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遊戲 >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 第六百三十一章:化解飛虎和鷹醬的舊仇,龍脈強化【求訂閱】【5K】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第六百三十一章:化解飛虎和鷹醬的舊仇,龍脈強化【求訂閱】【5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為今之計,也隻有讓小黑子出麵嚇唬嚇唬它們了。

有小黑子這個外因進行壓製,應該可以強行地讓它們和平共處一段時間。

稍微思考了一會兒宗慎不再猶豫,立刻朝著小黑子趴著的位置跑去。

飛虎那傢夥也是個“人精”,絕對不會冒著捱揍的風險一直待在原地的。

在冇有對等的優勢下,飛虎絕對不會和鷹醬剛正麵。

更何況鷹醬有龍脈加持,飛虎單挑都冇有勝算更不用說被群毆了。

宗慎來到小黑子旁邊,手腳利索地爬上了它的背後,騎在了【馭龍座鞍】上。

“該乾活了小黑子。”

“目標西北方,農牧區!”

宗慎拍了拍小黑子的脖頸,可是小黑子卻不為所動。

反而還特意發出了鼾聲。

抗拒的意圖很明顯!

但是它又不敢直接拒絕。

對付這種消極怠工的小壞龍宗慎自有手段。

他反手取出了【大鬍子漢克的爆裂戰錘】,啟用了爆炸符文。

錘麵頓時泛起了紅光,周圍的火元素也變得雀躍了起來。

小黑子可是純血黑龍,並不是那些魔法無力的龍獸。

理論上它對於大部分常見的魔法元素都有感應。

其中自然也包括性質本就活躍的火元素了。

當宗慎取出戰錘之後,不需要額外的吩咐,小黑子就抬起了脖子,撐開了巨大的黑翼雙翅,強而有力的下肢站起。

隨著翅膀的扇動,小黑子龐大的身軀也離開了地麵。

就這樣按照宗慎的吩咐朝著西北方向飛去。

趕得早不如趕得巧,小黑子起飛之後鷹醬它們正好從中心區飛過。

它們自然發現了騰空而起的小黑子和宗慎,因此飛行速度也不由放慢了許多。

尤其是鷹醬,當它看到了宗慎出現之後,就連唳鳴聲都變小了許多。

遠處的飛虎也是一愣,頓時逃也不是留也不是。

“鷹醬,跟我來!”

宗慎騎著小黑子飛抵鷹醬的身旁。

對於宗慎的敬畏以及對純血巨龍的懼怕,都讓它顯得有些戰戰兢兢地。

隻能像受氣小媳婦一樣跟隨在小黑子的身後。

至於其他的獅鷲更是不堪,飛都飛不穩了。

高位生物的壓製就是如此的不講道理。

這也是為什麼巨龍往往能夠輕而易舉地獲得一大批眷屬。

除了巨龍本身超高的單體武力值之外,龍威也是一個很關鍵的因素。

此外,還有一部分族裔充滿巨龍。

比如地穴狗頭人,往往就對五色黑龍十分地崇拜。

還有雙足飛龍、戰蜥人、鬣蜴人、豺狼人這樣的族裔,它們根本無法拒絕來自邪惡陣營巨龍的招攬。

遠處,飛虎猶猶豫豫不知道是否要逃跑。

對於黑龍它同樣有著源自本能的畏懼。

另外還有那些討厭的獅鷲們,讓它感到十分冇有安全感。

這些空中猛禽魔獸的視力極強,隔著老遠飛虎就看到了宗慎。

就和鷹醬一樣,要不是有宗慎在場,恐怕它早就跑路了。

就這樣,飛虎和鷹醬瑟瑟發抖地在空中彙合了。

宗慎對此倒是很滿意。

至少說明它們的服從度都逐漸提升了起來。

那麼他這一回的強行撮合應該冇有問題了。

小黑子懶洋洋地扇動著翅膀,冷酷的黃色豎瞳打量著鷹醬和飛虎,大有一種獵人盯著獵物的派頭。

現在的它並冇有特意地散發出龍威,單單本體的威壓就夠嚇唬飛虎和鷹醬了。

宗慎趁著這個難得的三方彙合的機會起身站在了小黑子的背上。

它的脖頸太過細,龍鱗又閉合緊貼著皮膚,所以不能肆無忌憚地爬上小黑子的腦袋,隻能用龍背當作講台先湊合湊合了。

正好小黑子懸停的高度要比飛虎和鷹醬更高一些。

這個高度足以讓它們都看見自己了。

“咳咳!”

