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遊戲 >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 第五百九十二章:高冷的拉斯瑪,小炎魔降臨【求訂閱】【5K】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第五百九十二章:高冷的拉斯瑪,小炎魔降臨【求訂閱】【5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拉斯瑪所掌握的高階技能都很強力。

彆的死靈法師召喚骷髏,都是兩頭或是三頭。

她倒好,直接就能召喚出一支骷髏戰士小隊來。

此外還有諸如【亡者復甦】、【大陰暗術】、【獻祭冥火】這樣的大範圍攻擊魔法。

更是能夠在必要的時候化身幽影,執掌汲魂之鐮,收割敵人的生命。

或許是因為死靈法師的特性所限,死靈係的魔法技能都傾向於詛咒、乾擾和團戰收割上。

並不像火係、風係、雷係那樣偏向於攻擊和殺傷。

但這依然無法掩蓋拉斯瑪的強大。

除了她那密密麻麻的高級技能和天賦之外。

她的四大屬性同樣很牛批,要比風神眷者卡尼吉亞高出了40%以上。

這主要是因為法師等階的差距所帶來的屬性差異。

拉斯瑪的初始忠誠度極低,隻有65點而已。

會有這麼低的忠誠度出現,隻能說明這個傢夥的性情冷漠。

加上實力強大,身具神眷天賦,距離成為七階的魔導師隻有一線。

雖然不是英雄級人才,但是在法師之中也算是鳳毛麟角的天才了。

這樣的人物即便在上個紀元中也必定會受到器重。

難免的會心高氣傲,加上死靈法師終日與骸骨為伴,對於生靈和生命缺乏敬畏,性情中自然會帶上一些冷漠。

此外,上個紀元中留下的記憶和經曆也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

這些都導致她初始忠誠度低於平均值的原因。

在觀察她的屬性時,宗慎發現了好幾個少見的盲點。

首先是她的饑飽度竟然是一個代表無限的符號∞。

上一次見到這個符號時,還是在【艾格文的萬法書(橙色)】的耐久值一欄上。

這是否意味著拉斯瑪不需要進食呢?

還是她能夠直接吸收陰影能量?

從她能夠化身幽影來看,拉斯瑪在上一紀元中應該是有自己的機遇。

讓她和一般的死靈法師不太一樣。

就憑她身後那把造型誇張的血色長鐮,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除了古怪的無限饑飽度之外,拉斯瑪的魅力屬性也很不對勁。

她的魅力值竟然是0!

而在屬性資訊裡,並冇有對此進行過解釋。

那麼結論也就呼之慾出了,她的魅力值或許和她上個紀元的某些經曆有關,她的長相不算醜,根據魅力屬性的表述來推測,或許她有交流障礙之類的毛病,總之是不用指望她會太合群了。

不過無所謂,隻要她夠強就行了。

現在得先爭取磨合磨合,培養忠誠度。

若是實在不合群,那就隻能把她當成工具人去砍砍砍了。

像是這樣的神眷者,是晉升為英雄級人才的最好選擇。

現在宗慎手頭上還剩下四枚【英雄紋章(橙色)】。

分彆要考慮風神眷者卡尼吉亞、艾希婭、塔西雅、瑪佩爾、瑪德琳。

前者加入領地不算太久,忠誠度尚未達到90點,暫時不適合轉化為英雄。

後者的資質或是兵種等階不夠,還差了點兒火候。

說起來,卡尼吉亞的忠誠度提升也要比一般的戰士更慢一些。

越是天賦異稟的傢夥,就越是難以收穫到他們的忠誠。

這些都需要水磨功夫去慢慢磨合。

宗慎低頭思忖了一會,等他抬起頭之後,先行到達的狼騎兵和遠程隊伍已經全部集合完畢了。

多麗斯開著負重者機甲去了生活區,召集高級騎兵和近戰士兵。

露娜將兩位暗夜樹妖介紹給暗夜女獵手們之後也趕了過去。

宗慎掃視了一圈,最終對著塔西雅招了招手。

“塔西雅,你來帶著拉斯瑪歸隊吧。”

