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遊戲 >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 第五百一十五章:副軍團長亞爾維斯,激流部族的反應【求訂閱】【5K】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第五百一十五章:副軍團長亞爾維斯,激流部族的反應【求訂閱】【5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隨著一道道黑影衝出了通道。

貝索斯男爵舉起了十字架吊墜。

那聖潔的光雨再次凝聚起來,滴落在地麵上。

這些光雨散發著聖潔的光芒,將地窟遺蹟照的通明。

在這樣的情況下,骷髏騎士魚貫而出。

光雨的對亡靈的剋製依然強勢。

率先衝出的幾位骷髏騎士受到了強力的壓製。

聖光與亡靈死氣相碰,互相泯滅消失。

在一聲聲的獅子咆哮聲中,它們也啟用了雄獅意誌。

使用護盾對聖光之雨進行抵擋。

現場出現了非常很明顯的僵持情況。

不過這一次出現的骷髏騎士數量也要明顯更多。

從通道深處足足跑出了大約二十多位的骷髏騎士。

其中大約有三分之一的數量是金獅骷髏騎士。

居中的是一位手持盾劍的骷髏騎士。

他也穿著金甲,不過看武器配置與其他骷髏騎士明顯不同。

除此之外它頭頂的戰盔款式也不一樣,上方插著幾根鮮紅的翎羽。

哪怕是歲月的侵蝕也無法讓這些翎羽褪色腐朽。

它手中的盾牌上有雄獅咆哮的徽記。

顯得相對完整,冇有受到太多的損壞。

這頭骷髏騎士一出現,感受到了聖光之雨後就舉起了盾牌。

一頭金色雄獅虛影浮現而出,發出了震天的咆哮。

這一聲咆哮絕對是聲勢驚人,地窟竟然出現了顫動。

一道金色的光罩蔓延出去,覆蓋在每一位的骷髏騎士身上。

那些聖光之雨落在金色護罩上冇有早點半點傷害。

這個情況說明瞭一點,那就是這個光罩並不帶有死靈屬性。

應該是一種單純的防護光罩。

有了光罩的遮擋後,雄獅骷髏騎士再次恢複了行動。

不過這一次它們的攻擊意圖變得很低。

所有的骷髏騎士全都以那個戰盔上有紅色翎羽的傢夥唯首是瞻。

它們全都矗立在原地,似乎在等待紅翎頭盔做出最終的決定。

貝索斯男爵見狀,頓時神情一冷,索性將十字架吊墜給收了起來。

“不太對勁。”

“這次出現的骷髏騎士裡好像有個大傢夥。”

宗慎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太對勁的地方。

那位持盾劍的金色骷髏騎士絕對是一個厲害傢夥。

他的目光也因此停留在了那傢夥的身上。

【雄獅骷髏騎士·亞爾維斯lv50(???)】

【???】

【???】

好傢夥!

全都是問號!

也就是說這個紅毛戰盔的傢夥至少也是理查德森那種等階的。

而且等級很高。

能夠讓屬性呈現問號,它的等級至少也在50級以上。

不會是副軍團長吧?

宗慎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理查德森作為軍團長帶領大部隊前往艾薩拉戰場剛正麵。

這個名為亞爾維斯的傢夥則駐守在駐地這裡。

就在這個時候,亞爾維斯突然發出乾澀的骨骼摩擦聲。

“哢哢…”

這個聲音就像是一道命令。

所有的雄獅骷髏騎士統一調轉方向。

頂著金光護罩跑出了通道。

它們竟然乾脆利落的選擇了集體出逃。

貝索斯男爵:……

宗慎:……

天地良心,這一次骷髏騎士的逃跑和宗某人可冇有一毛錢關係。

“瑞絲!!!!”

“帶我閃現!!”

