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遊戲 >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 第六百五十五章:一觸即發,古瑟麵見拉格納的原因【5K】【還1.9欠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第六百五十五章:一觸即發,古瑟麵見拉格納的原因【5K】【還1.9欠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時的宗慎剛剛收拾完【魔能鑽探機】。

反手一拍將它給收進了儲物格裡。

它的耐久度損失很大,需要帶回領地讓鐵手·巴倫克好好修理。

之前宗澤曾經得到過一種名為【機甲潤滑油】的物品。

使用後能夠恢複機甲和魔能設備80點耐久度。

這玩意他一共得到了6份,隻不過並冇有隨身攜帶。

等回到領地之後,正好一併交給鐵手·巴倫克,應該可以把這架【魔能鑽探機】的耐久度修複到80%以上。

不得不說,這樣的功能性魔能設備,在很多時候都能發揮出妙用。。

術業有專攻,就好比挖土掘地方麵,鑽探機所具備的專業性優勢是無可比擬的,就算是史詩級強者也得乾瞪眼。

多儲備一些魔能機甲和設備,絕對是有備無患的!

隻可惜領地目前還不具備自主製造複雜的魔能機甲和設備的能力。

等到有機會,必須要去一趟地精的城市。

不說打劫魔能機甲,至少也要都會一些鍊金學和工程學人纔來。

宗慎將這個小目標銘記在心中。

正所謂發家致富不靠擼樹,還得打劫纔算暴富!

收起【魔能鑽探機】之後,他在儲物格裡翻找了一下。

負重者係列的機甲都給露娜用來遷移礦洞的狗頭人和預備礦工了。

帶出來的兩架【魔能鑽探機】中,一架給了拉格納國王,另一架剛被收起。

如今他的儲物格裡還有來自地精商人博斯韋爾的【武裝貨櫃機甲】和【地精飛艇】。

這架【地精飛艇】還是在溫蕾薩和塔西雅帶著剩餘雄獅骷髏騎士返回後,他順手收起的。

而貨櫃機甲的速度並不快,甚至還有些笨重和遲鈍。

相比較下,飛艇倒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隻是升空後目標太大了,這就是為什麼他之前寧願選擇鑽探機,也不要駕駛飛艇。

不過現在反而冇有那麼多顧慮了。

他決定就用飛艇繼續趕路。

80公裡的時速可要比鑽探機快了不少。

隻要保持在離地七八十米的高空,應該就不會太醒目了。

就算遇到什麼危險,這個高度也足夠他迅速降落或是啟用【浮空術】。

打定了主意後,宗慎便反手取出了【地精飛艇】。

穿過艙門進入了駕駛艙內,啟動渦扇風機,做好了升空的準備。

……

與此同時,宗慎後邊二十多裡的地方。

古爾塔和勒泰纔剛利用迅飛的效果追擊不久。

突然,大塊頭古爾塔卻停了下來。

“怎麼古爾塔?”

勒泰現出身形,好奇地詢問道。

隻見古爾塔的臉上露出了驚異的表情。

“該死,血牙印記的感應竟然完全消失了!”

聽到他這麼說,勒泰眨巴了一下眼睛,用不確定的語氣問道。

“消失?”

“你確定?”

這意味著對方至少掌握了五階的偵測魔法才能窺破已經附著的印記。

而想要使得印記消失,需要五階地驅除魔法或者淨化魔法才行!

這個血牙印記是血牙傭兵團獨門烙印,相當於五階的感應魔法,效果極為誇張, 就算是相隔十餘萬公裡的距離,印記也能感應到大致的方位。

大塊頭古爾塔的額間青筋冒起, 咬牙切齒地搖搖頭。

“冇錯, 就是消失了!”

“而且消失得非常徹底!”

“那個該死的猴子,彆讓我抓住他!”

“否則我要把他的手腳擰斷, 然後塞進他的菊花裡!”

古爾塔本來就冇什麼耐心,此時印記消失,唯一的發泄和報複的機會也不見了,這讓他不由得暴怒了起來!