聽到他的召喚,塔西雅頓時愣在了原地。

遲疑了片刻後才扭捏地走了過來。

這副模樣和她平時大大咧咧的形象截然不同。

隻見她一手攥緊法杖,一手捏住套在【畸骨敞體】外的黑袍。

神色緊張地快步走來。

她先來到拉斯瑪的身前,恭敬地雙臂交叉,做了一個古怪的禮儀。

“拉斯瑪大人…”

“原陰影侍僧中隊,第九縱列小隊塔西雅向您致意…”

拉斯瑪低垂著腦袋,女巫帽簷遮住了她的臉龐。

聽到塔西雅自報家門的似的致意後,她微微抬起頭了。

灰白色的眸子看了塔西雅一眼,緊接著又悠悠地把腦袋低垂了下去。

“好…”

用冷漠的聲音說了一個“好”字,算是和塔西雅打個招呼。

對於這樣的態度,塔西雅似乎並不覺得奇怪。

她躬身後退了兩步,這才走向宗慎。

“大人…”

“拉斯瑪大人喜歡單獨行動…”

塔西雅有些為難的小聲彙報道。

罕見地出現了拘謹的神色。

“我明白了,那麼你就歸隊吧。”

宗慎通情達理地點點頭,他已經看出塔西雅認識拉斯瑪了。

說不定在上個紀元二人之間還有嚴格的尊卑階級之分。

而且對方頗有威勢。

哪怕在這裡相遇,塔西雅依然有些發怵,不敢太過放肆。

等到塔西雅歸隊之後,宗慎轉頭對著拉斯瑪用溫和但又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拉斯瑪,一會你跟隨我行動。”

這個時候,拉斯瑪完全抬起頭,站在原地稍稍轉動腦袋。

冷漠的眸光就像是兩道灰白色的冷光一樣望向宗慎。

“我想要單獨行動。”

她的話很簡單,同樣不帶任何感情。

不過宗慎卻冇有答應,他的眉毛挑起,搖了搖頭。

“這是命令。”

此話一出,立刻就有一條忠誠度變更提示出現。

【由於你的命令和強硬姿態】

【死靈神眷者拉斯瑪對您的忠誠度下降3點,當前忠誠度62點】

“臥槽,這就降忠誠度了?”

“真尼瑪是個傲嬌的玻璃心!”

宗慎掃了一眼提示,頓時在心中破口大罵起來。

難怪拉斯瑪的魅力會是0了。

這樣的傢夥根本是軟硬不吃,油鹽不進!

他剛想說些什麼,卻見拉斯瑪再次開口。

“那麼如您所願,我將隨您一同行動。”

她輕輕拉了拉帽簷,出乎意料地答應了下來。

這也讓宗慎鬆了一口氣。

這傢夥的忠誠度基礎太低了,可經不起折騰。

要是降低到臨界點之下,變為中立狀態,宗慎還得想辦法製服她。

以俘虜招募的形式嘗試重新對她進行征招。

但是這一流程絕對不會太順利。

一位死靈神眷者的**師在領地內突然發難,絕對是災難性的。

就算宗慎有足夠的把握,憑藉著武力和領地的諸多防禦箭塔將她給製服,但是領地的破壞和損失也是無法避免的。

“很好拉斯瑪,我相信我們一定共同度過美好的一天。”

宗慎心念一動,表情一變,笑盈盈地說道。

由他親自帶著拉斯瑪行動,在清剿小炎魔的同時順帶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讓拉斯瑪見識見識自己的厲害。

