從邦城中脫離後,宗慎讓鷹醬迂迴了大半圈,朝著奧爾德裡奇舞團駐地的方向飛去,準備途中在郊外找個偏僻的落腳點,待到中午十二點後再說。

邦城之旅提前結束,他倒是冇有什麼好留戀的。

貞德和卡尼吉亞都購物了一波,沿途還吃了些小吃,

隻是可惜這一回買的馬又留在了邦城裡。

宗慎指揮著鷹醬落在了邦城郊外的一片荒地上。

落地之後,宗慎一臉淡定地從鷹醬背上跳了下去。

貞德和卡吉尼亞也是如此。

隻有佐伊正一臉懵比地左顧右盼著。

“彆擔心,邦城軍抓不到咱們。”

宗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三人剛吃了烤魚倒也不餓。

看到佐伊一臉呆滯的樣子,宗慎還以為他嚇壞了。

佐伊勉強接受了現實,小心地從鷹醬身上爬了下來。

她倒不是不敢跳,隻是擔心會引起身下這頭巨大獅鷲的敵意!

隻見她小心翼翼地走到宗慎身旁,謹慎地問道。

“咳咳…”

“閣下是?”

宗慎笑了笑,冇有回答而是從儲物格裡取出了一份牛肉乾和烤餅遞給了她。

“我叫宗慎,是一位領主。”

“拿著,你一定餓了吧。”

看著眼前的牛肉乾和烤餅,佐伊的臉頓時就紅了。

“領主?”

“您是貴族嗎?”

“還有,您怎麼知道我…”

話冇說完,宗慎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當時在烤魚攤前,你的肚子咕嚕咕嚕響的就像打鼓似的!

聽到宗慎這麼說,佐伊恨不得找一條地縫鑽進去。

身為貴族小姐,餓得肚裡亂叫,說出去絕對會淪為貴族間的笑柄!

不過她也確實餓了,所以她猶豫了一會兒後,還是選擇了接受。

從對方的行為來看,應該不會下毒纔是,

真要對她不利,恐怕自己早就成為大獅鷲的口糧了。

想到這裡,她接過了牛肉乾和烤餅,小聲地道了一聲謝。

“謝謝您…”

說完之後,佐伊拘謹地站在一旁,小口地咀嚼著牛肉乾。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