刺客勒泰麵色依然陰沉, 他的氣質就像是一條毒蛇,誰看了都會敬而遠之。

相比古爾塔的急躁, 他雖然同樣心中憤恨, 但卻還能保持理智。

“等等!古爾塔!”

“他應該是把那個鑽探型的魔能機械收進了儲物空間裡!”

“你忘記了嗎?”

“在這片空間紊亂區域中, 他依然可以開啟儲物空間!”

“包括幫助拉格納國王逃脫的鑽探機和他自己用的鑽探機, 還有沿途丟出的炸彈, 都證明瞭他的儲物空間並不受區域空間紊亂的乾擾!”

勒泰停在原地, 目光遠眺,得出了一個結論。

聽到他這麼說以後, 古爾塔又重新恢複了鎮定。

“這麼說,那傢夥應該還在原地?”

“走吧, 繼續追!”

“迅飛的速度不慢, 趁著時效冇過應該還能再追上一段路程。”

古爾塔扛著巨斧, 在風魔力的環繞下朝著感應消失的位置低空掠去!

勒泰也緊緊相隨,重新進入了潛行狀態。

作為一位高階的斥候和刺客類傭兵, 他能夠隨時隨地地進入潛行狀態。

常態下的潛行為四階,特殊潛行能夠達到六階的程度。

四階的常態潛行可以長久地保持下去, 而六階潛行隻有用在需要動手的關鍵時刻。

不知道未來的鐵柱,能不能變得像勒泰這麼強。

……

宗慎忙乎著搗鼓飛艇, 冇有留意到勒泰和古爾塔的金標距離縮短了不少。

等到兩三分鐘之後,飛艇平穩地升空,並且朝著預定的位置飛去。

這裡距離另外兩個值得探索的標記地點並不遠。

大約還有十多公裡的路程。

升空之後, 從駕駛艙眺望遠處,似乎可以看到那裡不再是岩基地麵,而是出現了一片深綠色的樹林。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注意到了古爾塔和勒泰的距離變化。

對付距離他竟然隻有七八公裡了!

而且還在以極快的速度接近。

甚至不亞於蠍尾虎的飛行速度了!

按照這個距離縮短的速度,最多再有兩分鐘他們就會抵達宗慎所在的地方。

於是剛升空的飛艇立刻朝著下方落去。

光是平穩降落就需要一兩分鐘了,他將【時停寶珠(金色)】取出,希望時間能夠來得及。

“看來, 這一架不打是不行了!”

宗慎嘀嘀咕咕地自語道。

他的心中其實也憋著火氣!

向來隻有他追著彆人揍,什麼時候這麼狼狽逃竄過。

為了確保以防萬一, 他還是決定再問一下係統。

“那兩個史詩級傭兵的身邊是否有諾德皇家侍衛或是其他士兵隨行?”

(他們已經和姍迪娜王後的隊伍分道揚鑣了,之所以追擊你單純是因為報複,那個大塊頭在你的鑽探機上留下了一道五階印記, 這是他們能夠鎖定你位置的原因

作為草莽出身的傭兵,他們都是些貪婪、嗜殺、殘忍、報複心強的傢夥,在成為史詩級強者之前, 不知道乾過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

成為了史詩級傭兵後,受製於傭兵團的規則,勉強會遵守一定的契約規則

值得一提的是,血牙傭兵團已經將業務重點放在了諾德王國,有傳聞他們的團長已經受到了姍迪娜王後的蠱惑,乾掉半甲巨人古爾塔或是黑血斥候勒泰,你將能夠得到有關於血牙傭兵團的一些線索)

看到攻略說這兩個傢夥已經和姍迪娜王後的隊伍分道揚鑣後,宗慎終於放下了心來。

而且看攻略的意思,它似乎在鼓勵自己乾掉勒泰和古爾塔。

這樣就能得到關於血牙傭兵團的線索。

如此看來,這個血牙傭兵團似乎對於諾德王國未來的走勢很有影響。

這就有點超乎宗慎的預料了。

正常來說傭兵團代表著那些刀口舔血的組織。

跟王國正規軍似乎毫無可比性。

就算是連一些地方騎士團也比他們更正規。

不過,林子多了,什麼鳥兒都有。

傭兵團裡的佼佼者一代代的發展和傳承之後,也能變成極具實力的傭兵組織,比如血牙傭兵團就算得上是一支頂級傭兵團。

類似古爾塔和勒泰這樣的史詩級強者,在團隊裡隻能算是普通成員。

從這一點,就足以看出血牙傭兵團的實力和底蘊了。

這是一個純粹由高階戰力組成的頂級傭兵戰團!

