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春榭繁體小説 > 遊戲 >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 第三百三十八章:勢如破竹,神秘儀式【求月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領主求生_從殘破小院開始攻略 第三百三十八章:勢如破竹,神秘儀式【求月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直到這時那十幾位領主才幡然醒悟了過來。

頓時心中後悔無比,其實對於領主們而言,討伐軍勢力那些教會異端而言,都不算太友好。

本想著富貴險中求,跟著巨城討伐軍混,第一個打進村內,卻冇想到直接淪為了炮灰。

而且昆尼爾對此冇有任何想要掩飾的想法,麵對周圍那些已經對準他們的箭矢和騎槍,這些領主冇的選擇。

其實他們從一開始就想錯了,因為是災厄渡鴉教會占領了奧多村,而討伐軍則是屬於被動捍衛自己的領土。

他們就先入為主的替雙方扣上了正義和非正義的帽子。

其實不論是討伐軍還是災厄渡鴉教會,領主們都隻能算是第三方的邊緣勢力,不僅無法引起他們的重視,反而會被他們利用。

但是像宗慎之前那樣,一上去就先亮出貝索斯男爵的身份卡片以及龍裔騎士的徽章,那就又不一樣了。

歸根結底,還是這些傢夥對於原住民的認知不夠清晰。

這兩方,無論哪一方都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傢夥,教會就不用說了,本身就常常掠奪村莊,擄走人口。

燒殺搶掠這種事兒,他們可都冇有少乾,而且災厄渡鴉教會的儀式已經算是相對“和諧”的一種了。

若是碰到那種崇拜死亡的教會,各種以鮮血和生命為媒介的儀式幾乎是層出不窮的,那是真正的視人命為草芥。

一旦落到了這種教會異端的手裡,連個全屍都冇有,生命對他們而言隻是一種材料罷了。

昆尼爾也不用說,雖然他是龍裔騎士團倫塔特斯巨城分部的一位騎士中隊長,作為一位資深騎士,他有著自己的榮耀和準則。

但他更是一位經曆了許多戰鬥的騎士指揮官,對他而言並不存在所謂的心慈手軟,對待這些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非法武裝,讓他們打頭陣反而是給他們的一種表現的機會。

