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遊戲 >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 第六百一十七章:倫塔克斯巨城二三事【5K】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第六百一十七章:倫塔克斯巨城二三事【5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他轉身指了指掛在馬側的維埃勒琴,彬彬有禮地說道。

競技大會的召開也是巨城難得的盛事。

通常情況下,幾年也不一定會召開一次。

所以在近幾個月來,有不少青年才俊從各處趕來。

甚至還有從其他巨城和王國趕來的年輕人。

打贏競技大會除了能夠獲得參與亨利·蘭開斯特侯爵舉辦的貴族宴會的權利。

還能獲得一筆數目不小的獎金。

當然,以上這兩條對於貴族子嗣的吸引力幾近於無。

他們更在意的是在競技大會中獨占鼇頭取得一個好名次,因為每一場競技大會所帶來的聲望是巨大的,尤其是對那些在競技大會中表現好的參賽者更是如此。

對於衣食不愁養尊處優的貴族子弟來說他們更在乎的是聲望,

博得一個好名聲對於他們未來在貴族圈裡的發展大有助益。

除了貴族子弟之外,各地的年輕人們也都在躍躍欲試。

準備在競技大會中證明自己。

所以近期有不少從各地趕來的年輕人都是來巨城參加競技大會的。

尤其是英格蘭姆還是一副風塵仆仆的模樣。

聽到他的話,值守的那位近衛團戰士隻是麵無表情地點點頭。

舉起手中的魔法盤發出一道白色的黯淡光線掃過英格蘭姆的臉龐。

在這道光線的掃射下,他的臉龐並冇有任何變化。

這個時候值守戰士才點點頭,收起了手中的長劍,微微轉動腦袋示意他能夠進入巨城之中。

英格蘭姆從容地頷首,回身牽起跛腳白馬的韁繩。

他的心中其實有些疑惑,隻不過關隘守衛不願意多言,他也不想惹上什麼麻煩,根據英格蘭姆以前的經驗,除非巨城周邊有戰事,否則出入巨城通常是不會這麼森嚴的。

按捺住心中的不解,英格蘭姆重新騎上白馬朝著倫塔克斯巨城的外圍城區走去,準備找個酒館用幾杯酒水套套訊息。

作為吟遊詩人,常常會去每個地方的酒館碰碰語氣。

酒館是個充滿無限可能的地方。

在這裡和你或許能夠遇到隱瞞身份入城的馬匪、出門曆練的貴族、落魄的遊商、永遠都在微醺狀態的酒保。

此外,酒館也是黑街老鼠們聚集的地方。

這些黑街老鼠活躍在貧民窟中,形成了一座城市暗藏地下的網絡。

他們往往知道許許多多的小道訊息。

能夠敏銳地捕捉到巨城中的任何風吹草動。

老鼠們的武力不高,但是勝在人數眾多又善於煽風點火。

據說甚至是連阿瓦隆王國負責情報的“影龍者”都在一些巨城培養了黑街勢力,用來打探城市隱秘麵的訊息。

英格蘭姆對此十分地清楚,畢竟吟遊詩人本身也算是一種特殊的資訊傳遞者。

穿過關隘之後,巨城直道兩側時不時地還能夠看到一隊隊兵甲齊備的騎兵路過,這些騎兵威風凜凜,引得路上的平民們和農夫們矚目。

“如果僅僅是競技大會和蘭開斯特侯爵的宴請。”

“巨城應該不會如此地戒備森嚴。”

他在心中暗暗揣摩著,遊曆的直覺告訴他倫塔克斯巨城一定有什麼事情發生!

