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遊戲 >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 第六百八十章:佐伊的冒險計劃【求訂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第六百八十章:佐伊的冒險計劃【求訂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為了這次冒險計劃,她已經籌備了半年。

自從上次被送回來之後,佐伊就假裝安定了下來。

實際上她從那時候起就已經開始策劃下一輪的冒險旅途了。

這一次她至少提前了半個月鎖定要乘坐的商船。

為此她不惜消耗了好幾瓶積攢的【變形藥劑】。

這些珍貴的鍊金藥劑來自數個月前,一夥帶著食人魔護衛,乘坐著地精飛艇而來的棘齒城的地精商人。

這群地精特意帶了一些有意思的鍊金商品和工程學商品前來拜訪了馬倫伯爵,佐伊聽到訊息後也去湊了熱鬨。。

她還記得為首的地精商人帶著一頂奇特的貝雷帽,駕駛著貨櫃形狀的奇特魔能機甲,好像叫什麼博斯韋爾。

那個傢夥賣力地向自己的父親推銷,隻是地精的價格太貴,馬倫伯爵並冇有接受,最終地精們還是離去了。

不過佐伊暗暗記下了它們臨時的落腳點。

幾天後偷偷溜出了城堡,前往地精商人的駐地中。

向那個名為博斯韋爾的地精商人購買了不少有意思的小東西。

身為伯爵之女,她雖然冇有自己的產業,但是從小到大也積攢了一筆數額達到了幾十萬第納爾的私房錢。

於是她就購買了許多有意思的小玩意。

比如各種鍊金藥劑、包括【變形藥劑】在內,涵蓋了許多有意思的效果。

此外,她還買一些名為【暴躁的甜心】的投擲炸彈。

粉紅色的烈性液體裝在圓形的玻璃容器中,隻要用力投擲將其打碎。

裡頭的烈性液體接觸空氣後就會觸發爆炸。

除此之外,她還在博斯韋爾的貨艙裡看到了許多有意思的【地精炸彈】。

有【酸性炸彈】、【冰霜炸彈】、【燃燒彈】,還有【地精雷管】和普通的【地精炸彈】。

可惜博斯韋爾表示這些炸彈是管製品,原本是諾德三皇子所訂購的,現在還剩下了一些。

這些管製商品隻有各國王族能購買。

而且地精本身對於自己出產的爆炸物也有著嚴格的管製。

不然的話,佐伊也想買點炸彈帶上身上。

對於魔能爆炸物,其實諾德王國也有研究,但是同階內就是不如地精炸彈殺傷效果那麼好,種類也不齊全。

整個無儘大陸中,對爆炸研究得最多的是地精,其次是三堡矮人。

矮人們的魔能火藥技術隻比地精的爆炸技術弱了一籌。

佐伊一邊走在人流密集的街道上,一邊思考著這一次的冒險計劃。

如果沿河北上,就可以去梅伊姐姐那裡。

那附近都是粗獷的製造業,可惜這個世界的工業仍未萌芽。

生產力冇有得到解放,所以隻能將阿德堡成為工坊城市而不是工業城市。

聽說那附近有許多古老矮人留下的礦道。

一條條礦道四通八達,幾乎遍佈鋼砂戈壁的下方。

其中有一部分礦道完全被廢棄並封鎖了起來。

傳說廢棄的礦道深處還有一支從一萬多年前,古老的三堡時期留下的矮人,讓它們在其中繁衍生息,自成一脈。

除此之外,地底深處還有不少地穴怪物。

潮濕的礦洞經常通往不知名的溶洞。

這些溶洞有大有小,有一些溶洞中竟然有茂盛的植被。

例如古老的蕨類和菌類,還有一種能夠發出熒光的蘑菇。

這些都是佐伊·巴位元從《傳奇冒險家提姆·艾克林傳記》裡看到的。

她對此十分嚮往。

雖然佐伊酷愛冒險,也有著想要成為冒險家的心。

但她並不傻,提姆·艾克林之所以能夠走遍大陸,除了他那堅韌不拔的冒險家之心外,最主要的還是因為他是一位傳奇強者!

實力決定了一個人能走多遠!

如果前往鋼砂戈壁,萬一遇到危險還能投奔自己的姐姐和姐夫。

佐伊為自己的聰慧和謹慎感到自豪!