宗慎看著骷髏騎士狂奔而出,進入了通往地麵的通道後。

連忙喊上了中級空間法師,瑞絲·尤利塞斯。

讓她使用閃現,帶著宗慎前往陷坑旁。

聽到他的呼喊,站在不遠的瑞絲·尤利塞斯很快就有了相應。

藍光一閃後直接出現在了宗慎的身旁。

接著用自己枯槁的手搭住了他的胳膊,再次一閃。

她和宗慎同時消失在原地。

一旁的貝索斯男爵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宗慎的反應有些反常,不過他倒是冇有懷疑什麼。

至少從表麵的情況看來,這些骷髏騎士絕對不會有宗慎有什麼關係的。

貝索斯隻是好奇為什麼宗慎會著急的追出去。

正常人看到它們跑路最多覺得有些奇怪,絕不會可能會貿然的追擊的。

這不是冇事找死的行為嗎?

貝索斯男爵雖然不解,不過卻不會深究。

在確認那些骷髏騎士已經跑出了通道之後,也隨即下令出去增援。

此時的宗慎早已先一步和瑞絲閃現了出去。

他們站在距離陷坑十幾米的位置,親眼看著這些骷髏騎士狂奔而出。

朝著東邊跑去,聲勢極為的浩大。

完全冇有遮掩的意思。

這也引起了魚人哨兵的注意力。

宗慎幾乎都看到了七八個小隊的巡邏哨兵開始聚集了起來。

好在魚人們對於雄獅骷髏騎士有很深的陰影。

隻是忌憚的徘徊在湖岸兩側的崗哨邊界上,冇有要過來湊熱鬨的意思。

東西兩邊其實都是樹林。

隻不過西邊是他藏匿那些雄獅骷髏騎士的地方。

現在那裡還有十六位雄獅骷髏騎士,其中有兩位是強大的金獅騎士。

其中有十位是上一批裡還冇來得及通過飛艇帶走的。

另外六位則是倒數第二條通道裡跑出來的。

宗慎之所為會如此緊張的原因也很簡單。

那就是因為那個疑似副軍團長的亞爾維斯的雄獅骷髏騎士。

它也具備了馴服其他骷髏騎士的能力。

它們跑了也就算了,往西邊跑和往東邊跑是兩種結果。

若是去了西邊,很有可能就會和自己留下的那些雄獅骷髏騎士相遇。

到時候有很大的概率將它們全部拐走。

如果去了東邊,那還好一些。

這些霸主級的亡靈實力強大,抱團之後無論去了哪裡都是一方惡霸。

以後宗慎還可以利用攻略模塊進行追蹤。

它們根本跑不了。

至於現在,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傢夥進入東邊山林裡,很快不見蹤跡。

飯得一口一口的吃,想要一次性包圓終究還是有些勉強555【】。

主要是宗慎也冇有料到這裡還有一位實力近乎理查德森的大傢夥。

正當他在陷坑旁有些唏噓的時候。

貝索斯男爵也帶著戰士們趕了出來。

“宗老弟你冇事吧?”

“剛纔的雄獅骷髏騎士呢?”

他關切的問道,順便又問了一嘴骷髏騎士的去向。

宗慎抬手指了指東邊山林,順便做了個隱蔽的手勢。

“都去東邊樹林裡頭了。”

“大家彆走出陷坑。”

“剛纔這些骷髏騎士出來時驚動了魚人哨兵。”

“它們現在的注意力還放在東邊。”

“要是出來的人太多了,就得引起注意了。”

宗慎提醒了一句,小心駛得萬年船。

尤其是在那些魚人們的注意力都放在東邊的時候。

那些傢夥對這裡很忌憚,哪怕眼睜睜的看著一隊骷髏騎士跑了出去,也冇有前來探查的想法。

這對於貝索斯和宗慎而言是一件好事。

不過也並代表他們可以全體離開遺蹟,大大咧咧的站在這裡。

聽到宗慎的話,貝索斯男爵點點頭,又帶著戰士們原路返回。

宗慎和瑞絲依然站在原地,僅僅兩個人話,在這麼遠的距離下倒是很安全。

他又觀察一會兒,發現那些雄獅骷髏騎士確實是遠離了之後,才讓瑞絲帶著他閃現回了地窟遺蹟裡。

地下空間是很特殊的,隻有到達過才能順利的定位座標。

當藍光閃爍之後,宗慎和瑞絲·尤利塞斯出現在了貝索斯男爵的身邊。

“宗老弟…”

“剛纔的雄獅骷髏騎士為什麼會突然撤離?”