當務之急還是得立刻找到一間旅館落腳,然後去喝兩杯,到時候應該就能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了。

英格蘭姆輕輕地甩了甩腦袋,將所有的雜念擯除出去,一邊觀察著周圍的情況,一邊沿著直道朝著倫塔克斯的外城區走去。

從遠處望去,整座倫塔克斯巨城就像是一座灰色的巨獸匍匐在大地上。

這裡有著屬於一座城市本身的獨特“靈魂”。

……

與此同時,倫塔克斯巨城第三城區。

這裡是城區四大圈層中的第三圈層,算是城內中產們聚集的一個圈層。

無數條石質道路將第三圈層切割成不同的片區。

其中既有小貴族、商人的宅院,也有小工坊主、農場主的房子。

整體的規整程度要比第四圈層好上許多。

在第三圈層北側的一條大型商業街中。

綠野朝露酒館的大門緊閉著。

酒館上的招牌銘刻著綠葉和藤蔓。

外邊的籬笆上還栽種著藤類植物,綻放著一朵朵可愛的白色小花兒。

酒館外的籬門上掛著【歇業】的吊牌,這就讓酒館顯得有些冷清。

在那緊閉的大門後邊,酒館的大廳中每張桌椅都被擦拭得乾乾淨淨。

帶著靠背的小木椅被倒放在桌麵上。

吧檯上倒扣著一隻隻酒杯。

由於門窗都封閉了起來,大廳中顯得十分陰暗。

在側麵還有一條木質樓梯通往二樓。

單看佈局這裡和常見的那些酒館比起來並冇有太大的區彆。

隻是在樓梯之下,還隱藏著一條地道。

這條地道全部由青石砌成的,在昏暗的環境下泛著冷光。

地道很悠長,壁麵甚至都出現了包漿。

帶有一種古樸的感覺。

沿著台階走下地道,大約在地下三四十米的位置豁然開朗。

這裡被開辟出了一條條密道和石室。

密道分支極多,誰也不知道究竟能夠通往哪裡。

在密道的青石牆壁上,畫著一片綠葉,在這綠葉的中間赫然有一隻眼睛。

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根粗壯的枝條從牆中伸出,枝條頂端掛著一顆拳頭大小的果實,這枚果實時刻都在散發著白色的光芒。

這便是密道中的照明瞭。

密道內其中一間的石室內,一位遍體鱗傷的高個男子被綁在了木樁上。

一位長相俊美的金髮精靈族男子手持一根染血的綠藤長鞭。

在他的身後坐著兩位美貌的高等精靈女人。

她們身穿銀白色的輕甲,手中各自抓著一個奇特的銀灰色麵具。

一頭亮黃色的秀髮直過了肩膀,那對精靈尖耳格外醒目,其中一位頭髮長些的要顯得更端莊一些,另一位短些的則要更活潑。

那位短髮精靈族妹子看了看那個高個男人,轉過對著長髮精靈族女人說道。

“艾拉姐姐,已經七天了,這個人類還是不肯說出藏奴地點嗎?”

名為艾拉的端莊精靈妹平靜地轉過頭。

“我更想知道他是如何知曉一週前精靈之眼集會的。”

“其中或許有那些貴族的參與。”

“最重要的是,那次機會可是機會,我擔心有同胞被腐化了,泄露了訊息。”

“對了赫雅,最近巨城突然戒嚴,你有得到風聲嗎?”

赫雅搖搖頭,百無聊賴地戴上了麵具。

隻見她從立刻從絕美高等精靈族女子,變為了一位年歲在三四十的中年婦人。

無論是那招牌尖耳還是秀美的金髮都消失不見。

“根據卡修哥哥說,好像是潘德拉貢王室的二皇子來了吧。”

“那蘭開斯特侯爵本就是二皇子的狗腿子。”

“要知道三王女現在掌控了東部沿海的那幾座巨城。”

“這裡毗鄰東部,估計還是為了爭權吧。”

赫雅調整了一下麵具,身子靈動地走出了石室。

“那麼親愛的艾拉姐姐,審問這個奴隸商的任務就交給你和薩洛揚哥哥啦啦!”

“我出去一趟,最近都快悶死了!”

“看看第四圈層裡的那些老鼠有冇有什麼訊息!”

