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遊戲 >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 第六百四十九章:當空間波動遇上空間波動【新年快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第六百四十九章:當空間波動遇上空間波動【新年快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溫蕾薩雖然天天都是一副性冷淡的樣子,不過辦事還是很認真的。

為了確保冇有遺漏,她甚至讓戰士將那些垮塌的草棚也給掀了起來。

一些看似古怪的地方更是直接掘地三尺。

在這樣的情況,基本不會有什麼遺漏。

但是她畢竟不像宗慎,擁有攻略模塊,能夠洞悉一切的秘密和物品,能做到這一步已經算是不錯了。

不過,就在溫蕾薩準備收工返回領地的時候,宗慎就發來了水晶通訊。

此時的宗慎,正駕駛著【魔能鑽探機】朝著標註點趕去。

這次向溫蕾薩發送通訊的原因,正好是準備詢問哥布林部落的情況。。

水晶很快就接通了,溫蕾薩站在哥布林部落的中心區域。

這裡早就成為了一片焦土。

黑色的灼燒痕跡,加上墨綠色的血液、土黃色的大地,以及不斷升騰繚繞而起的邪能。

這些邪能也是一種可怕的能量,接觸久了會對心智造成一定的影響。

使人變得暴躁、焦慮、甚至是驚惶難眠。

不過隻是幾個小時內的短暫接觸倒是問題不大。

山風微微拂過,吹起了溫蕾薩的髮梢,也吹起了這位高冷人妻的一絲嫵媚。

飛虎就在她的身旁。

法維德、貞德、古加特等人都在周邊的廢墟中尋找。

至於黑龍小黑子,早就自己飛回了南邊毒沼。

宗慎不在身邊,小黑子也就放飛了自我,相比宗慎的領地,還是那酸腐濕濘的沼澤更能讓它感覺到舒適。

跟了宗慎後,小黑子變得低調了許多,如今就算回到了毒沼也冇有什麼想要搞事情的想法。

宗慎不在了以後,各方麵的情況依然還是比較穩定的。

原地,溫蕾薩接通了水晶,主動詢問道。

“大人,您有什麼吩咐嗎?”

隻要宗慎找她, 那麼必定是有任務或是什麼特殊情況要交代的, 絕不可能是單純的閒聊。

“隆隆隆…”

輕微的噪音傳來,接著纔出現了宗慎的聲音。

“溫蕾薩, 我現在告訴你哥布林部落的幾個遺漏的地方…”

“部落北邊倒塌圖騰柱下方有一間地窖,裡頭關押著一些人類、部落西南側的大坑靠南邊十幾米的位置有遊商遺留的輜重箱、南邊……”

宗慎將哥布林部落內,溫蕾薩遺漏的地方都補上了。

憑藉著攻略模塊,他可以遠程完成指揮, 繼而讓溫蕾薩查缺補漏。

貪財靚仔是不允許自己放過一針一線的。

溫蕾薩對於宗慎的無所不知, 早就已經習慣了。

很快就將他叮囑的幾個地點給記在了心裡,水晶掛斷後就兵分幾路同時行動。

儘快完成最後的收尾,這樣就能離開這個邪能爆發的地方了。

她敏銳的戰鬥直覺告訴她,這裡將會有大事發生, 儘早返回領地纔是明智的選擇!

……

另一邊, 宗慎掛斷了通訊水晶之後就專注的駕駛著【魔能鑽探機】繼續趕路。

起伏不平的岩基地麵讓鑽探機變得顛簸了起來。

履帶式底盤賦予了它絕佳的通過性,但卻毫無舒適可言,

而且由於岩基地麵較為堅硬,所以顛簸感的反饋也比較明顯, 這讓剛經曆完粗暴傳送的宗慎十分不舒服。

出門在外,忍忍吧!

此刻的宗慎忍不住想起了中級空間法師瑞絲·尤利塞斯。

她的閃現纔是真正的短途趕路神器,最大距離5公裡, 還可以帶上一個人, 如果她在的話,隻需要四下閃現就能將宗慎送到目的地了。

可惜啊,瑞絲·尤利塞斯不在身邊, 而他也冇有空間魔法天賦, 至於雷係魔法, 對於趕路基本冇有任何幫助。

他的大口袋裡還裝著一些雄獅骷髏騎士和狼騎兵。

隻是現在無法開啟。

詢問原因,是因為此地在家落地後就突然受到空間紊亂的影響,空間能量變得無序了起來, 需要一個小時左右才能恢複。

具體原因攻略模塊隻說是因為遠距離傳送帶的乾擾。

這讓宗慎有點困惑, 還以為陷阱寶箱的原因。

不過陷阱寶箱內附帶的空間魔法僅為四階, 按道理也乾涉不了六階大口袋啊。

或許是因為傳送太粗暴的原因吧, 宗慎隻能找到這個理由。

如果不是大口袋無法開啟,他也不會選擇【魔能鑽探機】了,隨便放出一位金獅骷髏騎士,騎著它的骷髏骨馬前進不比鑽探機快多了?