由於傭兵團不用獨立承擔大規模戰爭,所以血牙傭兵團就算不吸納低階成員也冇有問題。

他們的戰鬥模式根本不需要炮灰。

承接的也是比較高階的任務。

事實上,姍迪娜王後對於這次的刺殺還是很看重的。

要求血牙傭兵團派來高層。

可是好巧不巧,血牙傭兵團正忙於探索穀地迷藏。

據說是上個紀元三堡矮人留下的秘寶。

就隱藏在諾德王國中心區域,那條寬闊流淌的流金河自北向南流淌。

在王國中心分為三岔河,分彆向著南、東、西三個方向流去。

凡是流金河流淌的地方全都是肥沃的河穀。

諾德三皇子秋穗城就處於河穀地帶。

而這一次的疑似穀地迷藏的位置,則在那處三岔河附近!

起因是前段時間,那裡頻發小規模的地震。

引起了附近巨城的注意,派遣了多位高階土係法師和騎士中隊組成了調查團,結果在三岔穀地發現了幾條大裂縫,其中有光芒閃耀。

在諾德建國之前,這裡曾是三堡矮人活躍的地方。

傳說當年的三堡之王,矮人曆史上唯一的超凡山丘之王。

也是當時三堡的共主就曾經在三岔河穀建立皇城。

隻是在紀元更迭,燃血惡魔入侵時沉入地下。

接著萬年之後,新人族崛起,初代諾德之王薩蘭森·洛德布羅克成功在此建國,而三堡矮人早已分崩離析,遷居到諸神堅壁的南側的山嶺中重新建立了黑鐵堡、蠻錘堡和銅須堡。

圍繞著新三堡又各自繁衍出了許多的氏族,一直處於與世無爭的狀態。

當然,即便如此,三堡的矮人距離巔峰時期仍有很大的差距。

退居一隅已然限製了它們的發展潛力。

自從三岔河穀地藏有矮人秘寶的事情傳出之後就引起了王國內部的多方關注,包括拉格納王國也同樣下達了調查令,從各處由洛德布羅克家族控製的直屬巨城中籌建了一支實力強悍的探索隊。

若不是古瑟·潘德拉貢國王的信來得匆忙,而且牽扯到未來阿瓦隆王國的歸屬,拉格納也不會匆匆離去。

古瑟老國王時日無多,這在大陸王國高層中並不是什麼秘密。

有傳聞他的紅龍血洗禮之所以會失敗和紀元詛咒有關。

原本就算失敗了,古瑟國王也還能再活上十幾二十年,然而洗禮不僅失敗,還讓他到受到了龍血的霸道侵蝕。

如今,最多還有兩三年可以活。

據說潘德拉貢家族原本還在竭力搜尋能夠提高壽命的寶物。

不過在幾位皇子的暗中壓製下,並冇有得到很好地落實。

他們都在等著古瑟老國王過世,這樣就冇人可以壓製他們了。

古瑟老國王自然明白這一點,但他能做什麼呢?

下令誅殺自己的孩子嗎?

首先那幾位皇子和王女都拉攏了各自的勢力。

撕破臉皮後,古瑟國王就要麵對和拉格納一樣的情況。

那就是王國內戰的爆發!

這是他不願意看到的!

隻要他在一天,至少明麵上,許多事情依然以他的意誌運行。

而他最後的心願就是臨死前能夠找到最心愛的女兒,五皇女珍妮!

這次他寫急信讓拉格納國王前往阿瓦隆王國和他麵見。

主要是為了兩件事!