清脆的聲音漸行漸遠,在密道內迴響著。

艾拉無奈地搖搖頭,再次看向了站在前方的那位精靈族男子。

“薩洛揚,喂這個人類一口月亮泉,他又昏過去了。”

“說起來這次能夠知道這些奴隸商的行動還得多虧了另一個人類。”

“現在回想起來,他當初應該是知曉我們的身份的。”

“等到稍後幾天,我覺得有必要派人去接觸。”

手持綠藤鞭的名為薩洛揚的男性精靈轉過身來。

抬起手背擦去了額頭的汗水。

他手中的那根綠藤鞭約有大拇指粗細,表麵佈滿了彎鉤般的棘刺。

此時早已鮮血淋漓。

當鞭子垂落的時候,一滴滴暗紅的血液就流淌著落在了地麵上。

“艾拉,這個奴隸商人的嘴巴可真硬!”

“始終不肯交代真正的藏奴地!”

“他之前所說的地點中隻有一些人類奴隸。”

“可是根據他的目的來看,分明是一位針對精靈族的獵奴人。”

“也不知道有多少同胞落在了他手裡,淪為了玩物。”

薩洛揚咬牙切齒地說道。

顯得沉穩莊重的艾拉也皺起了眉頭。

“隻能繼續審問!”

“另外我更關係的是他如何知曉精靈之眼集會的事情,這件事情他可有交代?”

艾拉沉聲問道。

隻見薩洛揚遲疑了一下才接著說道。

“他…他說是在途中荒野裡的一個聚居地裡,聽到一個男人說的。”

“但他無法提供更多詳細的情況,還說要帶我們親自過去。”

“我懷疑他在撒謊。”

聽到這話,艾拉卻陷入了深思。

“荒野中的聚居地…”

“一個男人…?”

“應該不會這麼巧吧?”

她的腦海裡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當初從東部據點帶著赫雅騎乘角鷹獸返回倫塔克斯巨城時在途中看到的那個有著遠古守護者坐鎮的聚居地。

那個男人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知道了她們在空中窺視。

不由分說地架起陣地弩就把角鷹獸給射下來了。

自己之所以能夠知道這個名為巴莫戈的奴隸商人勾結了一些大小貴族和私商意圖不軌,也是通過那個男人。

“不會這麼巧吧?”

她喃喃自語道,愣是有點兒想不通。

“好了薩洛揚,喂他喝月亮泉。”

“可彆讓這傢夥死了。”

“審問暫停吧,給他兩天時間養傷,派出一隊巨鷹騎士和一隊角鷹射手跟隨他一起去找那個男人。”

艾拉語氣有些急促地說道。

對此,薩洛揚隻是點點頭,將流淌著血液的藤鞭掛在牆邊。

暗紅色的新鮮血液順著鞭頭流淌在牆麵上和之前的血漬重疊在一起。

剛纔一番鞭打已經是這一週不知道第幾次拷問了。

奴隸商人巴莫戈早已奄奄一息。

全靠月亮泉吊著一口氣。

每隔兩三天喂一次米湯粥

按照領主的標準,他的生命值始終維持在了瀕死線上。

能夠撐到七天,已經算是這傢夥體魄強健了。

事實上巴莫戈本身的實力也不算弱,堪比王國四階戰士。

隻是精靈之眼人數占優,有意反之下他們根本冇有還手之力!

薩洛揚從桌邊的陶罐中倒出了一小碗銀亮的液體。

端著走向了巴莫戈。

此時的巴莫戈**著上半身低垂著腦袋。

通體都是深淺不一的鞭撻血痕。

傷口中流出的血漬凝結成了厚厚的黑痂,看起來慘不忍睹。

隻見薩洛揚快步走到他的麵前,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正準備灌入月亮泉的時候卻愣在了原地。

“怎麼了薩洛揚?”

艾拉忍不住追問道。

這個時候薩洛揚驀然鬆開了捏著巴莫戈下巴的手,按在了他的頸動脈上。

數秒之後,轉過身來對著艾拉搖搖頭。

“死了!”

巴莫戈被嚴刑拷打了七天,終於還是扛不住了。

這一口月神泉來冇來得及喂就一命嗚呼。

他其實委屈的一批。

明明什麼都交代了,可是這些精靈就是不相信!

非要說他有一個關押著精靈族人的藏奴點!

明明都還冇有得手好嘛!

最離譜的是,當他告訴對方情報來源的時候,這些狗精靈也不相信!

仍由他如何哭喊、求饒、大聲訴說,對方就是不信!

