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遊戲 >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 第三百五十九章:吟遊詩人,英格蘭姆【求訂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第三百五十九章:吟遊詩人,英格蘭姆【求訂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琴聲悠悠,時而婉轉、時而高亢,有明顯的節奏起伏。

就像是某個樂章的前奏,而這個年輕人的目標也很明確。

他無視了村外的其他人,就騎著白馬朝著宗慎走來。

宗慎索性轉過了身子,饒有興趣的正對著這個年輕人。

伴隨著琴聲,這個年輕人來到了宗慎的麵前。

對著宗慎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琴聲一頓,他輕巧的翻身下馬,抓著琴弓的由手在空中揮舞了半圈,貼在了左胸前。

右手則抓著絃琴彆在了身後,對著宗慎躬身行禮。

宗慎對著他微微頷首,算是致意回禮。

年輕人這才站直了身體,重新開始演奏起來,這一次纔是真正的正曲。

那音樂聲開始變得歡快起來。

年輕人的身子也開始微微的搖擺。

神情愉悅的拉著琴弓,他的身體也配合著琴聲有節奏感的晃動著。

緊接著他麵帶微笑的,開口吟唱起來。

“匆匆的人們呀,

請將腳步停下來。”

您將聽到花神克裡洛斯的使者,

在孤獨與寂寞中的自白。

在離彆的刹那,

會讓你身邊的紫荊花美麗的盛開。

越過雄獅沉睡的平原,

穿過惡魔肆虐的山穀。

我為每一片沉寂的土地,

帶去了克裡洛斯的祝福。

切尼撒的人們為我歌唱,

開拓者的警號因我鳴響。

……”

他的歌聲清亮而透徹,就像是晨曦下甦醒的黃鸝鳥。

周圍的村民都忍不住停下了腳步,麵露陶醉的神色,安靜的傾聽著。

宗慎看著這個年輕人,雙眼微眯,想要檢視他的屬性。

【吟遊詩人:英格蘭姆·漢諾威(紫色)】

【資質:稀有級】

【等級:lv27】

【饑飽度:36/100】

(一位受過高等教育的吟遊詩人,出身貴族家族,生性自由,是一位稀有級天賦的英雄人才)

乖乖!這都能遇到一位英雄,而且還是稀有級的英雄!

宗慎在心中有些感歎,同時也對這位吟遊詩人產生了拉攏的想法。

不過像這樣年輕的吟遊詩人的往往接受過良好的教育,一切都隻是為了心中的自由,想要拉攏他恐怕有些難度。

他默默的思考著,不知不覺就有些走神。

琴聲的曲調突然一轉,拉出了一道高音,似乎在提醒宗慎請勿走神。

對吟遊詩人而言,自己的觀眾在表演時走神,顯然是對自己的一種不尊重。

宗慎回過神來,麵帶歉意的對著他點了點頭,然後做出洗耳恭聽的樣子。

這位名為英格蘭姆的吟遊詩人這才重新露出了微笑。

數分鐘之後,這首吟遊長詩,被一個低沉的尾音畫上了句號。

不得不說他唱的確實很好,如同在敘述一個遊曆的故事一樣。

周圍掌聲如雷,所有的村民都鼓著掌。

宗慎和他身邊的溫蕾薩、露娜也開始鼓起掌來。

在掌聲過後,英格蘭姆從懷中取出了一張黃色條紋的長布。

攤放在了地麵上,保持著躬身的姿態,緩緩的轉了一圈。

周圍的那些村民紛紛往長布上放著硬麪包、魚乾、香腸這樣的食物。

也有村民直接往上邊丟下一枚枚大陸通用第納爾。

大多是小麵額的,偶爾會有一枚5第納爾。

宗慎將這一幕看在了眼裡,伸手在身後一晃,手中頓時多出了十枚第納爾。

他慢慢的屈膝,將這些第納爾放在了長布的旁邊。

那位吟遊商人看了那些第納爾的麵額,隨即看向宗慎的目光就變得有些熾熱了起來。

因為宗慎所給的賞錢是第納爾中最大的麵額,100第納爾!

看起來可要比那些小麵額第納爾大的多。

整整十枚那可就是1000第納爾,足夠購買一匹龍鱗草原馬。

其他所有的村民看向宗慎的眼光也多了一絲敬畏。

這可不算是一筆小錢,對於一個普通家庭而言,這幾乎能抵得上三到五年的家庭開支。

相當於一位男爵女傭50個月的工資!

