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遊戲 >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 第五百九十七章:毒沼混戰【求訂閱】【5K】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第五百九十七章:毒沼混戰【求訂閱】【5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幾乎所有參與的領主都帶來了壓箱底的高階戰士。

所以這一支隊伍的實際戰鬥力也不可小覷。

當他們服下藥劑,進入毒霧沼澤之後,立刻就受到了周圍所有領主們的關注。

毒霧沼澤一直是區域南部的一塊神秘險地。

在孤身一人或是小隊行動的情況下,領主們都不敢貿然深入其中。

而這一次的情況和之前截然不同,兩百多位領主抱團之後所能發揮出的實力絕對是不可小覷的。

領主抱團的力量逐漸開始顯現了出來。

這也是為什麼宗慎的實力已經如此強大了,還得小心地防備受到其他領主的覬覦,尤其是礦洞,簡直是讓他牽腸掛肚。

真要是礦洞暴露,遇到了領主抱團來襲,對於宗慎來說也是不小的麻煩。

畢竟礦洞不像領地這樣擁有數以百計的防禦箭塔,甚至還有殘缺的奇觀坐鎮。

宗慎的領地已經形成了初步的防禦體係。

從各階各類的防禦箭塔到具有反潛行能力的哨塔、魔能巡查犬。

再到能夠撐起大範圍護盾的【赤金壁壘之柱(金色)】以及大範圍殺傷能力的【雷域奇觀(殘缺)】,這樣多位一體的全麵防禦陣勢。

為了建設領地的防禦建築,他也花費了大量的心血。

所以他並不擔心領主們抱團攻擊領地。

彆說是領主們了,就算是原住民勢力想要攻打他的領地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他無法把同等的心血傾注在礦洞的防禦上。

本著堵不如疏的原則,能把礦洞藏好那是最好的結果。

至少得拖延出幾個月的時間,讓他能夠發展起來。

這其中,宗慎最顧慮的也是領主的抱團問題。

在如今,區域內的【軍團】勢力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

除了【指引者軍團】在內的幾個大軍團之外,大部分軍團的規模都很小。

隻是幾人乃至十幾人。

能夠促使領主們自發抱團的事情,除了必須要共同麵對的大危機之外,就隻有某些巨大的利益了。

區域內的礦洞一旦暴露,顯然就是一個具有莫大吸引力的因素。

現在宗慎的礦洞倒是冇有暴露,反而是南部的毒沼先讓領主們抱團了起來。

這兩百多位領主加上一千七八百位戰士也有兩千來號人。

不過終究隻是鬆散的合作而已,缺少了指揮者和主心骨。

無法將各類各階的戰士進行統籌,組成戰士小隊甚至是中隊。

所有領主基本都是各帶各的兵。

其中也混雜了一些小團體。

基本上都是三五個人。

這些人都是之前就認識的。

最近的幾次大規模挑戰活動不僅調動了領主們的積極性。

也促進了領主之間進行社交活動。

大部分領主或多或少都認識了一些“朋友”。

這樣的“朋友”關係不一定有多牢固,但卻足夠維持淺薄的社交關係了。

如今隊伍裡的小團體就是從這樣淺薄的關係延展而來的。

這裡頭規模最大的小團體由十六七位領主組成。

帶頭的是一位長著絡腮鬍的中年黃種人領主。

看起來年紀應該有三十多歲,可以說是擦著第一批降臨標準的領主。

他在小團體中具有很高的威望。

周圍的那十幾位領主幾乎都圍繞在他的身旁。

其中有黑人也有白人。

在無儘大陸中,不同的膚色、不同髮色、不同的人種特征變得不再重要。

尤其是在所有領主都默認掌握了大陸通用語的情況下更是如此。

語言的枷鎖被打破之後,領主之間就能進行無障礙的交流。

當然,除了語言之外,還有生活習慣、文化傳統等區彆,這些隻能交給時間來解決了。

此時此刻,這群人分散在兩百米的寬度上朝著毒霧沼澤進發。

除了淩亂的踏地聲之外就是各種的竊竊私語。

大家都在私下議論著。

這個小團體中,一位年輕的厚唇黑人領主最先按捺不住,走到絡腮鬍領主的身旁,他頭髮呈現自然捲,手中抓著一把長度在一米二的大彎刀。

“張,你說沼澤裡真的有寶物嗎?”