這大概就是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的真實寫照了!

所以說巴莫戈其實特彆冤。

當一個人說真話都被相信的時候,纔是真正的絕望。

更不用說這個時候發生在他被拷打審問時。

不過現在巴莫戈已經死了。

不管怎樣,這件事也算告一段落。

其他參與這次事件的人可不知道宗慎的事兒。

“運出去,埋了吧。”

沉默了許久,艾拉揮了揮手。

看樣子她在倫塔克斯巨城中的精靈之眼裡還是很有地位的。

薩洛揚點點頭。

抽取身側的短劍劃開了捆住巴莫戈的麻繩。

單臂兜住他的屍體,走出了石室中。

原地隻剩下了艾拉一個人。

她拿起偽裝假麵,慢慢地摩挲著。

“我覺得有必要去一趟。”

“若是兩個訊息都是他提供的。”

“那麼的他的目的就值得深究了!”

“此外,這些大規模出現在荒野的奇怪聚居點也確實存在很有疑點!”

艾拉輕聲自語道,似乎下定了某種決心,起身也離開了石室!

……

倫塔克斯巨城,中心城區,蘭開斯特侯爵城堡。

在莊園城堡中的頂層的書房裡,亨利·蘭開斯特侯爵正在書房的露台上眺望著整座巨城。

城堡外是綠草如茵的草地,還有種植著奇異花果的園林。

隻有侯爵大人,才能夠在寸土寸金的巨城中擁有如此豪橫的莊園。

這處莊園就像是巨城中心的一顆明珠,又像是巨城的眼睛。

因此又被稱為巨城之眼。

外圍矗立著高聳的城樓和堅固的塔樓。

一隊隊高階精銳戰士往複巡遊著。

城堡的頂端還有一座五階偵測塔,對於巨城之眼的範圍進行檢測。

巨城之眼外就是所謂的第一圈層,那裡居住著其他大貴族。

圈層之外同樣有一圈高聳的城樓防線。

繼續向外則是第二圈層,那裡居住的大多是小貴族和頂級大商人,還一部分是內城衛戍部隊的營區。

向外同樣有一圈城樓防線。

至於第三、第四圈層就比較鬆散了。

這兩個圈層的麵積最大。

甚至第三圈層還會逐漸向外擴張,相容一部分第四圈層。

在這樣的情況,第四圈層的城區也逐年向外遞增。

將原本設置在外圍的一些堡壘都給併入其中。

對於亨利·蘭開斯特侯爵而言,這便是一座城市在成長!

城市外圍也在不斷地興建防禦圈。

主要以堅固的戰鬥堡壘群,散佈連接整個外圍。

戰鬥堡壘之間的空地上同樣歸屬於那些農牧場主。

期間開辟出小直道,以供巡邏部隊進行定點巡邏。

事實上,有心人想要從外邊潛入城內也並不容易。

第四圈層擴張的速度極快,原有的那些戰鬥堡壘和偵測塔都被併入城區內,並冇有被荒廢,這些戰鬥堡壘形成了散佈的防禦圈。

就算潛入第四、第三圈層也冇有啥用。

想要進入第二第一圈層纔是真正的困難。

除非跟著貴族老爺混進去。

每一道關隘旁都有三階乃至四階的偵測塔。

至於巨城之眼,也就是侯爵城堡所在之處更是戒備森嚴。

五階的偵測塔分分鐘教做人。

整個倫塔特斯巨城就這樣外鬆內緊的局麵。

之所有冇有在整個外圍修築城牆,主要是考慮到工程量和城市擴張的問題。

幾千年前的倫塔特斯巨城其實就隻有第一圈層那麼大。

經過了不斷的擴大,修建、再擴大、再修建,纔有瞭如今的局麵。

直到第四圈層城區形成,想要修建城樓就成了個大工程。

可以說,那幾個圈層就像是城市的年輪一樣,見證了城市的發展。

蘭開斯特侯爵安靜地眺望著巨城的輪廓,心中浮想聯翩。

許久之後,一位身子窈窕,穿著華服裙裝的少女捧著一件紅色的鬥篷走到了他身後,為他輕輕披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