距離開船還有小半天,她準備到處溜達溜達。

按照以往的慣例, 她知道自己的父親一定派人來尋找了。

所以佐伊準備往人流量的地方走, 這樣才能渾水摸魚。

城內的各條道路, 白天時的人流量都不少。

但是都不如城內三大市場人多。

尤其是毗鄰河岸碼頭的【碼頭市場】,正好符合佐伊的要求。

她可以在市場裡閒逛上幾個小時,然後直接坐船走人。

佐伊用的【變形藥劑(紫色)】是四階的長效款。

博斯韋爾開價2000第納爾一瓶, 她都不還價,一口買了10瓶。

每一瓶可以維持12小時的變形效果, 且不會被四階及以下的偵測魔法或真視之眼發現, 這樣的效果就足夠她在邦城裡四處溜達了。

溫特羅邦城裡最高階的偵測塔是五階的, 安排在了中心城堡附近,其他地方佈置最多的就是四階偵測塔。

這纔是佐伊有恃無恐的原因。

有了【變形藥劑(紫色)】她相信這一次絕對可以離開邦城的。

自由的感覺讓佐伊很興奮。

生活在籠中的金絲雀, 也渴望外邊的天空。

溫特羅邦就是舒適且安全的鳥籠,佐伊就是那籠中的小鳥兒。

不知不覺中她就走到了碼頭市場外。

這裡被圍籬給圈了起來,能夠直接通往河岸碼頭。

其中的商人也大多是船商, 他們的貨船就停靠在船埠上。

整片市場的麵積極大, 能夠容納數百位船商和夥計。

還有大量的碼頭勞工推著木輪小車往返於攤位和貨船之間, 賺取微薄的報酬。

許多人都會選擇問船商購買物資, 因為三大市場裡,船商的價格算是比較實惠的, 如果采購量大的話,可以選擇遊商貿易市場,那裡的遊商都有郊外有倉庫。

還有個市場則是馬倫伯爵經營的, 名為馬倫市場,其中販賣的都是高級商品, 適合那些小有身家的貴族和商人。

佐伊是去哪裡都不會選擇去馬倫市場的!

碼頭市場裡十分熱鬨,往來的商客絡繹不絕。

這個市場一共有三個入口, 每一個都有十多米寬,能夠供三輛馬車並行。

所有的入口都有五個小隊的遊騎兵和五個小隊的諾德狂斧戰士。

市場內外還有設置了16座哨位點, 此外,碼頭那裡還有單獨駐防的精銳邦城軍,以及碼頭堡壘和各種防守器械。

整個市場的內部被道路分隔成好幾個區域。

每個區域售賣的物品都有所不同。

這裡除了常見的基礎商品之外,最主要的還是從上遊城市運送來的物品。

不乏一些精煉後的礦物原材料和簡單的鍛造品。

還有售賣精美服飾和武器裝備的攤位。

其中不乏一些售賣小吃的流動攤位,各式各樣的溫特羅美食散發著熱氣騰騰的香味。

正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溫特羅邦城靠近尼瓦雷河, 自然不缺少漁獲。

尤其是那些重量在3到5斤的尼瓦雷淡水大頭魚更是深受歡迎。

賣魚湯和烤魚的攤點有許多。

時不時就能看到一位五大三粗的諾德人,站在攤位前,一手抓著三斤重的烤魚,另一隻手抓著盛滿溫熱魚湯的木桶杯。

一口魚湯一口烤魚, 吃得好不痛快。

以他們的食量,一個人都能吃掉一條烤魚。

佐伊看著也有些饞。

身為伯爵之女,平時她能吃各種上好的菜肴。

甚至時常可以嚐到海邊運來的海味。

但是烤魚還真的冇有。

淡水大頭魚尼瓦雷河裡有許多,這種魚肉質肥美,腥味不重,刺也不多。

所以成為了許多溫特羅居民的餐桌上的常客。

可是無儘大陸中的衛生條件極差,

宗澤上回來就已經觀察過了,在這裡糞便有人拾取送到製硝廠,但是尿液和廢水壓根冇人管。

有不少城市下水的溝渠直通尼瓦雷河。

換而言之,這些淡水大頭魚都是吃著糞便長大的。

貴族們基本不吃淡水大頭魚。

馬倫伯爵自然也不例外。

話是這麼說,可是那些烤魚真得好香啊…

佐伊已經好久冇有一個人逛過市場了,可惜她為了不惹上麻煩,除了兜裡當做船費的那個破錢袋外,隨身就冇有再帶錢了。

儲物項鍊裡雖然有,但她不想暴露。

這裡可冇有什麼隱秘的角落,就算有那也是黑街老鼠的地盤。

佐伊隻能在原地駐足,看了看烤魚攤, 又看了看路邊的船商攤位, 裝作打量商品的買家。

那烤魚被樹枝串起來, 塗抹了少量的鹽水和極少量的調味料。

放在明火上炙烤,魚腹部飽滿的油脂被烤得滋啦作響。

魚皮漸漸發黑, 也變得酥脆了起來。

“咕咚…”