“鷹醬,飛虎,你們今後要和平相處。”

“飛虎你以後就待在農牧區,鷹醬你就在生活區外找個空地。”

“以後井水不犯河水,不許打架!”

宗慎一本正經地說道,場麵看起來有些尷尬。

但事實上這兩個傢夥的智慧都不低,能夠理解大陸通用語。

所以宗慎說的話,它們基本上都能明白。

見飛虎和鷹醬依然冇有什麼表示之後。

宗慎皺起了眉頭,這些傢夥怎麼個個都學會了裝傻充楞了?

於是他決定下一記猛藥,抬手指了指身下得小黑子。

“你們難道忘記自己的契約的和盟誓了嗎?”

“如你們不能和平共處,那麼就讓它來收拾你們了!”

宗慎話讓飛虎和鷹醬同時打個擺子。

這個時候,小黑子也恰到好處地勾起了大嘴,露出了鋒利如匕首般的龍牙。

一雙豎瞳之中全都是戲謔。

“唳!”

“吼!”

鷹醬和飛虎發出了唳鳴和吼叫。

在小黑子和宗慎的聯手壓迫下,它們心不甘情不願地飛在了一塊兒。

互相之間隻間隔了幾米的距離。

它們正在用這個舉動向宗慎表明態度。

後邊那十頭各階獅鷲扇動著翅膀,全都有些畏畏縮縮地靠了過來。

就這樣,飛虎完成了虎生第一次和獅鷲們的“友好”相處。

宗慎這才滿意地點點頭。

“那麼鷹醬,你就帶著獅鷲們先去生活區吧。”

“那裡有大片的空地,一會兒我會親自來安頓你的!”

既然矛盾已經被初步地強行解除了,那麼現在自然需要支開一方。

得到宗慎的指令後,鷹醬簡直是如蒙大赦。

人性化地用腦袋上的大喙點了點。

然後就帶著那些護航獅鷲們飛向了生活區。

速度之快,甚至在空中拖出了一道道氣流軌跡。

空中頓時就隻剩下了飛虎、小黑子以及宗慎。

不得不說,小黑子在彆的方麵都和宗慎不太對付。

但是在聯手恐嚇的這件事上,他們配合得竟然格外默契。

宗慎站在小黑子的背上對著飛虎招了招手。

飛虎遲疑了片刻,還是毅然靠了過來,來到小黑子身側下方四五米的位置。

隻有在不同高度下並行,纔不會影響雙方的翅膀扇動。

畢竟它們的體型半斤八兩,都是翼翅二十多米的龐然大物。

當飛虎靠近之後,宗慎直接啟用了浮空術,飛到了它的背上。

“小黑子你自己先回去吧。”

“不用管我。”

……

“哼!”

聽到它這麼說,小黑子輕哼一聲,傲嬌地轉過了腦袋,翅膀陡然一震,席捲起劇烈的氣流,黑色的身軀如同利矢一般劃過天空。

掀起的氣流頓時就讓飛虎的身子不穩,輕微地搖晃了起來。

“這傢夥始終這麼欠揍!”

宗慎無奈地搖搖頭,熟練地騎在了飛虎的脖頸後邊。

“走吧,飛虎。”

“去找個空地降落吧,我有個好寶貝要給你!”

聽到宗慎的話,飛虎立刻朝著農牧區飛去。

從今天開始,宗慎就準備開始分彆安排一批獅鷲和蠍尾虎在領地內常駐了。

西塔諾村的那些鐵籠完全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今後就把蠍尾虎們安置在農牧區,獅鷲們則安置在生活區外圍。

當然,蠍尾虎巢和獅鷲巢依然需要保留。

可以采取輪流駐防的形式,每次分彆由飛虎和鷹醬帶回一批蠍尾虎和獅鷲。

至於安置點也好處理,隻需要消耗一些木材,在平地上搭建出一層木製地基。

然後再往地基上鋪設一些乾草就行了。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一區域的雨水並不豐沛,短時間內不用擔心降雨問題。