不過現在, 他也隻有鑽探機可用了。

“等到回去以後,一定要隨身常備上一個速度快的載具用來應急代步才行!”

宗慎在心中暗暗發誓道。

為了緩解顛簸帶來的不適,他開始分心和攻略模塊聊起天來。

當然,所謂的聊天就是一問一答,至少攻略模塊能夠給他及時的迴應。

就在如此艱苦的情況下,鑽探機堅定的前進著,預計再有十多二十分鐘就能到達了。

……

前方,目的地所在的位置。

五六十位身強體壯,肌肉強健的戰士組成了兩道防禦圈。

這些戰士每一位的身高都在兩米以上,手臂極其的粗壯, 身上冇有隻穿著一套無袖的秘紋戰甲。

裸露的健壯雙臂上紋著愛情,右臂為雙刃斧, 左臂為破骨錘,這些刺青就如他們手持的武器。

右手為斧頭,左手為錘。

斧高錘低, 錘在後,斧在前,做出了交叉戒備的姿態。

這些戰士個個濃眉大眼, 髮色呈現為金褐色。

彆看他們冇有身披重甲,但是一個個都氣勢洶洶,看起來非同小可。

這些手持斧錘的戰士便是大名鼎鼎的諾德王室的親衛兵團之一的諾德斧錘戰衛!

全體等階為六階。

他們和諾德皇家侍衛同階,二者都是王室的近衛兵團。

也是諾德王國的高階兵種。

這些斧錘戰衛的特點就是能夠手持雙刃大斧和破骨巨錘作戰,這些都是雙持武器,可是他們卻能夠平時單手抓握。

此時這些六階諾德斧錘戰衛分成了六個小隊,每三個小隊構建一層防禦圈。

牢牢護衛著居中的一位威武的男人。

這個男人看起來隻有四五十歲的中年模樣,身材打理的極好,樣貌英俊,一舉一動都散發著的威嚴。

他身披一件綠色的絨麵鬥篷,上麵繡著金色的斧錘徽記。

身穿一套遍佈繁複秘紋的精美戰鎧,左側腰間掛著一把精緻的配劍,右側腰後卻掛著三把長度不一的銀白色短柄斧。

斧刃隻要照到陽光,就會反射出晃眼的光芒。

周邊的斧錘戰衛如同眾星拱月般的將他保護在中間。

在他的身旁,還有一位渾身被兜帽罩著的佝僂老者。

老者的手中抓著一把淡綠色的短杖。

杖身大約在一米左右,兩段分彆嵌了一顆綠色的寶珠。

看起來頗為不凡。

此時,周圍的斧錘戰衛如臨大敵,那位佝僂老者也舉著法杖,綠色的魔法能量一絲一縷的彙聚在他身邊。

隻有那位威嚴男子表現的最平靜,他轉頭環顧四周,接著輕聲問道。

“基阿姆柯,感應到敵人的位置了嗎?”

“這片荒石地脈應該不適合你施展自然魔法吧。”

那位佝僂老者聞言,微微躬身行禮,衰老的臉龐上露出了一絲嚴肅的神情。

“陛下,從傳送失敗到現在的十幾分鐘裡,我暫時還冇有感應到敵人的位置。”

“這裡確實不適合施展自然係魔法,不過我已經凝聚了一些自然魔法元素…”

佝僂老者如實說道。

“這麼說,這隻是一次單純的傳送失誤?”

中年人再次問道。

隻見佝僂老者搖了搖頭。

“不,巨城級傳送陣定期有高級空間法師和魔法陣大師進行檢查,在陣體尚未受損的情況下,出現傳送意外的可能性隻有十萬分之一!”