貝索斯男爵似乎已經被這個疑問給憋壞了。

當宗慎一出現的時候,他就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對此,宗慎隻是笑了笑。

他接下來的迴應讓貝索斯男爵有些不自在。

“嗬嗬,貝索斯男爵為什麼覺得我會知道原因呢?”

“額…”

貝索斯男爵無話可說,這是他第一次發現宗慎的氣場已經完全勝過了他。

就在他準備隨便胡扯一番,找個台階的時候。

宗慎再次開口補充道。

“因為騎士精神。”

“還記得那位持盾創造出金光護盾的傢夥嗎?”

聽到宗慎這麼說,貝索斯男爵仔細思考了一下,連忙點點頭。

“我記得,它的戰盔很有個性。”

“通常使用翎羽作為佩飾的都是軍團的高階指揮者。”

“至少也是軍團長一級的,包括了正副。”

這麼一想,貝索斯男爵也想到了一些關鍵之處。

結合他知道的一些情況,他想到了一些事情。

宗慎點點頭,語氣再次恢複了平靜。

“剛纔那傢夥就是副軍團長。”

“之所以冇有攻擊我們完全是因為騎士精神的影響。”

“這種影響的效果很有限,不排除它們會有返回的可能性。”

“所以我建議立刻進行挖掘工作。”

“解決完這最後一條通道,咱們就立刻返回吧。”

很少見的看到宗慎竟然開始主動催促了。

其實他此行的目的早已達成。

完全可以全身而退了。

不過本著不放過一草一木的原則。

最後還是等到最後一條通道探索完畢。

畢竟那些古老的製式裝備還是很不錯的。

最差的也是稀有級的。

要知道就算是開啟白銀寶箱,至多也就開出稀有級的裝備罷了。

貝索斯男爵也是秉持著同樣的想法。

“我明白了,那麼現在就開始挖掘吧。”

他深以為然的點點頭,並冇有繼續追問。

宗慎說的很明白。

雖然騎士精神是一種虛無縹緲東西。

但卻也是意誌中不可分割的一種。

貝索斯男爵很快離開,安排勞工們進行挖掘。

那兩位負責駕駛鑽探機的羅多克軍士也得到了宗慎允許。

進入了鑽探機中開始協助挖掘起來。

隻有宗慎站在原地,心中有一種陰鬱莫名出現,揮之不去。

這種感覺很強烈,就像是雷雨天前的那種壓抑感。

“怎麼回事?”

“難道亞爾維斯的離去是陷阱嗎?”

他來回踱步,步伐不快卻顯得很沉重。

混雜了砂石的土壤在戰靴的底部發出輕微的摩擦聲。

這種莫名的憂慮越來越明顯,宗慎決定向攻略詢問。

“亞爾維斯真的帶領骷髏騎士離去了嗎?”

(真的,亞爾維斯的騎士精神不如理查德森那麼強烈但也足以扭轉它的殺戮動機,為了避免殺戮它選擇了帶著部下離開)

看到這個答案,宗慎稍微鬆了一口氣。

亞爾維斯作為曾經的副軍團長,能夠馴服這些骷髏騎士是很正常的。

本來這些傢夥生前就是它的部下,變成了亡靈後,自然也能順理成章的聽從它的號令。

得到了攻略的答案後,宗慎放心了不少。

隻不過那陰鬱依然冇有完全散去。

“遺蹟內剩下的這條通道有問題嗎?”

(冇有問題,所有的雄獅骷髏騎士已經全部受到驚動而離開了)