周圍的那些看熱鬨的領主看到宗慎一出手就是1000第納爾,也是心中火熱。

他們辛辛苦苦的賣獸皮、獸骨,也就賺個一兩百第納爾。

可是眼前的這位大爺,隨便給原住民的賞錢都高達1000第納爾。

他們不敢想象宗慎的身家該有多豐厚。

一些領主膽大的靠近了過來,當他們看到宗慎的名字之後。

全都呆滯在了原地,現在宗慎的大名在領主們中可謂是如雷貫耳!

“宗慎,居然是宗慎!”

“什麼?就是那個擊殺了區域挑戰boss的宗慎?”

“應該就是他。”

“除了他現階段還有哪位領主能有這麼大的手筆。”

“冇想到大佬就在我們附近的區域!”

……

周圍領主們頓時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雖然議論的聲音很小,但是依然被宗慎給捕捉到了。

真是人怕出名,豬怕壯。

其他領主檢視到的資料雖然簡略,但像名字編號這樣的外在資訊還是能夠輕鬆的檢視到的。

宗慎對此心中有些不爽,領主們互相觀察姓名是正常操作。

但是他的姓名實在是太敏感了。

之前的那五條全域橫幅資訊,已經將他的名字公之於眾。

“有什麼辦法能夠隱藏我的姓名資料嗎?”

宗慎在心中向著攻略提示問道。

(請輸入一個你想要的化名進行臨時替換,你可以用意念決定是否在其他的人的觀察麵板中顯示真實的姓名資訊)

果不其然,攻略還是有辦法的。

宗慎思忖了片刻,隨便取了一個化名。

“馬華騰1988818”

(化名替換完畢)

看到這條金色字幕,宗慎的心情舒暢了不少。

不過他卻依然保持展示自己真實性命的狀態。

畢竟這附近的領主都已經知道,就冇有遮掩的意義了。

這個時候,那些村民們對吟遊詩人英格蘭姆的打賞也結束了。

英格蘭姆彬彬有禮的鞠躬致謝。

很快村民們就逐漸散去了。

這時的英格蘭姆特意轉過身來,麵朝宗慎恭敬的行禮。

“感謝您的慷慨。”

“我是吟遊詩人英格蘭姆。”

“我將為您吟唱和祝福。”

“願您健康而長壽。”

宗慎的出手很闊綽,這對吟遊詩人而言也是一種褒獎。

他們總是憑自己的本事賺取果腹的食物和第納爾。

若是得到了太多的第納爾和食物,他們會在流浪的過程中施捨給遇到的流民或是其他落魄的人。

因此英格蘭姆需要對宗慎的慷慨表達感謝。

而且他之前選擇宗慎作為開場,也是看到宗慎身披戰甲,氣度不凡。

這種小村子可不像是邦城或是巨城那樣,有許多的貴族老爺。

他們也需要挑選合適的人,來進行表演的開場。

對於英格蘭姆的致謝,宗慎也回以適當的禮節。

“您好,我的名字叫作宗慎。”

“閣下的歌喉可真是動聽。”

“這首吟遊詩也讓人心潮澎湃。”

“對了,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希望閣下能夠答應。”

宗慎不吝讚美的說道,隨即話鋒一轉。

吟遊詩人英格蘭姆聞言心情大好,當他聽到宗慎有請求的時候,想也冇想的說道。

“什麼請求?”

“您請說。”

“隻要不違揹我的原則,”

宗慎看了看那把琴,坦誠的說道。

“我想看看閣下的這把琴。”

英格蘭姆聞言,很爽快的就將手中的琴遞給了宗慎。

“這把維埃勒琴陪伴了我十年了。”

“它是我旅途的見證者。”

“請您拿著的時候小心一些。”

宗慎點了點頭,接過了這把琴,放在手中把玩了起來。

這把琴一共有五根琴絃,使用的是羊腸弦。

外形十分的簡約,琴麵有些斑駁,帶有一種歲月的痕跡。

這把琴確實如英格蘭姆所言,陪伴了他許多年。

宗慎凝神望去,發現這把琴竟然還是一個稀有級的裝備。

他小心的把玩了一下,就將它還給了英格蘭姆。

“真是一把好琴啊。”

“可惜我就要踏上了旅途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一次聽到閣下的歌聲。”

宗慎摘下了戰盔,對著吟遊詩人英格蘭姆笑了笑。

“您要去哪兒?”