“而且一旦出現事故,傳送的反應會比剛纔更加激烈。”

“隻有傳送途中,信標通道受到乾擾之後,纔會像如今這樣突然出現在途中某地。”

“陛下,您熟讀王國地理誌,應該知道這片荒石地脈正好在咱們要去狼牙堡巨城的路上…”

“而且,您原本帶了一箇中隊的斧錘戰衛隨行,因為傳送陣的超遠程運載的限製必須得分成兩撥來傳送。”

“首批傳送的是五個小隊的斧錘戰衛,第二批傳送是您。”

“而出事的正好是咱們這批。”

佝僂老者這次的語氣變得有些緊張和嚴肅起來。

被老者稱為陛下的威嚴男子雙眉一挑,輕聲說道。

“我明白了,基阿姆柯。”

“這一次應該是她吧…”

威嚴男子的身份此刻已經是昭然若揭了。

他便是諾德王國的當代國王,洛德布羅克王室的雄獅。

偉大的拉格納·洛德布羅克國王!

原本他今天的形成是通過薩格森巨城傳送陣前往王國北部邊境的狼牙堡巨城。

穿越那片群山後,帶著阿瓦隆國王的函書,前往倫塔克斯巨城。

在狼牙堡中,早已經為他們準備好了刃翅隼小隊,帶他們前往阿瓦隆王國境內倫塔克斯巨城。

根據之前的行程安排,大概需要7到10就能到達阿瓦隆的三皇城之一,麵見古瑟老國王了。

不過他們卻在傳送往狼牙堡的途中遭遇了意外。

作為超遠距離的傳送陣,它的傳送距離上限達到99999公裡,能夠跨越二三十座巨城的轄區尺度。

距離越遠,傳送限製越大,所以通常不會滿負荷滿距離的發動傳送。

基本上限定在幾萬公裡的範圍內進行傳送。

原本這一次應該是在諾德王國境內的最後一次傳送了,冇想到竟然遇到了意外。

但是經過隨行的施法者,七階自然係魔導師基阿姆柯的提醒,拉格納國王已經知曉了這一次傳送事故並非是意外。

甚至明白了,究竟是誰要對他下手。

這處荒石地脈距離邊境的狼牙堡巨城還有四五千公裡。

等到前行傳送的守衛軍發現不對,騎乘刃翅隼趕來也需要**個小時。

不過巨城中還是有幾位空間係法師的駐守的。

如果動作快的話,先譴隊或許可以在兩個小時內趕到這裡…

不過幕後黑手必然不會給他們兩個小時的緩和時間。

從傳送事故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十五六分鐘了。

對方遲遲冇有動手顯然是在做最後的準備…

……

此刻,拉格納國王所在地北邊的247公裡外。

足有四箇中隊的神秘戰士正在快速跋涉。

這些戰士渾身被黑色罩衣裙覆蓋,戰盔下還套著一層黑色的麵巾,隻露出了眼睛和鼻孔。

隨行的四位高級空間法師輪流施法,開啟定向陰影蟲洞,帶著這些戰士前進。

隊伍中,有一位身高在三米五六的異類。

他的肩頭扛著一把巨大的雙刃斧,身穿加大號的盔甲,同樣由黑色罩衣和麪巾遮掩,

不過,這個行為對他來說,多少有點兒脫褲子放屁了。

畢竟,他的塊頭要比他的臉更加引人注目。

在高級空間法師接力施法的時候,他便忍不住抱怨了起來。

“哦,該死的勒泰!”

“傳送乾擾和你預定的位置竟然偏差了上千公裡!”

“雖然最後落點仍然在路徑上,但卻讓我們不得不得重新跋涉!”

大塊頭甕聲甕氣的埋怨道。

他每次說話後,龐大的氣息都會講麵巾吹起,露出一張唇色發紫,還有細密胡茬和發黃大牙的嘴巴。

這個時候,另一位身材相對矮小,但是身形敏捷的傢夥用一種極為古怪的尖細嗓門吼道。

“見鬼,我怎麼會知道傳送路徑上會出現另一股空間波動?”

“古爾塔,你再敢抱怨。我就趁你睡著了,用我手中“吸血獠牙”割開你的喉嚨!”

名為勒泰的傢夥,舉著一把血紅色的帶齒長匕,尖聲驚叫的喊道,看起來彷彿得了歇斯底裡症。

隻見大塊頭懶洋洋的笑了笑,似乎對勒泰的威脅不放在眼裡。

他用另一手伸出了粗大的食指塞進鼻孔裡轉動了起來,臉上露出了舒爽的表情。

不顧勒泰一臉的嫌棄,扣出了一塊大鼻屎甩了地上。

“哼哼!”

“如果姍迪娜願意讓我爽一些就好了。”

“我就用這根手指…”

“鏗!”

周圍頓時傳來了密集斧刃觸地的聲響。

那些隨行的戰士默默抽出了大斧,拖曳在地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