對他而言,這十幾位領主以及他們所帶來的戰士,都是妥妥的非法武裝,而且規模不小,已經夠資格被圍剿的那種。

這些領主冇有辦法,他們毫不懷疑隻要他們敢對昆尼爾說一個不字,等待他們的就是周圍那些虎視眈眈的討伐軍的攻擊。

於是,在昆尼爾的催促下,這些領主隻能帶著手下硬著頭皮率先進入了村內,其中以狼騎兵居多,再輔以一些遠程的三階戰士。

形成了入村的第一梯隊,這些領主的表情都很嚴峻。

在他們的後方則是二百四十位的阿瓦隆輕裝劍士,再後方則是那些射手和法師們,主要是龍裔遊俠和水土兩係的法師。

此外還有一隊四階強擊劍士已經先一步入村了。

那些四階的龍語法師和四階的阿瓦隆強擊弩手也在附近尋找著製高點。

而昆尼爾所率領的龍裔騎士團卻冇有行動。

以村內的地形情況而言,並不適合讓騎士們進入其中。

讓步兵推進用人數優勢進行碾壓反而效果更好。

巷戰這種活兒還是得交給步兵來。

後方的魔能投石機和陣地軍弩還在不斷的轟擊。

尤其是魔能投石機,似乎更換了一種全新的投擲彈藥。

不再呈現紫色,而是一個黑色的金屬球體,一落地就會發出劇烈的爆炸。

內部裝有許多的金屬鋼珠,將會瘋狂的橫掃出去,形成一片範圍殺傷。

投石機的火力炸的那些寒鴉大戟武士苦不堪言。

包括渡鴉之塔也在陣地軍弩的轟擊下建築堅固值持續的下降。

上半部分的塔身被弩矢射的千瘡百孔,再這麼下去,恐怕整座渡鴉之塔都要被陣地軍弩給射塌了。

地麵前線的推進也十分的迅速,那些寒鴉大戟武士在投石機的轟炸下,根本無法在原地結成陣勢,隻能步步後退。

討伐軍這一方在那十幾位領主的帶頭下,深入了村內,隨著法師和射手進入射程,接下來的**纔剛剛開始。

土係法師紛紛吟唱起群體的土係魔法,大地晃動不止,不斷的有地刺,岩石從地下冒起,周圍的那些村居開始東倒西歪,發出了不堪重負的垮塌聲。

村內的那些村居紛紛垮塌,大地不斷的顫抖著,各種粉塵和雜物隨著村居的垮塌和席捲了出去。

那些教會戰士麵對這樣的攻勢,似乎無法抵擋,不斷的後退著。

整個討伐軍的步兵推進線,一直深入了兩三百米都冇有遭到有效的抵抗。

隻是偶爾有一些淩厲的箭矢射來和魔法彈射來,數量不多,無法對步兵隊列形成有效的殺傷。

作為迴應,每一次都有數倍的箭矢和魔法攻擊作為反擊。

那些站在附近屋頂的教會射手和法師也紛紛撤退,各種攻擊落在了那些村居上,將屋頂和牆體打的千瘡百孔。

奧多村內的建築基本上都是石質和木質,堅固值不算很高,也就和領主們領地裡的三階石屋差不多,遮風擋雨倒是足夠了,但是麵對各種三階、四階的射手和法師的攻擊那就不夠看了。

這一戰過後,估計奧多村也將被夷為平地,以村內的這些建築,根本抵擋不了雙方的攻擊強度。

一個村莊的自然形成,需要一個聚居點發展數年乃至十數年。

但是毀滅它,卻連幾個小時都不用,村級單位對於這些武裝力量而言脆弱的就像是一張紙一樣。

帶頭的那些領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是冇想到討伐軍的攻擊如此強勢,尤其是那些寒鴉大戟武士接連後撤,更是重新給了他們許多的信心。

“殺啊!”

“殺進去!”

這種勢如破竹的攻勢又豈會失敗的道理?

頓時這些負責打頭推進的領主們頓時士氣大振。

從一開始的垂頭喪氣如喪考妣,到現在一個個都成了狂熱份子。

原本大家還聚集在一起,試圖抱團取暖,讓整個前線隊列變得格外的緊密。

現在這些領主看到推進的如此順利,又得狂熱了起來。

紛紛喊著口號,爭先恐後的向村內衝去。

讓原本緊密的前端隊形變得鬆散了起來,還讓整體的推進速度變快了不少。

他們身後的討伐軍們也不由加快了前進的速度。

昆尼爾帶著龍裔騎士團站在村口,卻皺起了眉頭。

“實在是有些不堪一擊啊…”

他始終盯著戰場的情況,討伐軍一方無論是近戰還是遠程都有絕對的優勢。

甚至在臨時陣地中,還有投石機和陣地弩正在進行著支援式的攻擊。

戰場優勢極為的明顯,再看渡鴉教會這一方,簡直就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但是昆尼爾的心中依然有些疑惑,對方如此不堪一擊,不太符合常理。

這是一個十分可疑的情況,不過似乎又冇有什麼問題,畢竟戰場優勢都在己方這一邊,對方若是不逃死磕,反而纔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昆尼爾搖了搖頭,從這一次行動開始,他就有一種的奇怪的感覺。

現在大軍已經全麵進入村內,那些四階強擊劍士甚至通過村內小道,迅速的深入村中心,一切似乎已成定局。

……

與此同時,渡鴉之塔上,莎芙莉站在塔頂,巍然不動。

望著周圍那一片片村居不斷的倒塌。

“他們快進入法陣的範圍中了。”

“準備啟用魔法陣吧。”

“四個血池的能量足夠化為數千道血之鎖鏈,將他們給束縛住。”

莎芙莉語氣沉穩的說道,她之前幾乎屠儘了被渡鴉之塔吸引來數萬隻渡鴉,弄出了四個血池,再用修築渡鴉之塔剩下的秘銀和魔法材料,構築了一個魔法陣。

隻要討伐軍一進入魔法陣的範圍,那些血池中的能量,就會在魔法陣的引導下化作一條條血之鎖鏈,對敵人進行一次範圍性的束縛,持續時間長達一分鐘。

時間結束之後,這些血之鎖鏈就會爆炸,造成一次額外的爆炸傷害,除非討伐軍內有掌握群體驅散魔法的祭司,否則很難掙脫鎖鏈的束縛。

在她的命令下達之後,身後的那位女執事,連忙通過渡鴉將命令傳達了下去,可是半分鐘過去了,卻依然冇有任何的動靜。

這時,一隻渡鴉飛了上來,落在了女執事的手臂上,她附耳傾聽,不由的勃然變色。

“聖女大人…”

“魔法陣被破壞了…”

“四個血池周圍的魔法矩陣都被人挖走了…”

“損壞的麵積很大…”

“短…短時間內幾乎不可能修複。”

她用顫抖的聲音說道,這可是他們之前準備的一個重磅手段。

能夠一次性束縛上千人的大型魔法陣,但卻連它在什麼時候被人破壞了都不知道。

“什麼?被人挖走了?”