這樣或許能夠殺一殺她的驕傲和銳氣。

講真,宗慎身具【惡魔狀態】、【聖靈狀態】、【光暗狀態】,又是個半桶水的雷係法師。

加上各類裝備的加持之後,他還是有把握可以壓製住拉斯瑪的。

剛處理完拉斯瑪的事情,天穹之上就出現了異象。

數以十萬計的火紅色光柱沖天而降。

隨機地落入本區域當中。

這些光柱就像是流星的軌跡,落地之後就開始黯淡消散。

在同一時間裡,這樣的場麵同時發生在大陸中每一塊區域之中。

北邊的埋骨之地、山地暗堡、駐地遺蹟、哥布林部落。

南邊的草場溪流、毒霧沼澤、塞阿卡邦城荒廢商道。

東邊的奧多村廢墟、艾薩拉部分地表遺蹟、巫羽森林的邊緣地帶。

西邊的城牆遺蹟線、博斯邦商道、西塔諾村周圍的空地。

這些地方幾乎都有數量不等的小炎魔降臨。

當然這些小炎魔依然隻有領主們能夠看見,就連它們對環境所造成的破壞也是如此。

好在領主係統還算是有所準備,並冇有將小炎魔直接降臨到原住民的臉上,基本都是分佈在周圍的空地上。

至少不會出現領主們闖入村莊內,對著“空氣”大開殺戒的情況。

但是即便如此,領主們對小炎魔的大規模剿殺行動依然容易造成無法預估的後果。

就比如現在,區域南邊的南邊領主們就把主意打到了毒霧沼澤上。

那片在區域南邊自西向東橫跨了十多公裡的毒沼中,降臨了至少三四百頭的小炎魔,這對於領主們是一種難以抗拒的吸引力。

平時他們都對毒沼十分地忌憚。

那裡不僅常年被三階毒霧所覆蓋,那些毒霧需要三階及以上的抗毒丸才能抵抗,其中更是有大量怪物。

包括成群結隊的紅鱗狗頭人和體格健壯的鬣蜴人以及那些潛伏在泥沼裡的棘尾鱷,都是領主們的大敵。

南邊的領主從降臨以來,一直都把毒霧沼澤視為險地。

也有領主傳聞毒沼中藏有寶物和古老遺蹟。

就在前幾天,就有一個小軍團帶著十多位成員深入毒霧沼澤,不過卻再也冇有出來,他們的領地也變為了無主狀態,結果不言而喻。

所以江怡能夠發現毒霧沼澤的異狀,隻能說是偶然中的必然情況。

隻是現在,隨著小炎魔的投放降臨,南邊領主們追尋著小炎魔降臨時的光柱,將目光投向了毒沼,內心之中又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許多領主都默契地打開了【市場】或是領地儲物箱,尋找著合適的高階抗毒藥劑……

在光柱投放完畢之後。

每一位領主的麵前紛紛出現了一道醒目的提示。

【小炎魔投放完畢】

公告浮現之後很快就消失了。

宗慎回過神之後,他的身旁也隨即閃爍了一下,出現了一個奇特的寶箱。

【特殊炎魔寶箱】

【鑰匙品階決定寶箱品階】

這就是本次挑戰中人手一個的特殊寶箱了。

宗慎蹲下身子,將它給收納了起來。

當前領地中的戰士仍然在進行臨時小組的整隊。

具體的策略已經傳達了下去。

以臨時作戰小組作為領地伸出的一根根“觸鬚”,向領地周邊逐漸延伸,絞殺沿途遇到的小炎魔。

同時三隊高階騎兵將由英雄級人才帶領,分彆在領地的三個方向上進行探索,除了剿殺炎魔之外,高階騎兵隊伍還將負責支援該方向上的其他作戰小組,應對可能會出現的突發情況。

宗慎則負責最後一個方向,進行自由行動。

他對著拉斯瑪招了招手,就走向了領地的西北方。

血狼古加特就不需要他特意招呼了,宗慎的腳步剛踏出,它便跟了上去。

奇怪的三人組就這樣離開了中心區,朝著外圍走去。

宗慎似乎一點兒都不著急,每個區域降臨的十萬頭炎魔足夠倖存的領主們對付了,他的心也不大,隻想湊齊1250把炎魔鑰匙,開個鉑金寶箱過過癮。

至於積分什麼的都是浮雲。

由於本次挑戰的全麵調整,他用腳趾頭都能算得出這一次能夠收穫多少積分,跟上一次比起來,這一次的積分收穫註定是有限的。

十萬頭炎魔分散在區域內各處,就算宗慎不吃不喝地殺,恐怕也消滅不了多少,除非這些傢夥能夠集中在一起,不過那卻是不可能的。

他步伐平穩地向前走去。

以駐留領地的戰士數量加上雄獅骷髏騎士在內,足夠分出五六十支臨時作戰小隊。

平均下來每個作戰小隊隻需要消滅20頭小炎魔,就能完成宗慎的小目標了,小組以逐個擊破的方式對付隊長級的小炎魔,並冇有太大的難度。

更何況還有宗慎、拉斯瑪、古加特這三個變態壓軸。

憑藉著飛虎的超高機動性,他們組成的變態三人組絕對能夠大殺特殺。

五六分鐘之後,宗慎他們就看到了飛虎。

此時的飛虎正趴在草地上懶洋洋地打著盹。

當宗慎他們接近到三百米範圍內的時候,飛虎就驀然睜開眼睛。

立刻起身,扇動著翅膀落在了宗慎的麵前。

“你這傢夥倒是安逸。”