“不會是號召者在騙我們吧?”

“為了購買抗毒藥劑,我花掉了許多的資源。”

“要是毒沼裡冇有寶物的話,光是那些小炎魔可不夠我們分的。”

“我們這些人可都是衝著你來的。”

黑人領主有些擔憂地小聲問道。

隻見那位絡腮鬍領主咧嘴一笑,豪邁地伸手摟住了黑人領主的肩膀。

“放心吧木托托,咱老張可不騙人。”

“我已經觀察毒霧沼澤很久了。”

“前些日子也曾冒險深入過,除了沼澤之外,這裡有遺蹟廢墟存在。”

“不過裡麵也有很厲害的怪物。”

絡腮鬍領主湊在他的耳邊說道。

“很厲害的怪物?”

“是那些大鱷魚嗎?”

黑人領主被勾起了好奇心,連忙追問道。

自稱老張的絡腮鬍領主搖搖頭,表情變得嚴肅了一些,輕輕地搖搖頭。

“不,那些怪物的下身像是蜥蜴,上身又像人類。”

“一會兒我們應該就會遇到了。”

“我們就待在隊伍的中間,不要亂跑,也不要衝到前邊去。”

老張低聲地告誡道。

黑人領主似乎對老張十分信服,連忙點點頭。

說完之後,老張就不再言語,反手取出了一把長槍,跟隨著大部隊前進。

整支隊伍拉成的兩百米的橫列前端很快進入了毒沼之中。

他們就像是一小塊斑點,逐漸地被淡綠色的毒霧給吞噬。

消失在外邊領主的視線中。

進入毒沼區之後,麵前的景物又變得不同了,能見度要比他們想象得更高。

這就說明瞭籠罩整片沼澤的毒霧主要是為了掩人耳目。

遮擋來自外部的窺視。

沼澤內遍地泥濘,地麵潮濕、土壤黝黑散發著酸腐的氣味。

大家都不敢儘情地呼吸,雖然毒霧不再影響內部的視野。

但是它依然無處不在。

因為他們每一次的呼吸都能感覺到咽喉的刺痛。

甚至還出現了微弱的眩暈感。

為了節約開支,絕大多數領主購買的都是三階的抗毒藥劑。

根據一些進入過沼澤外圍的“狗大膽”領主所說,其中的毒霧正好是三階。

可事實上三階抗毒藥劑依然有些壓不住毒性。

但是大家都已經進來了,自然冇有這麼輕易就離開的道理。

於是所有人都主動降低了呼吸頻率,這樣能夠降低毒霧對身體造成的負麵影響,彆說是這麼兩千多號人了,就算是兩千多頭牛馬同時呼吸都能攪動氣流,此時,上方的淡綠色霧團就在緩緩湧動。

毒沼內一片寂靜,隻有汩汩的清淺水流聲傳來。

一些領主派出了麾下的狼騎兵和暗夜女獵手充當斥候。

在泥沼地形中,無論是草原狼還是黑豹都比普通的馬匹更加靈活。

大部隊正緩緩地移動著,每個人都用警惕的眼神打量著周圍。

地麵泥濘難行,停留的稍久一些雙腿就會緩緩下陷。

很快,他們就看到了外界傳聞的遺蹟廢墟。

——一排排參差不齊的殘垣斷壁矗立在地麵上。

表麵早已附著上了一層厚厚的泥垢,生長著墨綠色的苔蘚。

看到廢墟之後,眾人的心中頓時大喜,彷彿看到了尋寶的希望。

每隔一段距離領主們還能在沼澤內發現一頭小炎魔。

大部隊就這樣深入沼澤五六百米遠。

直到先行派出的狼騎兵和女獵手斥候遭到攻擊,派遣出斥候的那幾位領主看到了相應的提示之後向大家通報,這才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可惜,如此龐大的隊伍卻冇有一個統一的指揮者。

各自為戰的局麵幾乎已成定局。

就連遇襲訊息的傳遞都無比地混亂。

前排那些率先得知訊息的領主往後退去。

中間那些領主進退不得。

最後邊的領主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有人呐喊,有人發送私聊,還有人直接發到了【區域頻道】裡。

等到後排的領主反應過來的時候,前方已經遭遇到了攻擊。

他們前方的霧靄變得凝實至極,就像是一道霧牆迅速地向著眾人壓來。

誰也不知道霧牆的後邊究竟藏著什麼東西。

“咻咻咻!”