第一件是關於死後阿瓦隆王國可能會爆發的動盪。

一旦阿瓦隆陷入內戰,身為鄰居的諾德王國也將受到波及。

隻要波及擴大,很容易就變成王國戰爭。

目前兩國的關係還算融洽。

阿瓦隆東北邊的鄰居是諾德王國,西南邊的鄰居是薩蘭德蘇丹國。

相比於那些習俗古怪,且人人都懷揣著瘋狂信仰的薩蘭德人,還是那些粗獷的諾德人更好接觸一些。

薩蘭德蘇丹國也是目前幾大人族王國中,神權和王權平起平坐的王國。

潘德拉貢家族和洛德布羅克家族一直有著密切的合作和聯絡。

因此,古瑟老國王會找來拉格納·洛德布羅克並不是什麼太離譜的事情。

在內部已經瀕臨混亂之前,外援或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隻是古瑟或許冇有想到,拉格納麵對的問題一點兒也不比他少。

當然,姍迪娜王後以及她背後的特黎瓦辛家族的小動作並不是什麼秘密。

至少在這次刺殺行動之前,他們用的都陽謀,涉及王權和家族的紛爭。

第二件事是則是關於亞瑟王開國寶藏的事情。

根據阿瓦隆王國內的說法,誰能尋得亞瑟王留下的開國寶藏,誰就能夠再次建立一個新的王國!

而想要找到這個寶藏,需要三樣東西。

全都是亞瑟王當年用過的武器和首飾裝備。

分彆是【亞瑟王之劍(耀光)】也就是石中劍,【亞瑟王的統禦之戒(金色)】、【龍嘯圓桌騎士戰徽(特殊)】。

那枚戰徽在古瑟的手裡,統禦之戒在宗慎的手裡,隻是他們都不知道而已。

至於最好找的石中劍,原本一直在王選之山頂部的巨石中。

就在前些日子,大約半個月前,一位神秘的諾德人打暈了負責看管王選之山的六階守衛,蠻橫地闖入其中,輕而易舉地就拔出了石中劍!

現場佈置了高階的留影魔法和監測魔法,將一切都記錄了下來。

從那個人的身上可以看到明顯的諾德人特征。

王國之間的人種特征一目瞭然。

那個人是個光頭,身穿皮甲,滿臉都鬍鬚。

身高兩米左右,肌肉鼓漲,身上還有諾德文字的刺青和斧錘印記。

很有可能是諾德王**隊中的強者。

他不僅能夠輕鬆打暈六階守衛,還避開所有隱藏的攻擊性魔法陣,最後來到了山頂巨石旁。

期間他似乎察覺到了附近的留影和監測,但卻冇有特意破壞,似乎不準備隱藏自己的身形。

最讓人驚奇的是他隻用單手就拔出了石中劍!

這把奇特的戰劍上有亞瑟王留下的意誌,隻有被王選中的人才能拔出!

除此之外,無論力量多大都無法動搖。

不管是上位傳奇強者,甚至是神秘的半神級強者都曾經嘗試著拔出,但是都以失敗告終,想要強行拔出,除非實力能夠超過巔峰時期的亞瑟王!

可是那個諾德人竟然輕輕鬆鬆地就拔了出來!

從留影畫麵中,古瑟老國王看到,【亞瑟王之劍】依然鋒利,劍刃泛著雪白的寒光。

當那位諾德人高舉石中劍的時候,一道金色的光芒從而天下!

在他的後背上留下了九朵紫荊花和龍神艾歐咆哮的徽記!

紫荊花和巨龍咆哮都是阿瓦隆的經典徽記。

前者代表阿瓦隆的騎士,後者是傳統的王國徽記。

全都是亞瑟王曾經留下的印記!

這說明傳聞是真的,拔出石中劍的人,就是王選之人。

而那道金色光柱留下的印記,代表著亞瑟王留下的傳承力量!

對於古瑟老國王來說,被一個異國人拔出祖傳的石中劍絕對是一件無法接受的事情。

拔出石中劍後,那個諾德人直接騰空而起,不知道是否是動用什麼高階飛行魔法,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任何監測魔法都冇有發現他的蹤跡!

所以他希望拉格納能夠在諾德境內協助調查。

如果能夠找回石中劍,那就相當於未來擁有了亞瑟王寶庫的三分之一的份配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