這樣的安置點足夠滿足蠍尾虎和獅鷲們一週左右的棲居需求了。

不管怎樣,蠍尾虎和獅鷲一直水火不容也不是什麼長久之計,隻有讓它們都能待在領地,才能發揮出足夠的價值。

不過現在宗慎有點兒擔心,那些通過飛虎和鷹醬實現間接統禦的蠍尾虎和獅鷲們是否能夠參與領地的防守挑戰。

畢竟它們都冇有占用統禦值。

其中該如何界定,宗慎也說不準。

正好趁著飛虎尋找落地點的時候,詢問一下攻略模塊。

“那些蠍尾虎和獅鷲能夠參與領地的防守挑戰嗎?”

(當挑戰開始時,若是它們處於領地內則按照領民的標準進行判定,若是不在領地內則按照野物進行判定

挑戰開始之後,將會對於領地進行一次掃描,包含建築、人員、道具、物資儲備、領主實力等等因素,來決定進攻方的綜合實力

此外,挑戰開始之後領主實力的提升也會讓進攻方的實力相應提升)

宗慎看完攻略模塊的備註提示之後立刻就明白了。

簡而言之,在防守挑戰開始後,這些獅鷲和蠍尾虎隻要留在領地,那麼就會被歸納為領民之中。

同時,防守挑戰的強度也會加強一些。

也就是說這幾天他準備得越充分,實力提升越大,挑戰開始之後,麵臨的難度也會提高。

反正橫豎到那個時候,他都需要麵對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的全力進攻。

這個勢均力敵是相對的。

因為宗慎是守方,具有防守優勢。

所以包括那些防禦箭塔在內的建築也會納入綜合實力的計算之中,最終轉變成攻方的進攻優勢。

這樣一來,他所麵對的攻擊強度很有可能會完全匹配領地的防守強度,甚至有可能稍勝一籌,這裡就涉及了攻守雙方的關係轉化和優勢轉化。

“橫豎都是頭疼。”

“還是順其自然吧!”

宗慎揉了揉太陽穴,不想把問題複雜化。

他也不會因為挑戰的原因就特意削弱自己和領地的實力。

這樣做就等於脫褲子放屁。

挑戰開啟前的審查必定會伴隨著時停狀態。

所以轉移兵力、轉移道具這樣的行為並不可取。

因為進攻方的實力也會進行動態調整。

這基本上就杜絕了偷雞耍滑的可能性。

唯一的取勝之道就是正麵硬剛。

麵對勢均力敵的對手時,唯有狹路相逢勇者勝!

而一點恰好是大部分領主都缺乏的特質!

因此,用這種類型的防守挑戰作為“期末考”簡直是再恰當不過了!

就在宗慎思考的時候,飛虎也已經落在了地麵上。

冇有了小黑子的壓迫以及那些讓它厭惡的獅鷲之後,飛虎的情緒又恢複了過來,喉嚨裡發出了類似老虎睡覺的呼嚕聲。

宗慎從它的身上一躍而下,跳到了地麵上。

走到飛虎的麵前,取出了一顆黑不溜秋的果子。

這顆果子隻有拳頭大小,正在散發著濃鬱的果香。

“咕咚…”

飛虎聞到氣味後,頓時嚥下了一口唾沫。

眼巴巴地望著果子,渴望的情緒十分強烈。

它雖然不知道這玩意是什麼,但是它的本能卻自然而然地產生了渴望。

這顆果子就是宗慎從小黑子的小寶箱裡找到的那顆【龍脈果實(橙色)】。

能夠讓等階不超過霸主級的任何族裔服下。

從而獲得龍脈強化。

這就是為什麼宗慎要支走小黑子的原因了。

雖然那傢夥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私藏小寶箱被宗慎挖走了。

但是如果讓它當場看到【龍脈果實(橙色)】恐怕忠誠度又會橫跳了。

講句良心話,小黑子簡直是他馴服過的最費勁的騎獸或戰寵了。

傲嬌、任性、貪婪!

隻會在脅迫下短暫地認命,一旦你想稍微安撫一下,它又飄了起來。

邪惡陣營的生物難道都是這麼欠揍嗎?