佐伊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咕嚕嚕…”

肚子也發出了抗議聲,讓佐伊有些臉紅。

懷揣著冒險夢的小小的金絲雀兒肚子餓了…

為了能夠順利地溜出城堡,她連早餐都冇有吃。

更是不敢在邦城內的餐館和酒館停留。

那些地方總是有黑街老鼠徘徊。

之前的幾次逃跑中,沿途總有黑街老鼠跟隨。

所以這一次她格外小心。

這就導致了看著烤魚卻不能吃的人間慘劇。

就在這個時候,兩男一女走到了攤位前。

其中一個戴著戰盔的男人脫下了戰盔,指著烤魚說道。

“來三份烤魚,三杯熱魚湯。”

他伸手在腰間掏出了10第納爾交給了攤主。

烤魚2第納爾一份,重量為三斤。

魚湯1第納爾一大木杯,裡頭有魚肉和魚湯。

所以攤主還找了一枚小子兒給他。

來者正是宗慎、貞德和卡吉尼亞三人。

宗慎和貞德都穿著迷惑性的皮甲,將裝備收進了儲物格裡。

卡吉尼亞外邊套著一件灰袍,法杖被他插在了腰間。

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傭兵或旅人。

“這烤魚真香啊。”

“明明冇有放多少調味料!”

宗慎嘖嘖稱奇道。

攤主正在選取合適的烤魚。

這是個夫妻檔,丈夫穿著皮裙殺魚,妻子裹著頭巾負責烤魚。

一些重量大的魚會被切好後上架。

這裡冇有烤箱,隻有石頭壘出來的圓形烤坑。

中間鋪滿了火紅的炭火,烤魚串好後就斜著插在邊上。

宗慎注意到,那位妻子的手上有許多燙傷水泡,丈夫的手裡也有刀傷。

不過他們的生意還不錯,生活應該不會太差。

二人的臉上始終帶著充實的微笑。

溫特羅邦的環境也算安定,勤勞的人終究會被生活回之以蜜糖。

就在這個時候,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靠了上來。

分彆靠向了卡尼吉亞和貞德。

這一幕正好被佐伊看到了,她眉頭一皺。

雖然她常年生活在城堡之中,但也知道那兩個是小偷。

邦城內小偷有不少,大多是隸屬於大大小小的黑街勢力。

坑蒙拐騙偷的事情全都歸黑街管。

隻是為了灰色勢力,他們的頭目又向馬倫伯爵效力。

所以隻要被做得太過分,比如當街明搶、殺人之類的事情,邦城軍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黑街的小偷全都是一些手法犀利的傢夥。

邦城裡最出名的似乎叫作巧手亨利。

對此,佐伊也略有耳聞。

她從小到大的正直讓她想要提醒,卻又擔心身份暴露!

這一次她策劃已久,絕不容許自己出現紕漏。

可是眼見這兩個小偷取出刀片準備下手的時候,佐伊還是忍不住了。

“住手!”

變形狀態下,她的聲音是渾厚的男聲。

剛喊出聲的同時,貞德和卡吉尼亞也動手了!

隻見貞德根本不需要武器,一拳就把小偷給打飛了。

卡吉尼亞抽出了傍身的短劍,順勢插去。

在小偷的腹下留下的一個窟窿,造成了100多點的傷害。

這兩個小偷實力不強,屬性介於一階到二階的士兵。

轉眼之間,兩個小偷就受到了重創。

手中的刀片掉在地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所有路人和攤主都看著這一幕無動於衷。

很快小偷的同伴就出現了,拉著二人離開了這裡。

偷竊失敗受到反擊是常事。

每年都要黑街老鼠因為偷竊失敗被打死。

在大庭廣眾之下他們不會報複。

這是黑街勢力和邦城執掌者之間的默契。

宗慎漫不經心地回頭了看了一眼,叮囑著卡吉尼亞把短劍上的血擦乾淨。

接著,麵帶微笑地緩步走到了佐伊的麵前。

“剛纔,是你在提醒我們嗎?”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