很快霧牆就接近到百米範圍之內。

伴隨著破風聲,足有上百支的弩矢從霧牆裡激射出來。

緊接著就是數十枚血紅色的魔法彈。

這些攻擊整齊劃一,顯然是有備而來。

厚重的霧靄被氣流的軌跡盪出了一些縫隙。

從這些縫隙裡,露出了一個個遍佈紅鱗的身影…

這些遠程攻擊很快就命中了前排。

橫列兩百米長的大部隊就像是一塊方形的活靶子。

“噗噗噗!”

“嘭!”

“轟!”

“呃啊!”

弩矢穿透戰甲的脆響、入肉的悶響,以及魔法彈炸開後的轟鳴,在前排響徹。

伴隨著這些聲音的,還有淒厲的慘叫和痛呼。

人類最大的恐懼來自未知。

淡綠色的毒霧牆阻礙了他們的視野,讓他們無法判斷敵人是誰、數量又有多少!

大部隊中開始出現了稀稀拉拉的遠程反擊。

或是箭矢或是魔法。

隻可惜因為缺乏統一指揮的緣故,這些遠程攻擊難成氣候。

大部分領主勉強還能保持鎮定。

畢竟也降臨過來將近一個月了,曆次的挑戰和諸多的戰鬥多少也讓他們具備了一些麵對危機的膽氣。

不過依然有一小部分膽小的領主竟然試圖後退準備逃之夭夭。

抱團能夠讓領主們實現戰力的升格。

但是在缺乏指揮和作戰紀律的情況下,極為容易產生潰敗。

尤其是隊伍中一旦出現了逃跑者的時候。

這些逃跑者會讓隊伍變得混亂,好不容易凝聚的戰意也會迅速消失。

就在隊伍逐漸混亂的時候,後方也出現了情況。

那些淡綠色的霧靄就像是神秘的幽靈。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後方也出現了厚重的毒霧牆!

伴隨著毒霧牆而來的是一支支代表著死亡的投矛。

隊伍後方又是一陣雞飛狗跳!

所有領主都知道,他們包圍了!

由於霧牆對視野的阻礙,他們無法迅速地觀察到敵人的蹤跡和數量。

但在退路消失之後,大家的戰意反而被激發了起來。

向前有敵人,向後還有敵人!

前後皆無路,隻有拚死一戰了。

於是領主們自發地分為了兩撥,分彆向著前後霧牆發起了攻擊。

各種弓弩手和法爺們率先發威。

箭矢、弩矢和魔法彈激射而出,聲勢要比霧牆內的攻擊更浩大。

正所謂亂拳打死老師傅就是這個道理。

人數優勢在這裡,當所有人都開始放手一搏的時候,彙集起來的攻擊強度也是很可怕的。

不過在霧牆一直在推進當中。

直到眾人發起有效的反擊時,前後霧牆都接近到了三十米範圍內。

這個時候,一些三階法爺開始發威。

三階群攻魔法紛紛施展出來。

毒霧沼澤內頓時異象叢生。

天空中浮現紅色的魔法陣,火雨魔法洗禮著大地。

數十道青色的弧形風刃橫掃而出。

大地震顫,地麵或是隆起或是凹陷。

一根根藤蔓野蠻生長,就像是一支支觸手插進了霧牆裡。

渾濁的水浪化作浪潮沖刷而去!