宗慎覺得他得換一個方式來和小黑子相處。

至於這顆【龍脈果實(橙色)】,宗慎估計原本這玩意應該是小黑子留著準備賞賜給鬣蜴人大統領的。

它的那些眷屬中,狗頭人酋長已經接受過了龍脈強化,隻有鬣蜴人統領道格拉斯通還未得到龍脈。

不過現在,這枚果子就要便宜飛虎了。

對於小黑子的眷屬,宗慎並冇有太多招攬的想法。

一來那些眷屬全都飲過了血,而且長期生活在毒沼,生性殘忍邪惡,如果將它們引入領地隻會影響領地的正常秩序和發展。

二來經曆了領主們的混戰之後,那些眷屬怪物損失慘重,數量上的優勢早已經蕩然無存。

在宗慎看來,對它們最好的安排就是留在毒沼了。

正好可以看守毒霧沼澤,維持毒沼的生態。

將來那裡就是宗慎的一塊自留地,雖然不適合領民生存,但卻可以用來培育特殊的藥草和八須鯰。

而那些無懼毒霧的眷屬仆從就是最好的人選。

對此,宗慎早就有了合理且明確的安排。

作為一位真正意義上的“貪財靚仔”,冇有人比他懂得【物儘其用】這四個字的真諦了。

“這枚龍脈果實就賞賜給你吧。”

“服下之後,你就能夠獲得龍脈強化。”

“實力將會提升,進一步地縮短你和鷹醬之間的差距。”

宗慎舉著果子語重心長地說道。

也不求飛虎能完全明白它的意思,最起碼得讓它感恩。

冇有什麼是攀比和競爭更能激發鬥誌的事情了。

在宗慎用鷹醬作為比較時,飛虎變得更加激動了。

它匍匐著巨大的身軀,討好似的用臉側磨蹭著宗慎的身體。

要是它會說話,現在早就開始拍彩虹屁了。

“好了好了。”

“果子給你,快吃吧。”

宗慎笑了笑,後退了幾步,將果子拋向了飛虎。

對於它的大嘴而言,【龍脈果實(橙色)】就像是人類嘴邊的一粒芝麻一樣。

隻見飛虎伸出帶著肉刺的舌頭一卷,將渺小的果實納入嘴中,毫無咀嚼動作地就吞嚥了下去。

很難想象,這麼小的一顆果實竟然會對這麼龐大的猛禽魔獸產生作用。

龍之精血的奇妙作為就在這裡了。

除了正常的交配繁衍之外,血脈繁衍也是一種途徑。

這就是為什麼各種龍綱、龍獸、龍脈生物層出不窮的原因。

首先就是巨龍旺盛的生育能力,其次就是血脈能力。

就連人類都能接受血脈洗禮的強化。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恰好證明瞭巨龍的同化能力。

宗慎暫時還不考慮進行血脈洗禮。

他的目標是超過巨龍,而不是蜷縮在巨龍的血脈之下。

當然血脈洗禮的好處多多,一旦洗禮成功,不管是實力還是壽命都能得到極大的提升,將來或許可以考慮幫自己的父母和阿澤安排一下。

不過說不定到那個時候,宗慎已經有了更好的法子。

總之,對於大多數物種來說,龍脈強化都是一種好東西。

龍脈強化要比血脈強化更弱。

但是勝在不存在失敗的可能性。

接受過龍脈強化後便無法進行血脈洗禮了。

這是一個二選一的命題。

然而對於飛虎而言,這已經是最好的一個選擇了。

吞服下【龍脈果實】之後,飛虎渾身冒出了黑色的霧氣。

淡淡的巨龍凶威散發了出來,讓周圍的空氣都好似變粘稠了一些。

龍威轉瞬即無,隻剩下黑色的霧氣在翻湧著。

飛虎呆滯在原地,冇有任何的反應。

在宗慎檢視到的屬性之中,飛虎的後邊多了個(龍脈強化中)的後綴提示。

顯然它正在經受著龍脈力量的強化。

宗慎也不知道強化的過程需要多久。

為了保險起見,他決定守在這裡直到飛虎的龍脈強化結束。

萬一強化的過程出現了什麼狀況,他也能夠及時的進行乾預!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