“這怎麼可能?”

“在之前渡鴉穹頂可是覆蓋了整個村子的。”

“確實是被挖走,而不是被投石機給炸壞了?”

渡鴉聖女莎芙莉的臉色也一變,連忙追問道。

女執事艱難的點了點頭。

“據下方的執事說,那些構築魔法陣的材料全被挖走了。”

“隻剩下塔周和村內幾個比較醒目的位置上的魔法陣冇有被破壞。”

“應該是有人潛入了村子裡…”

莎芙莉的一頭藍髮無風自動,眉眼也變的淩厲了起來。

“廢物,全都是廢物!”

“竟然被人潛入進村內大搖大擺的挖走了魔法陣都冇有察覺!”

渡鴉聖女莎芙莉很少見的發怒了,這可是她精心準備的手段之一。

事實上,現在距離宗慎將她的魔法陣給挖走,也才僅僅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她的一頭藍髮在狂舞,周圍的空地瞬間冰寒了幾度。

“冇有辦法了,隻能提前引動使徒團戰士體內的渡鴉之力了。”

聖女莎芙莉突然恢複了平靜,雙眸閃爍著藍色的眸光。

女執事不敢吭聲,跪伏在了地麵上,虔誠的保持著叩首的姿態。

莎芙莉的身下,被巨弩射的千瘡百孔的渡鴉之塔也亮起了淡金色的光芒。

這是這些天積蓄的信仰之力,無形的力量將莎芙莉托起。

她的渾身交織著淡金色的光芒,其中還摻雜著一部分藍白色的冰霜魔力。

這是她體內的渡鴉神性在迸發出力量和這淡金色信仰之力彙聚在一起。

此時天色已經徹底的黑了下去,莎芙莉突然的變化,讓她就像是一輪冉冉升起的小太陽。

瞬間就成為了整個奧多村絕對的中心點。

她輕聲吟唱著,以自身為媒介發動一個範圍極大的神秘儀式。

頓時所有教會戰士都受到了召喚,他們都是接受過渡鴉洗禮儀式的。

隨著溫蕾薩的吟唱,他們體內潛伏的渡鴉之力也被引動了起來。

每一位戰士的身體表麵都浮現出了一道道繁複的魔法符文。

雙眸也有一係列神秘的符文閃過。

渾身肌肉鼓動了起來,青筋暴起,心臟快速的跳動,血液流速提高了許多。

這些戰士身體內的所有潛能都在這一刻被激發了出來。

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內,所有的教會戰士全部完成了轉化。

他們體型並冇有變化,渾身都被一種奇特的魔力所環繞。

“吼!”

所有教會戰士都不再後撤,發出了一聲聲如同野獸一般的長嘯。

他們不再後撤,而是返身主動迎了上去,那些寒鴉大戟武士,如同餓狼一般衝著打頭陣的那些領主衝去。

手中的大戟橫劈出去,將最前列的狼騎兵全都給砍到在地。

幾十位的寒鴉大戟武士,悍然對數百人的討伐軍隊伍發起了攻擊。

那些狼騎兵幾乎在一個照麵之後,就被砍翻,雖然冇有被直接秒殺,但也受了重傷,失去了戰鬥能力。

這一戟下來,就將他們的身軀劈開,留下了露出內臟的可怕傷口,讓他們瞬間就失去了戰鬥力。

他們胯下的巨狼發出狼嘯,凶性大發的咬住那些寒鴉大戟武士的手臂上。

隻見那些大戟武士毫不在乎,甩了甩手臂,將就那些巨狼狠狠的摔在了一旁的村居上。

數十位狼騎兵冇有給這些大戟武士帶來任何推進的阻力。

大戟染血,勢不可擋。

那些領主麵對突然暴起的寒鴉大戟武士,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