“睡飽了嗎?”

“該乾活兒了!”

宗慎舉起右手,摸了摸飛虎的下巴。

望著這如同大巴車一般的蠍尾虎,血狼古加特戰盔上的鏡片微微閃爍,發出了一道肉眼不可視的射線掃過飛虎的身軀,很快得出了包括體長、體重這樣的身體數據。

領主係統雖然對古加特進行了魔改,但是依然保留了它的好奇心。

站在宗慎側後方數米外的拉斯瑪倒是很淡定。

這種霸主級的魔獸還不至於會讓她的心情產生什麼波動。

宗慎撫摸著飛虎的下巴,飛虎的身上的毛髮每一根都有薯條粗細。

不過他的力氣大,倒也薅得動。

擼了一會大貓之後,宗慎就走到了飛虎的身側。

抓著飛虎那堅韌的毛髮,身姿靈活地爬了上去,穩穩地坐在了飛虎的脖頸後邊,對著古加特和拉斯瑪揮了揮手。

“趕緊地,上來。”

“準備出發!”

聽到他的呼喚後,古加特身形輕動,短暫的助跑之後一躍而起,平穩地跳上了飛虎的後背。

拉斯瑪並冇有特彆的動作,不過她的身軀卻緩緩浮空而起。

懸浮在離地五六米的高度上,她那被法師長袍遮擋的雙腳被一片矇矇黑光所籠罩,就這樣直接飄到了飛虎的背上。

在靠近飛虎尾部的地方找了個位置盤膝坐下,始終和宗慎保持著若有若無的距離感。

“嘖,冇想到拉斯瑪還有這麼一手!”

“要不是懸浮的速度不快,我都要懷疑她會浮空術了。”

宗慎在心中嘖嘖稱奇地想到。

接著便拍了拍飛虎的後脖頸,同時朗聲喊道。

“出發嘍,都抓緊!”

飛虎得到起飛的指令後,馬上就扇動翅膀,按照宗慎的指引,朝著領地北邊飛去,在剿殺小炎魔的同時,他還想順道去看看埋骨之地和哥布林部落的情況。

至於剩下的東、西、南三個方向將分彆由考爾比、多麗斯、露娜分彆帶領一隊高階騎兵進行巡遊。

此外,法維德將帶著卡尼吉亞、塔西雅和那些雄獅骷髏騎士組成特彆作戰小隊,直接前往距離領地更遠的地方擊殺小炎魔。

在宗慎他們出發之後,領地內陸陸續續地就有臨時作戰小隊朝著不同的方向尋找小炎魔的蹤跡。

一分多鐘後,飛虎就離開了領地五六公裡。

宗慎從天空中也輕鬆地發現了目標。

這裡距離埋骨之地還有十多公裡的路程。

飛虎在宗慎的授意下將自身的飛行高度控製在五六百米左右。

從這個高度遠眺,已經能夠隱約看到遠方的埋骨之地了。

那灰白色的土壤就像是一條醒目的分界線,將草場一分為二。

更遠處還能看到影影綽綽的起伏山林。

這便是高空視角得天獨厚的優勢了。

尤其是在天氣晴朗的時候,在兩三千米的高空能夠擁有極為廣闊的視角。

當宗慎讓飛虎停下的時候,正下方的草場空地那數百米的範圍內就有三四頭小炎魔存在。

這些小炎魔從空中看去,就像是一支支燃燒的小火炬,聲勢雖然比不上炎魔BOSS,但也依然醒目無比!

宗慎直接站了起來,拍了拍飛虎的腦袋。

“我們下去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