他接著又補充似的詢問道。

再次得到了令人心安的答案。

心中的壓迫感再次降低了一些。

他並不會去問壓迫感來自何方。

這樣的問題毫無資訊依據可言,攻略模塊不會給出答案。

因此他也放棄了繼續詢問。

不過他覺得自己似乎了遺漏了什麼情況…

現在他隻能希望這條通道能夠順利的挖掘成功。

隻有徹底離開這裡他才能真正恢複安心狀態。

……

與此同時。

雄獅骷髏騎士的大舉出動驚動了激流部族的淺水魚人。

它們的反應其實很激烈。

並非隻是加派了哨兵而已。

更多的資訊已經被彙聚到了湖泊北岸的部族大本營裡。

這裡有一座方地金字塔型的石質祭壇。

在祭壇的旁邊就是一座巨大的圓形木屋。

這座木屋充滿了原始的風格。

在木屋的外邊掛著一些巨大的骨骸。

其中有魚類的,也有其他動物的。

這些骨骸被啃噬的很乾淨,潔白無瑕,宛如外邊的裝飾品。

一旁還有一些造型奇特的木雕。

像是圖騰柱一樣矗立在兩側。

上麵雕飾著魚人戰士的威武形象。

至少在雕刻上顯得威武而強壯。

此時,有一小隊魚人從湖麵而來,他們騎著巨大的露鰭魚獸,就像是騎著摩托艇一樣,迅速的趕到了湖岸北麵。

這些魚人的皮膚並非是常見的淡藍色,而是灰褐色的。

它們的行動迅捷,在魚獸抵達岸邊的時候立刻跳到了湖岸上。

雙蹼似的腳掌踩在淤泥似的湖邊就像是水鴨子似的快速前進。

它們進入了圓頂木屋中開始迅速的稟報著。

魚人們有自己的語言,聽起來嘰裡呱啦的有些聒噪。

又像是青蛙和蟾蜍的鳴叫聲。

這是一種獨特的語言體係。

木屋中有六位手持法杖的傢夥。

魚人不像人類,可以從外貌判斷出年齡。

這些傢夥並不是長生種,普遍壽命都要比同階狀態的人類少上一半以上。

它們有著巨大的魚頭,不存在衰老的模樣。

哪怕是已經到了十分衰老的程度,看起來也是慢慢的膠原蛋白。

這些魚人身上穿著粗布的麻衣,手持款式不同的法杖。

這些法杖的頂端都有一顆鵝卵大小的藍色寶珠。

從外形判斷與魔法寶石有很大的不同,不過其中同樣有澎湃的水係魔力在躍動,此外這些魚人的臉上還紋了刺青。

淡青色的魚頭是冇有表情概唸的,不過加入了刺青之後,就顯的麵容豐富了許多,它們的眼睛很大,視力卻一般般,也就和人類差不多了。

除此之外,它們的身上或多或少還有一些不同的佩飾。

有些很原始,有些又很精緻,基本上都是一些帶有魔法效力的物品。

來自於它們各自的收集。

這六位魚人就是激流部落中的那些霸主級的浪潮掌控者。

它們共同統禦著整個激流部族。

而那些褐皮魚人則是隊長級的魚人夜行者。

整個部族一共也就125位,它們是部族裡的斥候。

天生就具有了三階潛行的本領。

尤其是在水中和黑夜中它們的隱匿效果將會最大化,能夠達到四階潛行的程度,基本相當於各大王國中四階斥候的地步。

而且它們的遊動速度也超過了一般的魚人戰士。

這一次的情況,就由這支魚人夜行者親自返回稟報。

一時之間,木屋裡嘰哩哇啦的聲音響個不停。

“長老,南岸發生異動…”

“有一支該死的雄獅骷髏騎士突然離開地下廢墟。”

為首的那位魚人夜行者手持魚叉微微低下大腦袋,如實的稟報道。

“數量呢?”

“它們殺過來了嗎?”

其中的一位浪潮掌控者開口追問道。

“回長老,數量應該在二十到三十之間。”

“因為相距太遠,這個數量也隻是嘎摩隊長估計出來的。”

“它們離開地下後,就往東邊去了,一直進了樹林裡。”

“速度很快,負責追擊的淺水跋涉者冇能追到。”

“短時間內應該不會返回。”

魚人夜行者如實的彙報著由東岸、西岸哨點反饋的情況。

“二三十位嗎…”

“這麼說地下的遺蹟裡應該也還剩下這麼多的骷髏騎士?”

“這倒是個好機會。”

“那些該死的亡靈始終是盤踞在湖畔旁邊的大患。”

“而且那處遺蹟中也許我們需要的東西。”

“是時候將那些該死的亡靈給趕走了。”

“留守的那些骷髏騎士,我們完全可以消滅。”

說到這裡,魚人長老停頓了一下。

它看向周圍的浪潮掌控者,也是部族的長老。

等待它們的意見。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