這些都是各係法爺的傑作。

在這種環境下,又以火係魔法的效果最為出眾。

無論是火球、火雨還是火龍捲,都能將毒霧給蒸騰掉。

這些火係魔法刮刀,輕而易舉地就能將霧牆給切下一塊。

一大片傷害數值密密麻麻地冒了出來。

魔法洗禮之後,那些近戰士兵、狼騎兵、女獵手們就發起了突擊。

與此同時,霧牆內的那些紅鱗狗頭人戰士也舉著骨盾或是藤木盾發起了衝鋒。

“嘰嘰嘰!”

這些紅鱗狗頭人嘰嘰亂叫著快速移動。

手中的簡陋的自製盾牌上都插上了一兩支箭矢,還有魔法彈炸開後留下的裂紋,有不少狗頭人戰士的身體上都插著一兩支箭矢。

不過它們體外的紅色鱗片十分堅韌,箭矢插入不深,基本都不影響行動。

這些紅鱗狗頭人戰士要比一般的地穴狗頭人更加高大,也要更加強壯。

它們頭角崢嶸,身後還有一條帶著尖刺的尾巴。

雖然叫作狗頭人,可是它們卻不像狗。

反而有幾分龍類生物的凶威。

前方三百多頭紅鱗狗頭人戰士直接發起了衝鋒。

在它們身後的霧氣中,那些紅鱗狗頭弩手和紅鱗狗頭人先知紛紛將趴在地上,減少受擊的同時,進行著快速地還擊著。

敵我數量懸殊,遠程力量的角逐就變得極為重要。

在這樣的情況下,那些紅鱗狗頭人戰士都做好了必死的準備。

它們每多為後方爭取到一分鐘的時間,劣勢也將縮小一分。

在紅鱗狗頭人戰士發起突擊的時候,後方的鬣蜴人戰士也發起了衝鋒。

這些傢夥就像是一隻隻大蜥蜴,爬行速度極快。

剛纔投射來的戰矛也是它們的傑作。

現在它們的手中還抓著一支戰矛,雙手抓握著對準前方。

加上那快速爬動的下肢,泥沼都無法阻止它們的行動。

就這麼端著戰矛對著後方的領主們衝了過去。

在這些鬣蜴人的後方,還有一兩百隻的泥沼鱷緊隨其後地爬動著。

一場激烈的戰鬥就此展開!

沼澤內的動靜也引起了外邊圍觀的領主們的注意力。

即便站在毒霧沼澤外數百米的地方也能聽到從中傳來的呼喝聲、慘叫聲。

以及能夠掀起氣浪的爆炸聲。

籠罩在罩著外邊的淡綠色毒霧都劇烈地湧動了起來

外邊的【區域頻道】裡得知了遇襲的訊息。

一時之間議論紛紛。

卻無人再敢深入其中。

在利益之上的潛規則下,大家都本著“乾架你上,吃肉我來”的原則。

隻有腦子打鐵的人纔會在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進去插一腿。

這要是運氣不好,隻怕是一進去就涼涼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江怡帶著一個小隊的戰士趕到了毒沼外圍。

她讓其他小隊去剿殺小炎魔,特意留下一支小隊陪她盯梢。

毒霧沼澤內的動靜讓她有些擔心。

除了宗慎之外,冇有人比她更瞭解內部的情況下。

但是她能做的並不多,除了時常打開【區域頻道】看看毒沼內領主發出的訊息之外,就是待在外邊觀望了。

戰鬥持續的時間比她想象的還要久。

大半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從中傳來的聲勢變小了一些,而且明顯漸行漸遠。

這說明領主們竟然逐漸打入了內部。

期間也有數十位提前準備了抗毒藥劑卻冇有抱團的心機領主進入到毒霧沼澤內,卻再也冇有出來。

江怡精神緊張的捏住了通訊水晶。

準備等到那些領主推進到沼地深處,或是戰鬥的聲勢消失的時候,再向宗慎進行彙報。

戰鬥又持續了半個小時,開始陸陸續續有數十位領主帶著殘兵敗將退了出來。

這些領主們身形搖晃的剛離開毒霧範圍,就立刻被圍觀的領主們給圍了起來。

外邊圍觀的一些領主想要對他們趁火打劫。

但是更多的領主卻更關心毒霧沼澤內部的戰況。

他們甚至主動為這些離開毒沼的領主提供了能夠恢複狀態的藥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