“或許我們可以同行。”

“若是有幸能和您同行,我想那一定會是一段足以啟發人生的旅途。”

宗慎的表現讓吟遊詩人英格蘭姆有一種找到了知己的感覺。

加上他的打扮和隨行的溫蕾薩、露娜以及那一隊威武的不朽槍騎兵們。

都讓英格蘭姆先入為主的覺得宗慎一定是一位性格豪邁的流浪貴族。

這讓他產生了一種找到了知音的感覺。

所有感覺追求自由的人,都將得到他的尊重。

好傢夥,宗慎都冇想到他竟然這麼主動。

吟不吟遊的暫且不說,這個傢夥可是一個稀有級的英雄人才。

算的是上資質比較高的素人英雄了。

而且宗慎發現吟遊詩人不單單是一種藝術職業。

更是一種具有獨立技能和體係的存在。

技能性質偏向戰輔一類。

能夠通過吟唱吟遊詩來鼓舞士氣,為隊友增加正麵增益。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這個英格蘭姆都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人才。

若是真的能夠同行,說不定就有將其招攬到麾下的機會了。

想到這裡,宗慎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表情。

“我們要去博斯邦。”

“若是閣下能夠同行的話,那可就再好不過了。”

聽到宗慎的目的地,英格蘭姆的笑容卻尬在了臉上。

“實在是很不湊巧,我正好就是從博斯邦一路過來的。”

“我想繼續向西,在沿途的村莊中遊曆吟唱。”

“最終跋涉數千公裡,到達倫塔克斯巨城。”

英格蘭姆略帶歉意的說道,宗慎的目的地和他的路線正好相反。

他就是想和宗慎同行,也無法走回頭路。

宗慎聽到他這麼說,也是一愣。

不過很快就回過了神來。

這傢夥準備一路向西的話,豈不是要經過西塔諾村,甚至是自己的領地?

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遺憾的表情。

“那可真是太遺憾了。”

“不過您若是往西邊走,或許會經過我的領地。”

“它就在西塔諾村西邊的四十多公裡的位置。”

“我後天就將返回領地,或許您可以到我的領地裡做客。”

“你可以用它來聯絡我,我的通訊編號是1。”

宗慎熱情的發出邀請,同時取出了一枚編號10的通訊水晶交給了英格蘭姆。

“真冇想到您竟然是一位領主。”

“請您放心,我一定會去您的領地做客的。”

英格蘭姆接過通訊水晶,十分高興的說道。

在王國中那些冇有被冊封爵位的領主,其實就是開荒者。

宗慎的年紀看起來和他差不多,但是行事作風卻讓英格蘭姆很是敬佩。

吟遊詩人崇尚自由、理想、無拘無束。

對方竟然自己開荒當領主,自己建立規則,對於吟遊詩人而言,再冇有什麼比這更值得稱讚的事情了。

在吟遊史詩裡,有無數的青年英雄似乎都是這麼過來。

包括阿瓦隆王國的開國之王,亞瑟·潘德拉貢當年也是如此。

此時的英格蘭姆對於宗慎大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麼事情,雙眼一亮,連忙湊到了宗慎的身旁。

“我差點忘了一件大事!”

“我這一次前往倫塔克斯巨城是為了參加一個多月以後的舞會!”

“亨利·蘭開斯特侯爵將會召開一場盛大的宴會。”

“屆時倫塔特斯周邊的幾座巨城領主都帶著親眷前來赴會。”

“轄區內規模比較大的邦城之主也會去赴約。”

“此外還有各路的青年才俊和年輕貴族都將彙聚一堂。”

“倫塔特斯巨城已經有五年冇有舉辦大型的宴會了,這一次是難得的機會。”

吟遊詩人英格蘭姆附耳說道,神情有些激動。

“哦?”

“大型宴會?”

宗慎聽到這個訊息之後,心思活絡了起來。

“我對這個宴會很感興趣。”

“可是我並冇有任何的爵位,更冇有受到過邀請。”

聽到宗慎的話,英格蘭姆拍了拍他被戰甲覆蓋的後背。

“親愛的宗慎,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按照王國宴會的慣例,在宴會開始前的三天。”

“將會為那些遠道而來的青年們舉辦一場盛大的競技大會!”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